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系统维护中 > 章节目录 13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林将军舍脸参加,容某实在倍感荣幸。”楼上传来爽朗的笑声,男人迈着修长的双腿慢悠悠下楼,一身昂贵的黑色西服,嘴角上扬,温暖雅然的笑容,俊美的脸型让在场的名媛佳丽怦然心动。

    容四,蓝平黑白齐聚,最奢华的娱乐场所万雅楼东家。

    在他左右两边分别是万雅楼的白玫瑰和红玫瑰,一圣洁的白,一妖艳的红,把无数男人的魂勾了去。

    林建白几不可察的微眯双眼,他身后的几个穿着黑风衣的男子分别向不同方向走去,直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

    在灯光下,林建白立体的五官让人心生畏惧,咵咵咵的皮鞋声一声声敲在所有人心口,他们把心提到嗓子眼,看着蓝平两位不同气势的风云人物伫立舞池中央,仿佛能将头顶上方的水晶灯亮光都给比了下去。

    容四跟林建白握手打招呼,一个眉眼含笑,另一个如同出鞘的利剑。

    这时轻快的舒缓交响乐响起,大厅灯光黯淡下来,容四挥手,红玫瑰以一身火红的晚礼服在舞池中央翩翩起舞,腰肢轻扭。

    气氛也随着这支舞蹈重新变的活跃,有一个个富家公子领着自己的舞伴加入。

    女人红艳的嘴唇勾出一个魅惑的弧度,在沈默面前鞠躬,伸出左手来,风姿绰约。

    “陆公子,你我都却一个舞伴,不如凑个伴如何?”

    这个邀请的动作通常都是由男人来做,这一幕让附近的人都露出古怪的表情,有羡慕沈默的桃花运,也有鄙夷那个女人不懂矜持的。

    沈默抿了抿酒杯里的葡萄酒,他把酒杯放到旁边仆人的托盘里,右手搭在女人左手上,然后反握住,左手将她曼妙的身子揽入怀中。

    两人随着音乐节奏踏入舞池,华尔兹的舞步并不复杂,沈默的母亲就是优秀舞蹈老师,耳濡目染,那些舞种他多少都有点了解。

    “陆公子,你跳的真不错。”女人极其暧昧的将丰满的部位贴着沈默的胸膛,而沈默微低着头,从侧面看,两个人就像是亲密无间的爱人。

    沈默搂着女人轻缓挪步,本就只隔一掌距离的脸缓缓靠近,用只有对方能听到的声音说,

    “不管你是谁,记住一点,最好别在我面前玩什么花样。”似笑非笑的神情被暧·昧奢靡的动作遮盖。

    搭在沈默肩上的那只手移到他的脖子那里摩挲,红艳的唇在沈默白色衬衫上留下香艳的印记,女人露出风情的笑容,“陆公子可真幽默。”

    沈默突然利用手臂的力道把女人推出去,对方顺势身子后仰,完美的旋转,妩媚的目光从远处那抹黄色身影那里顿了一下,霎那间闪过狠绝,下一刻又风情万种。

    “容某有个不情之请。”容四打了个响指,身后的人上前弯腰把一个托盘递上去,手揭开黄色的布,露出的一叠东西是足够让世人震慑住的数目,然而男人的语调依旧轻松,带着捉摸不透的笑意,“一点薄礼,想请林将军帮我一个忙。”

    林建白抿着的嘴唇薄削,目光犀利,他掏出香烟,副官低头用打火机点燃,又后退几步站好。

    “你想要商会的股份?”深沉的嗓音,笃定的语气。

    容四沉默一瞬,挑了挑眉,折了下唇角,眼底的笑意从黑瞳里散开,沉淀的是锋冽的幽光,

    “天都那边已经开始行动,蓝平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场风波,将军需要大笔金额的军饷,而我最不缺的就是钱。”说到这里,容四又笑了,懒洋洋的笑容,“不如我们各取所需,拿下整个蓝平如何?”轻描淡写间透着狂妄的野心。

    他在赌,赌林建白的计划是不是想近期把蓝平的商业带入新的局面,如果是,那就绝不会拒绝他的提议。

    而就在这时,一声巨响惊动了大厅所有人。

    从门外跃出一排军官,整齐响亮的上膛声为那些被困入陷阱的土匪打开了通往地狱的路。

    一时间,烽火弥漫在整个大厅,全场轰然动乱,有人在打斗声中捂着耳朵大叫,也有人冷静的抱头蹲在地上,却在下一刻从一个公子哥化身为土匪。

    沈默早就在第一时间从混乱的人群避开,他绕过大厅的柱子,在看到那个女人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一把枪时,眉头忽地皱起,当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林建白的后脑勺,他脸色骤变,身体先大脑一步扑过去。

    子弹擦着胳膊而过,血渗出白色的西装,汩汩而出,那个女人看到突如其来的一幕,第一计划没有得逞,她没有停留半刻,撞倒了身边的仆人,趁着换乱跑进走廊。

    林建白身边的副官收到指令,紧追了上去。

    脖子上有只带着剥茧的冰凉手掌,呼吸被夺去,沈默掀了一下眼帘,对上林建白冷冽漠然的眼神。

    “这不是陆公子吗?”瞥了眼青年血流不止的胳膊,容四笑的玩味,“陆公子刚才舍命救将军,还真是英勇的让容某佩服。”

    当下捕捉到这句话的人都各怀心思,陆家为了巴结林建白,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舍身挡枪子这一招都用了。

    陆家?冷厉的视线在青年那张脸上审视,林建白神情阴兀。

    子弹进去血肉,连着那条胳膊都痛的抽筋,沈默抿着失去血色的嘴唇,脑中有机械的声音响起,“叮,任务目标现在对沈先生的动机起了疑心,他对您生了杀念,不出三秒,沈先生会被他掐死。”

    沈默苍白的脸抽了一下,顿时捂住心脏位置,另一只手抓住脖子上的那只手,指甲用力抠进去,他的面部表情是极端扭曲的痛苦。

    “听说陆家二少爷心脏不太好.....”容四拉长声线,意味不明的笑意。

    林建白突然拔|枪,子弹从沈默耳边卷着劲风擦过,正中身后一个土匪的眉心,众人被男人残戾骇人的表情吓住,均都屏住呼吸。

    容四眯了眯眼,好快的枪法,刚才那一瞬间,对方身上散发的杀戮气势连他都不自觉的绷紧了神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空气里的□□味和血腥味交错,沈默浑身抽搐着躺在血泊中,脑中飞快的运转,他没想出这一计如果失败,该怎么保命。

    脖子上的手最终离开,他虚弱的眨了眨眼,一滴冷汗顺着眼角那颗朱砂痣滑落。

    “送医院。”面无表情的扫了眼青年脖子上的勒痕,凌冽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发出,林建白转身离开。

    沈默闭上眼,苍白的唇微翘,一直握成拳头的手心静静的躺着一枚袖扣。

    ※※※※※※※※※※※※※※※※※※※※

    噜啦啦噜~╭(╯3╰)╮~~

    喜欢系统维护中请大家收藏:系统维护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