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系统维护中 > 章节目录 15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林建白冷冽的眼与青年对视,看着那双黑色的眼睛里倒映出自己的影子,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近的靠近他,而这个青年做出了第二次。

    没有死在他的枪下。

    “...将...将军....我真的爱...”后面那几个字还没蹦出口,沈默就如愿以偿的晕了过去。

    林建白沉着脸把昏过去的青年扔在沙发里,拨了一个电话。

    等沈默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放大的一张娃娃脸几乎都快贴上来了。

    “你是谁?”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拿手戳着沈默眼角那颗朱砂痣问。

    林建白有个痴傻的妹妹,林雪。

    沈默脑中很快清楚小女孩的身份,他微勾唇,“我叫陆秋风。”

    “秋天的风.....”林雪歪头,眼珠子转了转,呵呵的傻笑,“我是冬天的雪,你可以叫我小雪。”

    等林建白处理完手上的工作下楼后就看到花园里的一抹景象。

    穿一身白色洋装的小女孩在花园里转着圈,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快乐的笑着。

    而桃树底下的青年微垂着眸子,风拂过,黑色的刘海晃动,眼睑下一小圈阴影,彰显着几分宁静。

    青年细白的手里拿着一片竹叶,横放在唇下,用手指扯住叶子的两端,有清脆明亮的优美调子扬起。

    林建白双手放进军裤口袋摸出一支烟点燃,薄薄一层烟雾中,深邃的双眼微眯,谁也看不透的东西在酝酿。

    一首简单的《月光下的凤尾竹》,沈默唯一会的一首,他掀了一下眼帘,捕捉到了门口的那抹黄色身影,淡色的唇角略微扬起,一丝狡黠的笑意在漆黑的眼睛里荡开。

    他成功了。

    之后陆秋风就成了林雪的音乐老师,也开始真正的进出将军府,甚至有时候留下来过夜。

    一时间,蓝平风起云涌,陆家成为商界各大权贵名流巴结的对象。

    陆家跟镇牧扯上关系,多次权衡利弊,陆志兴在他儿子那里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但他相信对方所做的不会让整个陆家陷入无法控制的局面。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林建白能让陆家在蓝平名声大作,众星捧月般的待遇,同样也能让陆家成为众矢之的,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枪下魂。

    一年后

    和煦三十一年,秋。

    林建白作为蓝平的镇牧,这是他来到这里的第二年,面对舆论的压力,来自人们的谴责,他做了两件事。

    第一,派出下属守在镇外那条三岔路,对前来的商队进行严格盘查。

    第二,给天都那边传递消息,他要知道边防战事的真实情况,以便做出最及时的应对措施。

    沈默坐在花园里翻着报纸,偶尔回应身边支着头看他的林雪。

    “这篇小说的结局是什么?”他在脑中问。

    过了会,熟悉的声音响起,“叮,过程虐到死,结局笑到哭。”

    把报纸合上,沈默靠着椅子看万里无云的蓝天,“111,敬业点。”像个老朋友的调侃。

    “叮,这是一篇催人泪下,感人肺腑,虐到想摔电脑,撕掉书,哭的鼻涕眼泪肝肠寸断,却又舍不得放下,最后坚持看完,然后笑着大哭的....华丽大作。”

    机器的声音隐隐还有着显摆之意,如果111哪天站在沈默面前嚷嚷,夸我,快夸我,这真的一点也不奇怪。

    沈默嘴角轻微抽筋,还真是够华丽的。

    回过神来,身边的林雪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安静的漂亮睡颜,呼吸很轻,谁也不会去把她跟精神病患者联系到一起。

    沈默起身抱起她回了房间,轻放在床上,一年的时间,他潜意识里融入了这个虚构的世界,这是可怕的事。

    因为他只是一个过客。

    “雪儿睡了。”关上门出来,沈默看到大厅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男人,他走过去向往常一样汇报。

    标准的军人身板,挺拔如松,一身深灰色的笔直军装,一沉不变的严肃冷漠。

    林建白注视着沈默的目光锐利,拒人千里的冷漠,深邃的瞳孔后面是谁也看不透的东西。

    一个是习惯了宁静寡言,另一个更是冷硬的石头,两人之间的相处很容易陷入沉闷的气氛,就好比现在。

    “跟我上楼。”林建白冷冷的说完就转身上了二楼。

    沈默挑了挑眉,看了眼对他使眼色的副官,他不紧不慢的跟了过去。

    站在卫生间,沈默那张看不出情绪波动的脸上出现了清晰的古怪之色,沉默着洗干净手,站在林建白面前。

    林建白低着头,由着青年修长的手在他脸上涂满泡沫,剃须刀刮着上面冒出来的胡渣。

    从去年冬天沈默无意间给林建白刮一次胡子以后,这就成了他安抚林雪外的第二个工作。

    抬眼去看镜子,那双深邃凌厉的眼睛从镜子里反射过来,沈默平稳的呼吸着这个人身上的气息。

    用湿毛巾替林建白擦干净脸,沈默又洗了一次手,帮他整理了一下军装领口。

    蓦地,林建白抓住沈默的手,面容隐在橘黄色灯光里,眉鬓若刀裁般凌厉,“你答应容四什么?”

    沈默感觉到覆盖他手背上的大手掌心微凉,右手食指第一关节和虎口上有一层薄茧,常年用枪的人。

    “三万大洋一夜,整个蓝平,也就容四这么大手笔。”他说完就抽|出手越过林建白出去。

    身后有玻璃被重力击碎的声音,沈默没回头,嘴角轻扯,漆黑的眼睛含着笑意。

    林建白,我在万雅楼等你。

    天幕降下来,晚上七点四十六分,将军府。

    副官啪的行了军礼,“将军,车已经准备好了。”

    “去万雅楼。”林建白把军帽戴上,面部轮廓比平时更加冷峻。

    “将军,跟族长那边约定的时间...”察觉到一击凌冽的目光,副官立刻对司机喊道,“去万雅楼!”

    万雅楼三楼某间豪华包间,容四正斜靠在沈默旁边,手臂搭在沙发背上,乍一看就像是他把沈默搂在怀里。

    “陆秋风,别说三万,就算是三十万花在你身上,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狂妄的话语说着,容四在沈默耳边吹了一口带着酒味的热气,“我跟林建白不一样,他心里只有那些荣誉...”

    沈默侧头看着窗外夜空下的蓝平,漫不经心的笑,“容爷喜欢男人?”

    “呵...”低笑声响起,容四挑起的双眼在昏暗的灯光下有簇火苗,他低头,唇蹭着沈默的后颈,湿热的气息喷洒。

    一声枪响,门从外面踢开,林建白一身寒气,薄唇抿直一条凌厉的直线,背影逆着光,眉宇间的阴影笼罩煞气。

    沈默一直紧绷的脊背放松下来,撞进那双深如幽潭的眼睛里,他松了一口气。

    “林将军这是闹哪一出?”容四擦着唇上的气息,眼神微冷,却在一瞬又笑了,用只有沈默听到的声音说,“你欠我一个人情。”

    林建白身后的副官上前拿了一物放到桌上,纪府的地契,容四阴谋算尽,都不曾得到手。

    “回家。”冷冷的声音,林建白扫了眼容四搁在沈默肩膀上的手,目光霎时一沉。

    离最近的副官偷偷退后半步,他最清楚将军现在有多危险。

    沈默站起身走到林建白面前,唇角微翘,配合的抬手,让林建白脱掉他身上的外套,然后换上另一件大衣,是他熟悉的冷冽气息。

    这一幕发生的不过几秒,副官低头在心里嘀咕,天开眼了,将军竟然在吃醋。

    容四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他倒了两杯酒,自己先喝了一杯,另一杯递到林建白面前,

    “谢谢林将军高抬贵手。”

    那块地契被分配充当军饷,如果林建白不放手,他容四就算把天捅个窟窿都得不到。

    林建白接过酒杯仰头一口饮尽。

    车上的时候,沈默发现坐在他旁边的男人呼吸比平时略快,以为是错觉,等回到将军府,他看着对方犀利的双眼显得有些浑浊,扯着军装领口,气息极为不稳。

    眉头一皱,眼睛微微眯起,跳动着说不清的火焰,沈默让副官离开。

    “将军?”沈默把林建白的军帽取下来,捋过他额头的发丝,“我扶你回房间。”

    林建白猛地把沈默拉下来,粗鲁的撕开他的衬衫,扣子蹦了一地,粗粝的大掌在他光滑的胸口蛮力的游走,很快就起了不少淤青。

    ※※※※※※※※※※※※※※※※※※※※

    明天继续~!

    月光下的凤尾竹》,某蠢作者唯一会的一首,艾玛,好虐,葫芦丝吹粗来偶尔还卡壳~~啊啊啊啊~!

    喜欢系统维护中请大家收藏:系统维护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