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系统维护中 > 章节目录 19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沈默走过去,蹲在女人面前,“姐。”

    “宝宝,宝宝.....”女人似乎没有看到沈默,只是笑着去亲吻枕头,嘴里一遍遍的温柔轻唤着。

    “别装了。”沈默轻蹙眉头,盯着女人那张跟陆志兴有五六分相似的脸,“姐,我知道你没疯。”

    女人身子不易察觉的一震,垂下的眸子里一闪而过厉色,然后又开始呢喃,“宝宝,你长的跟你父亲一样,眼睛大大的...”

    “陆夏雨。”沈墨淡声语,伸手把她怀里的枕头拿走,“你就不想跟我说点什么?下次再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饱含叹息的笑声发出,陆夏雨脸上的笑容收敛,“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劝你收手。”沈默审视着她,“过去的事已成事实,姐,别再一错再错,陆家毁了,你未必好受。”

    从111那里了解的信息很多,包括面前的女人一直在筹谋的计划。

    陆夏雨看着沈默,眼神极为古怪,过了会,她又笑了,“我小看你了。”

    挑了挑眉,沈默捡起枯树枝在地上写着什么,看似是随意的举动,却让身边的陆夏雨脸色轻微变了变。

    “陆家除了钱和权,处处阴谋算计,没有一点人情。”漫长的沉寂之后,陆夏雨把枕头重新抱怀里,轻轻摸了摸,她的声音很小,夹在风中,“秋风....记住我的话,谁也不能信。”

    回去将军府的路上,沈默眉头紧锁,这卷的支线任务比预料的还要难,陆夏雨这个人是陆家城府最深的,他这次贸然前来,事情是好是坏,根本没普。

    刚到将军府前门,门口的士兵就过来悄悄跟副官说了几句,偷偷瞟了几眼沈默。

    “陆公子,你回来晚了两分钟。”挥手让士兵退后,副官看着沈默,面色严肃,语气凝重。

    沈默嘴角一抽,他提着手里的袋子慢悠悠走进去。

    客厅气氛异常沉闷压抑,府里的下人不多,都是手脚利索干活麻利的老手,跟着林建白从天都过来的,了解他的脾性,他们看出主子心情恶劣,一个个都成了木头人,大气都不敢喘。

    坐在椅子上巍然不动的男人看到门口走进来的青年,那张冷硬骇人的脸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他沉声说,“吃饭。”

    于是下人们都暗自松了口气,开始出去把重新做的菜端上来。

    沈默坐在林建白下面位置,手里的袋子打开,又弄了上面的那层纸,露出里面的几块绿豆糕。

    “那两分钟就是去买这个了。”

    紧锁的眉头忽然松开,林建白深深的看着他,然后拿起一块吃了一口,“最近不太平,我希望你在我视线范围内。”

    “嗯。”沈默勾了勾唇,眼角闪烁着光芒。

    下人把一碗瘦肉粥摆放在沈默那里,粥熬的很烂,他拿勺子从碗里往上舀,看不到一颗完整的米粒和肉丝。

    饭桌上依旧沉默,但是下人们都感觉出,他们将军的脸没有以前那么冷了。

    林建白擦了一下嘴,没起身离开,而是继续坐着,边上的沈默还在漫不经心的喝着粥,垂下的刘海遮掩了他眼底的情绪,以及皱起的眉宇间哭笑不得的表情。

    书房里

    “陆公子在庵里待了半个多小时,除了跟老尼姑说了几句话,剩下时间都在后院,属下离的远,没有听清他们说什么。”副官如实禀报。

    林建白手里的钢笔在纸上快速的写着,他没有抬头,“这几天别让他出门,监视陆夏雨的人手增加一倍。”。

    “是。”就在副官准备出去的时候,林建白合起文件,“把我这几天的工作能推掉的往后推。”

    “属下这就去办。”副官吞了口口水,立刻转身离开书房。

    等林建白出现在卧房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本该熟睡的人还在灯下看着书,他走过去把书拿走,“睡。”

    沈默往里侧挪了一下位置,晚上那会他听到下人说把他的衣物全都搬到主卧,当时就提出疑惑。

    下人给出的理由是,客房的被褥在白天被林雪不小心泼了果汁,房里地毯上也弄脏了。

    他说,整个将军府就一间客房?连被褥都缺?

    然后下人没声了。

    身边被子掀开,躺进来一具微凉的身体,清冽的气息逼近,沈默拧了拧眉,翻身背对着他。

    身后有只手臂揽着他的腰让他不得不转过身,贴上宽厚的胸膛,额头上拂过湿热的呼吸,有点痒,沈默盯着眼前的喉结,凑过去亲了一下,“将军,能不能把手拿走?”

    黑暗中男人的呼吸略微一顿,那条手臂非但没有拿走,反而更紧的搂着青年,力气大的想要把怀里的人嵌进身体里。

    过了会,隐约听到一个无奈的声音,带着一点笑意的叹息,“....我又不会跑。”

    大掌摩挲着青年的后颈,触摸的皮肤温暖光滑,林建白的气息急促了几分,又被强制压下去,加重了些力道把青年更紧的圈在自己怀里,他的下颚抵着青年的发顶,合上眼睡了。

    最近有消息说蓝平临近的城镇有可疑人物混入,打探着奇怪的事情,形迹可疑。

    天都发下指令,严禁海那边的商人过来,更是一再申明,一旦发现国内有人跟他们暗地里取得联系,势必会严惩。

    林建白调查出陆夏雨可能跟青木裕有牵扯,他担心沈默会遭遇危险,因此,一直派人保护。

    晚上十点三十五分

    副官传话给林建白,那些土匪们出没在茗江一处裁缝铺附近,他必须要出去一趟,走时再三强调保证沈默的安全,却没料想有些事是天意。

    林建白走后没多久,林雪就出了事,癫疯的在阳台大喊,沈默扑过去的时候抓到的只有她的一片衣角。

    将军府乱了,灯火通明,士兵们的注意力全放在生死不明的林雪身上,没有人注意少了个人。

    沈默被打晕后醒来时眼前是黑暗的,类似地下室,上面依稀有脚步声,他在很短的时间恢复平静,联系脑中的声音。

    “叮,系统维护中。”

    沈默按了按太阳穴,维护的还真是时候。

    回忆之前发生的一幕,袭击他的是地下党,因为他在那名杀手身上闻到了跟在舞会上认识的女人一样的味道,跟香水味不同,倒像是某种暗号。

    林建白应该已经知道将军府发生的事情,林雪不会有大碍,二楼阳台跳下去的时候衣服从树梢上挂了一下。

    那么,只要简单推算一下就能得出一个事实,林建白肯定清楚他的失踪,以及这里面的猫腻,但是他没有立刻出兵救他。

    沈默闭了闭眼,唇边泛起嘲弄的笑意,一年的相处,林建白还是不够信任他。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在衣服里面口袋摸了一下,在摸到一点不容易发现的硬物时,松了口气。

    这个年代的蓝平可不像名字那样太平,他一直存了心眼,衣服里面隔出一个夹层,以防什么时候用上。

    伸进去一根手指,草草开拓了一下就把那个塑料袋里面的东西卷起来全部塞进体内。

    然而当沈默痛的卷在地上咬紧牙关浑身抽搐的时候,东边那座蓝平无人不知的府邸却是一片死寂。

    “将军,救不救?”副官擦掉额头的汗水,他在心里干着急,小姐受伤在医院,已经确定无生命危险,陆公子可就惨了,将军不会为了他背弃自己的信仰。

    然而他不知道地下党想要的东西,林建白早就让沈默保管了,其中有多少试探,不为人知。

    林建白没有给出一点回应,只是喝完杯里的酒又去倒满,一杯杯的喝着,脸部轮廓逆着光,谁也看不透。

    和煦年,十一月初十,凌晨四点零五分,茗月码头发生大爆炸,枪林弹雨,死伤无数。

    一辆黑色小汽车从弥漫的黑焰中开出来,车里的司机是个年轻副官,后面坐着一个男人,身上的军装依旧整齐,只是军帽上沾了点血,他怀里躺着一个青年,看不到脸,白色西装断了一截袖子,略显凌乱,有不少污迹。

    “将军,不能从华中路那边过去。”车外有子弹袭击,副官焦虑的大声说,“怎么办?”

    林建白的手停在沈默后背,缓缓摩挲着,他沉声说,“调转车头,碾过去。”

    碾?副官咽了口口水,咬牙转动方向盘,在一片急雨的枪声里冲着。

    “东西在....”沈默把脸埋在林建白肩窝,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轻声说了什么,下一刻就见林建白眸子闪了闪,暗了一点。

    ※※※※※※※※※※※※※※※※※※※※

    谢谢飘若溪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木音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流溢o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钰翊。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流溢o扔了一个地雷

    粗了长了~~~哇,作者好流弊~!!!!有木有~!!

    咳,那什么,下章看的时候,可以带好小板凳跟瓜子~么

    喜欢系统维护中请大家收藏:系统维护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