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系统维护中 > 章节目录 22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任务一旦失败,系统就会出现漏洞,简称bug。”

    沈默隆起的眉宇有极深的阴霾,“大概会出现哪种状况?”

    “未知。”

    沈默抿着唇,垂下的手紧了紧拳头又松开,望着朝他这边大步走来的男人,一身整齐严谨的军装,踏着风雪,眉和鬓都染了些许银白,而那双深邃如谭的眼睛里似乎倒映着什么,看不太清,随着沉稳的脚步,他渐渐看清了里面的东西。

    他莞尔一笑,那双眼睛里的人也跟着笑了。

    “下这么大的雪,你跑出来干什么?”隐隐有着严厉的喝斥,习惯的上司对下属,却又截然不同。

    林建白把大衣披在沈默身上,拉紧了些衣领,手里的围巾也给他戴严实,这才把他的两只手放在自己的掌心捂着。

    身子前倾,沈默靠着林建白,视线越过他的宽厚肩膀去看天空的大雪,“将军,我想回家住几天。”

    见林建白没有给出答复,沈默嘴角动了动,凑过去在他脸上轻碰了一下。

    “我不是林雪,也不需要你养。”

    寒风似乎比前刻愈发冷冽,拂过脸颊,有些许蚀骨的寒冷,林建白伸手把沈默揽入怀中,手臂收紧,低沉的声音吐出,“还冷不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每次都被对方刻意避开某些处在两人之间的现实问题,沈默语气凌厉,第一次唤出了他的名字,“林建白。”

    薄唇微勾,林建白剑眉一扬,愉悦的弧度,“记住以后都要这样叫。”

    沈默被他勒的全身骨头都有点疼痛,耳边的心跳声清晰有力,隔着衣服传递的温度给他带来了不少温暖,随着每次的呼吸,身体某处渐渐起了反应。

    而裤子那里抵着他的东西明显变硬了起来,耳边是隐忍的声音,微哑,“别动。”

    沈默耸动着肩膀趴在他怀里轻笑,他说,“我不动,可你下面的东西却一直在动。”说着就把手伸进林建白的军裤里面……

    林建白呼吸一沉,侧身替沈默挡住风雪,把他圈箍在怀里,低头亲吻着他的额头,鼻尖,而后吻过他的嘴唇。

    宽实的大衣下,温情依存。

    第二天林建白就吩咐人送沈默回了陆家,雪已经停了。

    他站在将军府大门口望着消失在视野的汽车,眯起了眼眸,深谙难测,“庵里的几个老尼不能留下任何痕迹,收拾干净。”

    “是。”副官吞了口唾沫,犹豫的说,“将军,陆公子如果知道....”

    “他会知道吗?”林建白眉峰一挑,狠戾的杀气涌出。

    副官面色一紧,啪的一个军礼,“属下以性命担保,陆公子绝不会知道。”

    沈默回到陆家,没有想象中的过多悲伤气氛,陆志兴苍老了很多,陆妧氏穿了一身素白色旗袍,眼睛残存淡淡的红血丝,憔悴了不少,白牡丹也同样如此,只是她脸上风韵依旧。

    陆夏雨的灵堂布置的很简单,前来参加赞礼的都是陆家生意上的伙伴,上海几大家族。

    出殡那天,天又下起了大雪,长长的队伍从陆家出发,散开的纸钱比那些雪花还要白,铺满了来时的街道。

    陆夏雨的突然离世让沈默清楚一点,陆家,或者说这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和煦国,亲情有时候是能用东西衡量出来的。

    大年二十六,沈默安慰了陆妧氏,又跟白牡丹几分真假的聊了会天,他进去书房,看着办公桌边眉宇深锁的陆志兴,“父亲。”

    取下鼻子上的眼镜,陆志兴叹了口气,“秋风,这件事原本不该不想把你牵扯进来,但是陆家迟早是你的,我与你母亲商量了多次,最终决定由你来做这个决定。”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沈默淡淡的问。

    “这次的几艘货船都遭遇了大浪,损失过大。”陆志兴沉吟的说,“能帮我们陆家度过难关的,在整个蓝平镇不过两人,万雅楼的容四和镇牧林建白。”

    沈默不易察觉的挑了一下眉,没有吭声。

    “容四跟陆家没什么交际,但是林建白不同,他从来不给人脸面,却唯独对你例外,可见林雪对他的重要性。”陆志兴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我打算跟你母亲这两天准备一份大礼前去将军府探探口风。”

    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沈默垂了垂眸,轻描淡写的说,“父亲,这件事不妥。”

    “不妥?”陆志兴皱眉,又叹了口气,“秋风啊,我也知道你在外面读书,见过不少东西,崇尚什么自由恋爱,但是生在陆家,很多事都是生不由己的,如果林建白也有那个意思撮合你跟林雪,那对我们陆家..”

    沈默嘴角噙着一抹笑,“想跟他结成亲家,也不一定非要娶林雪。”

    ※※※※※※※※※※※※※※※※※※※※

    胃痛中.....某作者碎了...呜呜呜

    喜欢系统维护中请大家收藏:系统维护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