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系统维护中 > 章节目录 26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两人在洗漱间待了会出来,副官走上前,递过去报纸,微低头敬畏的说,“将军,五分钟前,天都那边有消息,要求您尽快前去白城参加会议。”

    看清报纸上的内容,林建白眉峰一冷,当下便吩咐副官领两支军队前往茗江码头。

    “在家等我。”整理好军装袖口,林建白把军帽帽檐调正,俯身在沈默发顶亲了一下,快步离开。

    沈默靠在门边,望着林建白挺拔的背影,眼睛跳了跳,他觉得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上午他在士兵的保护下去医院看望陆志兴,没有发生争执,父子两人一躺着一坐着,聊起如今的局势。

    陆志兴的话语有点奇怪,似是在托付,又像是知道什么。

    “父亲,我喜欢林建白,跟我愿不愿意继承家族的企业,这是两回事。”沈默平静的纠正。

    “他曾经是沙场的不败将军,不少传闻都说他根本无心,我不想让你再执迷不悟。”听到前一句的时候,陆志兴锁着眉,竭力忍住没有发怒,他的语气沉重,“秋风,你是我陆志兴的儿子,该走哪条路,希望你想清楚。”

    沈默没有开口,眼角朝下。

    “徐家跟我们陆家是几代世交,徐莹那孩子学识涵养都是一等一的,秋风,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病房陷入一瞬的沉静之后,有道淡淡的声音响起,“父亲,已经晚了。”沈默说完便朝陆志兴深深的弯下脊背,停顿了会就站直身子迈步离开。

    陆志兴终究没有管住满腔的怒火与失望,桌上的茶杯被他扔出去,重重的砸在门上。

    两天后,林建白回来,下巴冒出的胡渣衬着那张刚硬的脸庞,显得有些疲惫。

    “出了什么事?”沈默按摩着林建白的太阳穴,蹙着眉头问。

    林建白握住沈默的手放在嘴边亲吻,他的声音沉肃,“蓝平要乱了。”

    当天夜里,将军府的宁静被一通电话打破。

    沈默在林建白起床后就立刻穿好衣服出去,他听到书房里副官正在打着报告,很长,也很严谨。

    脚步飞快的进去,沈默脸色有些难看,他抿着嘴唇问书桌前看地图的林建白,“今天多少号?”

    “一月八号。”

    八号.....

    沈默捋了捋因为起床太急没有收拾的头发,垂下的眼帘遮住了其中的惊骇,原来这就是bug。

    在看到林建白对副官下达指令后,他脱口而出,“我必须跟你一起去。”

    林建白拧眉,一脸煞气,“我不批准。”

    扫了眼地图上涂着记号的几个地方,沈默抬眸,语气淡定,“这次我能帮到你。”

    手放进他的发丝里摩挲,林建白的嗓音放轻,亲昵的哄着自己的爱人,“听话好吗?”

    沈默抿直唇角,紧了紧垂在两侧的手,没有再说什么。

    林建白走后一小时,沈默在书房里冷静的走了两圈,然后把随身携带的怀表拿出来,打开外面那层,把里面那张折起来的东西放进书桌抽屉一本书里面。

    一张薄薄的纸,上面的数字惊人。

    他从来都是个自私的人,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

    林建白走后两小时,沈默开始焦躁不安,找出林建白平时爱抽的烟卷,点燃一支,靠着书桌静静的抽着。

    同一时间,海对面的那些被称为蚁族的人们开始从四个方面靠近西河。

    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寒风吹拂,将军府正门站岗的士兵打了个哈欠,一夜没睡,尽管很困,却也不敢松懈。

    这时,一辆小汽车经过,停在将军府外,车里走下来的男人穿着黑色大衣,双手懒散的放进口袋,俊朗的脸上带着一贯的笑容,看不清有几分真几分假。

    门口的士兵看清来人,走过去问,“容爷,不知您来是...”

    “我从西河那边过来。”容四扯开唇角,挑了一下眉毛,“目前战况不太理想,将军有话要我传达。”

    片刻后,将军府的大门拉开,有士兵跑进去传递消息,铁翼跟银狼被困,天都那边没有动静,临近的几个城镇也迟迟没有动静。

    很快,一辆军车从将军府出发。

    “大清早跑来当信差,还真是无聊。”角落里,容四靠着墙壁,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卷,他仰头看着天空,笑的有点伤感,“你也看见了,我现在在做好事积功德,争取能得到点福报,下一世,我会去找你,怎么惩罚都好。”

    风过,烟卷上的火星子时明时暗,发丝轻微晃动,那双总是含笑的眼眸掠过落寞与懊悔。

    等沈默赶到的时候,往日的繁荣已经被狼烟付之一炬。

    他从顽强抵抗的士兵那里得知林建白已经前往西河,那里作为蓝平海上交通枢纽,得失关系整个蓝平的安危,林建白带走的只有一支主力军,黑苍,全军四十五人,全是跟随他历经杀场的老兵。

    去往西河的途中,沈默坐在车里看着街上混乱的人群,那些潜藏的海对面的人鼓舞着□□的队伍在这时候无疑不是在给那个在前线战斗的男人带来的只怕是极大的阻力。

    西河的情势恶劣,战火激烈,他刚下车就见几个士兵从四面过来,为首的男人一身杀气,眉眼凌厉,踏着一地的弹壳废墟走来。

    看到牵挂的男人完好无损,沈默弯起嘴角,当余光无意撇到一处,脸上安心的笑容骤然凝固。

    和煦年一月九号上午十点三十五分,黑苍还活着的士兵看到青年突然拿出一把枪对准他们的将军方向。

    林建白脚步停顿,凝望着不远处的青年,眉宇刻出川字,他的目光深邃如墨。

    砰一声枪响,几乎同时的,枪声又响。

    镜头仿佛被放慢无数倍,林建白看着青年胸口有血花喷涌而出,鲜艳的色彩在瞳孔放大。

    他的世界空白了。

    副官回头,隐藏在暗处的杀手被打中眉心,当场身亡,他想到某种可能,寒意从脚心扩散,手一松,枪掉地上,他煞白着脸咚一声跪下去。

    那名对沈默开枪的老士兵是林建白手下最得力的爱将,一生都在保护他的将军。

    那一刻,他看到将军有危,来不及多想,本能的打出一枪。

    混沌的大脑清晰之后,他拿着枪的手不停发抖,也跟着跪下去。

    烽火没有因为青年的血停止,枪击声迅疾,手榴弹炸出的浓烟渗透进空气,堵在目击这一幕的所有士兵心口。

    沈默在倒下去的那刻落入熟悉的宽厚胸膛,他勾起溢出血液的唇角,“你的士兵还真是死忠。”

    “快,军医在哪?快啊----”硝烟弥漫的西河外,沉稳从容的将军慌乱无错的大喊。

    副官跌跌撞撞的跑开。

    “我说过...我...我能帮你。”沈默喘息着,脸色苍白如纸,额前冷汗渗出,他费力的挤出笑容。

    手抹着青年嘴边不断冒出的血水,怀中人的温度在一点点降低,林建白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恐惧。

    “把...把头低下来一点..”

    林建白僵硬的低头,一滴温热的泪水从赤红的眼睛里泛出,顺着眼角滴落,啪的打在沈默那颗朱砂痣上面。

    “....活着....等我..”失去温度的唇贴着林建白的耳朵,沈默缓缓伸出手去摸他的脸,想要更深的记住这个男人。

    手无力的垂下去,半空中被轻微颤抖的大手握住,发抖的嘴唇轻吻着手心。

    “欠你的....我爱你...”最后一次呼吸着男人身上的气息,沈默虚弱的闭上了双眼,再也没能睁开。

    等副官抓着一个士兵赶来时,他只看到血泊中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铁血冷情的将军紧紧的抱着沉睡过去的青年,哭的像个孩子,悲伤无助。

    ※※※※※※※※※※※※※※※※※※※※

    ------再见,我的将军。

    上面那句是我的真心话,艾玛,写文到现在,最爱的小攻就是将军,没有之一。

    让窝们一起期待将军跟小默的再次重逢~!期待他们的美好将来~!!!

    总共十一卷,前两卷只是草稿,可以去掉,而且里面出现的人也不是小攻之一。

    再次强调一点,并不是每卷里面提枪的都是小攻。

    只有真正爱上小默的才是小攻之一,例如将军。

    皮了个埃斯:怕有人看不懂,这里解释一下,沈默那一枪是要给暗中对将军开枪的杀手,但是忠心的士兵以为他想杀将军,冲动之下,子弹就出去了。

    再皮了个埃斯:如果没有沈默的一击神枪,将军必死在那名杀手枪下。

    再再皮了个埃斯:容四知道林建白会死在西河,他打算做好事,让沈默赶过去,两人一起死在那里。

    因为他自己目前经历的是爱人死了,他活着,太痛苦。

    啊哈哈哈,每卷都不会有番外,乃们猜是为什么【因为某作者懒成一坨...

    有人嫌进度慢,有人嫌进度快,噜啦啦,某作者只能按照自己的大纲写了【摊手,满足不了所有人

    喜欢系统维护中请大家收藏:系统维护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