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系统维护中 > 章节目录 29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沈默发出草原从未有过的誓言,的确震撼了巴伦族的人,那些人用“傻子,忠诚有个屁用”的目光看着他。

    乌尔罕.巴图如果就因为这句独一无二的誓言信任面前的陌生少年,那比草原狼群灭绝还要不可能。

    “八阔,他交给你了。”粗厚的嗓音把周遭凌冽肃杀的气氛击碎,乌尔罕.巴图从鼻腔发出一声嗤笑,转身大步离开。

    沈莫一直绷着的神经终于松了一点,他摸摸狼王的鬓毛,对方发出呼啸,附近的狼群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叫八阔的青年嘴边八字胡很滑稽,他看着沈默,有明显的感兴趣,“小兄弟,晚上你的狼....”

    “跟我住一起。”沈默理所当然的说。

    正走着的八阔闻言,脚下一滑,砰的摔在地上。

    因为内应突然遭险,没有发出任何信号,东西南三个方向也就不敢草率行动。

    寅时

    两批骑兵从双峰泉后方出发,沿着多柯勒草原绕了一圈,最后前往南边。

    夜幕下,整齐的马蹄声中隐约混杂着狼啸声,将空旷的草原从沉寂中拉醒,惊的那些猎食的动物四分而散。

    巴伦部落是草原最强大的部落,在绝对的武力镇压后收服了那些分散的小部落。

    但是收服不代表永远不会叛变。

    而南边分布的几个小部落当中,以扎西里的部落为首,也是这次狩猎的目标。

    两支骑兵一共34人,他们要在不惊动东西两边的情况下灭掉扎西里的部落,否则一旦打草惊蛇,等他们收拾东西迁徙,那接下来的战斗就是不死不休的拉锯战,耗费时间不说,还消耗大量的物资。

    草原除了一望无际的绿草,还有那些高低不齐的山丘。

    在那些山丘后面往往会埋伏着什么,突然出其不意,给出致命的一击。

    黎明前的黑暗显的格外地漫长,沈默伏在狼王背上,在他两侧还有拿着长矛,马刀和弓箭的骑兵。

    那些骏马都很焦躁,跟一头狼待在一起,它们开始不停的踢土,打着喷鼻。

    “还有多久?”八阔拉了拉缰绳,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长久的等待在消磨着草原汉子本就不多的耐心。

    边上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突然低喊了句,“他们出来了。”

    远处有急促的马蹄声,是出去打猎的骑兵。

    八阔做出几个手势,下一刻就见所有人分成四组,举着手里的武器朝那些帐篷奔去。

    老狼收到沈默的指令,悠哉的步伐,走的很慢,偶尔甩甩尾巴。

    天有一点鱼肚白的时候,一切才刚开始。

    扎西里被活捉,慌乱的尖叫声,凄惨的哭声把这片天地渲染成人间地狱,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瞬间化为乌有。

    刺鼻的腥味扑面,白色的帐篷染红,沈默终究还是忍不住偏头,他不是救世主,没有能力去救谁。

    午时,出去打猎的男人回来,隐藏的骑兵在他们下马后,突然攻击,他们猝不及防,一时灭族之仇,失去亲人之痛交织,愤怒的咆哮声是他们死前留下的最后声音。

    那些试图逃跑的直接成了守在外围的狼群嘴里的食物。

    看着野狼亢奋的吃着嘴里的食物,溅出去的碎肉很快被抢空,沈默皱了皱眉,身边的老狼有些躁动,张着狼嘴哈气,伸长的舌头舔着锋利的牙齿。

    “去吧,我不该忘了你也是一头狼。”

    狼王仰着颈子看沈默,又看了眼远处美味的食物,前腿一弯,趴在沈默脚边蹭蹭他的腿。

    看着一头狼人性化的动作,沈默有些好笑,叹了口气,“你终究还是要回狼群的,那里才是你的家。”

    “小兄弟,你的那些朋友是不是该撤了?”走过来的八阔擦掉刀上的血,指指那些野狼。

    “你们为什么要活捉扎西里?”在狼王发出信号让狼群离开后,沈默好奇的问。

    八阔嘿嘿笑,“大汗有个爱好。”

    回去的路上,沈默没再问那个爱好是什么,直到他看到那个叫扎西里的中年人被倒吊在半空,下面是一排泛着寒光的刀尖后,他终于明白,乌尔罕.巴图是比野狼还要可怕百倍的食肉动物。

    这次的突击很成功,剩下的东西两边部落失去扎西里的支持,他们再也不敢有什么举动,只能夹着尾巴上缴牛羊和女人来巴结乌尔罕.巴图,以示他们的诚服。

    乌尔罕.巴图赏赐给沈默单独的帐篷,几张上等的兽皮,一些美酒。

    巴伦族人对沈默也没有了疏忽与敌视,给予他英雄的待遇,但是对他身边的狼王依旧充满敌意。

    还有两天,和亲的队伍就要抵达,沈默几乎每天都找机会在乌尔罕.巴图周围转悠,他除了发现对方喜欢杀戮,其他的无从得知。

    坐在双峰泉边,沈默眯起眼睛看着那些疾奔的骏马,后面有十几个手持打着活结绳索的骑手纵马追赶。

    亲眼看到所谓的套马,画面挺热血,他把半个身子靠在狼王背上,莫名其妙的唱起了那首广场舞必点的歌。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

    狼王眯着眼睛,有点犯困,没过一会,它就在耳边的歌声里睡了过去。

    沈默没想到自己一时兴起随意唱的歌在中午的时候就已经传到乌尔罕.巴图那里。

    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垂下的眼底有光闪过,或许机会来了。

    帐篷里八阔大口吃着肉,含糊着嚷嚷,“大汗,那什么汉子完全描写出我草原的风情,我觉得可以作为...”

    上方的乌尔罕.巴图嗤笑,“你懂个屁。”

    其他人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

    “屁这个东西连大汗都不懂,我就更不可能懂了。”八阔没皮脸的咧嘴笑。

    乌尔罕.巴图喝了口酒,手一挥,“滚出去把那小子叫来。”

    没过一会,八阔就带着沈默走进来。

    撩起眼皮扫了眼坐在最上面的乌尔罕.巴图,身高九尺,魁梧至极,刚硬的头发不受束缚的披散,鼻梁高挺,棱角鲜明,雄性特征强烈,跟俊美搭不上边,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不怒自威。

    沈默绷着神经不敢松懈,这个男人太危险,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一口咬死他。

    “你过来。”上方的人突然开口,帐篷里安静下来。

    沈默面色冷静的走过去,停在五六步远的位置,这是他认为的安全距离,待会有什么突发状况,也好有退路。

    “走不动了?需不需要拿绳子套你脖子上?”乌尔罕.巴图瞪着少年,磨磨蹭蹭的像个女人。

    这么一想,他明目张胆的在少年身上扫视。

    沈默眼角一抽,硬着头皮挪了几步,隔着一张桌子,他感觉对方身上的血腥味不断挑战着自己的嗅觉。

    “那歌是怎么唱的?”乌尔罕.巴图摸着下巴,“草马的汉子你威武....”

    沈默嘴角抽搐,“大汗,是套马的汉子。”

    “你的意思本汗唱的不对?”乌尔罕.巴图双目有戾气浮现。

    突然有一掌拍在他头顶,力道大的让沈默差点给跪了,他额头青筋暴跳,淡淡的说,

    “想要草马,难度系数太高。”

    ※※※※※※※※※※※※※※※※※※※※

    大大跪求更新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2-05 01:33:13

    未酆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2-04 01:49:41

    被读者评论坑了的读者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02-04 00:51:12

    无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2-04 00:41:46

    谢谢几位童鞋的霸王,么么哒

    过年白天走亲戚,晚上苦逼熬夜码字伤不起,请原谅窝这段时间的短小,元宵之后,等着窝的粗长~!

    喜欢系统维护中请大家收藏:系统维护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