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系统维护中 > 章节目录 82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热闹的大街仿佛隔开, 林建白的呼吸不易察觉的重了些,他赤红着眼, 垂在两侧的手轻微的颤动着。

    在枪口下经历无数次生死, 他的手臂从来都是沉稳的拿着枪,而这一刻, 抖的不成样子。

    心口痛的厉害,那些埋藏起来的画面早已覆盖了一层灰尘,他不敢去触碰, 却在今天,普通的日子,全都翻了出来, 占据了整个脑海。

    沈默也在看着林建白, 同样红了眼眶,涌出来的是一样的情感, 他的目光温柔。

    “你瘦了。”

    顷刻间, 泪从眼角滴下,在刚毅冷峻的脸上留下一道痕迹。

    直面而来的杀意突起, 林建白脸色蓦然一变, 他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那里的男人, 像是从画像里走出来的贵族, 对方身上诡异的死亡气息让他眉峰深锁。

    塞尔特缓缓勾起苍白的唇,没有半分笑意, 阴冷无比, 却在侧脸看沈默的时候, 瞬间柔了下去。

    腰上的那只手骤然大力勒住,阻挡了沈默靠近林建白的动作,伸出手握住林建白,就算隔着皮质的手套,依旧能感觉到他手心哪些地方有茧,“先回家。”

    坐在驾驶座的青年透过后视镜扫了眼坐在车边的男人,他吞了口吐唾沫,“头儿。”

    林建白视线停在沈默身上,没移开。

    报了一个地址,沈默靠着椅背,左边是不说话,身上血腥味渐浓的塞尔特,右边是刚重逢的爱人,他垂着眼帘,思考着接下来即将面对的棘手问题。

    一直到车子停下,塞尔特走出来,车里的紧张气氛才消失,几个警员绷紧的神经得以松懈。

    车里的几人心有余悸的交谈。

    “那个一路上都没抬头的男人真可怕。”

    “你们说戴眼镜的年轻人跟头儿是什么关系?”

    “中途车子有四次拐弯,其中两次s型路线的时候,头儿拿手臂放到后面防止他撞到头,我对我媳妇儿都做不到。”

    “一小时四十六分钟十五秒,头儿一共跟他对视十二次,就像是.....”

    刚走进大门的林建白沉着脸,“陈成,常连,李顺。”

    “到!”

    对讲机里传来一个冷硬的声音,三人听到之后,就跟启动按钮一样,条件反射的站起来敬礼,结果砰的巨响,撞到车顶,他们捂着头,痛的脸冒冷汗。

    “千字检讨书,下班前。”

    话落,林建白关掉对讲机,迈步走进去。

    三人坐在客厅里,静的只有墙上的欧式时钟滴滴哒哒的响。

    坐在沙发上,沈默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掐了掐眉心,“这件事说来话长。”

    林建白盯着眼前的人,虽然换了一张脸,但眼睛里的内容骗不了人,当年吸引他的内敛冷静配上现在的五官,真正的契合。

    他林建白爱上的人无疑是出色的。

    客厅里只有沈默一个人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多少情绪,但是熟悉他的两个男人都清楚他这一刻的不稳定。

    塞尔特站起身走到窗户那里,背对着沈默,漆黑的瞳眸翻滚出让人毛骨悚然的黑暗,第二次听了,还是会控制不住的想把客厅的男人和很快就会出现的那几个给杀了,把这个世界全毁了。

    但他必须忍住,不能让自己的伴侣有一点伤害,等待了漫长的岁月,他知道,什么也比不上那人的一根头发。

    手紧紧握成拳头,掌心有黏湿的触感,林建白那张脸上的表情极为骇人,一动不动的坐着。

    沈默说完之后就静静的看着林建白,他其实拿不准,毕竟这个男人心太硬,能爱上已经是幸运,再有其他人插足,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建白。”

    这个称呼唤醒了太多回忆,收紧的下颚微绷,林建白抬眸,越来越浓的情感仿佛纸上的墨水,晕开了。

    沈默垂下眼帘,他不敢直视男人眼中的深情与愤怒。

    手机震动打破了这种喘不过气的局面,林建白低沉的声音发出,“嗯。”

    沈默抿着唇,耳边是军靴踩在地上,烦闷有威逼力的声音,内心是跟脸上截然相反的焦虑。

    走到门口的时候,林建白没回头,低低的说了句,“我先回去开会,晚上六点回来。”

    沈默脑中绷着的那根弦松下来,他抿了抿没有多少血色的唇,躺在沙发里,手盖着眼睛,找到一个要解释一次,他的头也要痛一次。

    希望快点结束那些不快,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好好过下去。

    把已经睡过去的人抱上楼放到床上,塞尔特坐在床边,手支着头,凝视着他,俯身吻住他的唇。

    当林建白重新出现在这里,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包,这是他全部的行礼。

    既然在这个世界遇上,他不会放手。

    早已等候在此的塞尔特黑色的眼睛慢慢变红,栖息着邪恶的光芒,苍白的脸上浮现狰狞的笑容。

    看到这一幕,林建白眼眸凌厉,他将包放下来,脚后退一步,军靴在地上一点,率先出击,整个人如同一柄出鞘的剑。

    塞尔特冷笑一声,腿抬起,带起强大的劲风,踢向林建白的头部。

    夜色下,两个黑色的身影打在一起。

    浑身肌肉紧绷,汗珠从额角滴下,林建白眯起眼睛,这是他遇过最强的对手,骨骼在承受不住可怕力量的攻击下发出咔嚓声音,一阵剧痛存抵达脑海,他的脸色有些扭曲,差点跪了下去。

    塞尔特十指指甲变长,锋利的钳住林建白,而在这时,受制的林建白突然反击,手肘猝不及防的打中塞尔特的太阳穴。

    活了漫长岁月的亲王头一次遭受这种待遇,他露出阴寒的笑容,指甲直接刺进林建白左臂的伤口,涌出的温热血液打湿了他整只手。

    身子微侧,挡住林建白挥过来的拳头,塞尔特突然挑眉,视线似是无意的从那扇窗户扫过,他收回手。

    风起,只有一人粗重的喘息,空气里血腥味浓烈。

    身上出现多处伤口的林建白巍然不动,他擦掉嘴边的血,双腿晃了一下,却又稳稳的站着,弯身拿起包,一步步迈出,住进了这个家,在塞尔特之后。

    那天晚上的事沈默知道,他在楼上窗户边目睹整个过程,男人之间的战争不容掺假,林建白输在实力上,但他也赢了,赢了自己的尊严。

    如果沈默出面求情,等于在林建白伤口上捅一刀子。

    二楼靠近走廊尽头的房间住进去林建白,就在塞尔特对面,两人把二楼最僻静的两个房间给霸占了。

    沈默有自己的房间,他需要有个时间独自一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他床上经常会出现不请自来的人,有时候是林建白,有时候是塞尔特。

    日子过的暗流涌动,作为一只吸血鬼,塞尔特先生开始适应人类的作息,白天早起,天黑睡觉。

    每次看到自己的伴侣把细白的脖子凑到他嘴边,塞尔特都会先抱起他躺在棺材里把他吃一边再去吸·饮他的脖子,享受并且沉醉在温暖的气息里。

    林建白的工作需要他二十四小时待命,经常会在夜里接到突发状况临时出去,他会放轻手脚下床穿好衣服,给沈默掖住被角才出去,只不过他并不知道,浅眠的沈默都是清醒的。

    还是跟以前一样,林建白低头,沈默给他刮胡子,细细描摹着他的轮廓。

    薄唇吻着他的发丝,移到他的额头,林建白·吻·的投入,手掌从沈默的衣摆进去。

    沈默被抱着坐在台子上,衣服领口拉开,他微仰头,由着林建白俯身亲·吻起他的脖子。

    自从重逢之后,也有两个多月了,这是他们头一次做出除了亲吻彼此以外的事。

    带着薄茧的手掌碰到自己的敏·感点,沈默下意识打了个哆嗦,身体颤了一下,“上班....”

    林建白手臂搁在沈默背上,抱紧了些让他贴着自己,唇压上去,夺走他口中的呼吸,嗓音低沉,

    “不急。”

    撑着洗手台的手离开,放到林建白肩上,沈默急促喘息着,拉长的脖颈滚落汗水,贴在上面的发梢湿漉漉的。

    -------------------------------我是丧心病狂的和谐分割线-------------------------

    -------------------------------我是丧心病狂的和谐分割线-------------------------

    -------------------------------我是丧心病狂的和谐分割线-------------------------

    -------------------------------我是丧心病狂的和谐分割线-------------------------

    隆起的眉宇透着一股无法抑制的念想,林建白托着沈默的腰部,收紧下颚,一鼓作气。

    “抱紧我。”

    沈默抿着唇,闷哼了声,渗出汗水的鼻尖像只小狗一样蹭·着他的脸,嗅着他身上的清冽气息。

    每次迸发的动作强而有力,林建白粗重的喘息,唇贴在沈默耳边,薄唇汲取着着那上面的汗水。

    “建白...”沈默呼吸急促,吻·着林建白的鼻子眼睛眉毛,逐一吻·过能及的所有地方。

    林建白手臂肌肉一紧,溢满汗水的胸膛起伏快了些,把沈默摁在怀里,紧密无缝的凑上去……

    两人在洗手间折·腾完出来,林建白把沈默放到床上,检查了一下他那个地方,翻起的浅色区域若隐若现,非但没有受伤,还格外的吸引人。

    他不由得喉头一紧,隐隐又开始亢奋了起来,伸出手去摸了摸,听到沈默舒服的声音,林建白靠着最后一丝理智收回手。

    在林建白收拾好衣服走后,沈默翻身躺好,体内那股空虚感格外清晰,摧枯拉朽的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捏了捏鼻梁,在用过不少菊花灵之后,他发现自己胃口大了,不弄到精疲力尽根本满足不了。

    111肯定隐瞒了他什么。

    过了会,沈默下床,披着睡袍,赤着双脚出了房门,直接进去塞尔特的房间,拍怕角落漆黑的棺材。

    棺材盖子打开,沈默跨进去趴在塞尔特身上,手脚缠着他。

    外面路边的一辆黑色车子那里,李顺啪的敬礼,照例报告今天的出击任务。

    “头儿,东区那边....头儿?”后面的话在瞄到男人左耳上的齿痕后,声音都变调了。

    整理了一下衣领,林建白嗓音深沉,“说。”

    手指着他的耳朵,李顺震惊的问了句,“你耳朵怎么了?”

    林建白眉峰一挑,对方不敢吭声了。

    在红绿灯的时候,李顺偷偷给自己三队其他人群发了一条短息,内容:惊天新闻,头儿耳朵被嫂子咬了,从一些蛛丝马迹上判断,头儿今天心情不错,你们想请假回老家探亲的麻利点,错过就没这个机会了。

    相比时常处在危险的林建白,每天补充血液之后就无所事事的塞尔特要悠闲太多,他不喜欢这个年代的书籍。

    当然,公爵大人是不会承认在他看到那些书里记载吸血鬼的内容之后毁掉家里十几本书的事实。

    关于这点,经历过和煦国那段时期的战乱,硝烟,身份敏感的林将军深有体会,如果不是那股控制力拉住他,早在一开始看到电视里播放的情节后就把电视砸了。

    他没想到在国民眼中,很多事都不是那么回事,黑和白之间还有一个灰色,以前他会直接忽视,以为不是黑就是白,后来才渐渐懂了灰色真是个.....糟糕的颜色。

    冬去春来,沈默在场的时候,林建白跟塞尔特和平相处,一旦沈默离开,两人就是夺妻之恨的敌意。

    为了更长更久的守着自己的妻子,他们谁也耐何不了谁。

    见林建白有自己的事业,还交给沈默一张卡,公爵大人开始思考,他适合找个什么工作。

    这天,沈默坐在椅子上整理着书,电视里正在现场直播,糟乱的街头,男人身子瘦高,穿着蓝色长衫,低垂着头,模样好看极了。

    只是显得与所有人脱离,与他身后的高楼大厦格格不入。

    他微蹙着眉,似乎在困扰着什么,苍白修长的手指按在额角,那一幕被拍下,闪光灯中,他的手指干净漂亮。

    周围的人们指指点点,记者正兴奋的做着现场报道,一开始怀疑这个男人是从哪个片场跑出来的明星,后来发现对方言行古怪,像是个生活在古怪的人,这才刷新了所有人的认知。

    沈默腾的站起身,匆匆拿了钥匙出门,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换,所以当他赶过去的时候,围观的路人就见到一个五官出众的年轻男人穿着一身家居服,脚上的鞋子是不同的两只。

    推开人群,嘴里说着“麻烦让让”,直到站在那个男人面前,沈默才深深的呼吸,或许是走得急,他这会大脑处于混乱状态。

    男人抬头,那张好看的脸完整的暴露在摄像机面前,白的跟纸一样,连同他那双细长的眼睛,黑漆漆的,看什么都没一点波动。

    被扫视过的人都往后退了一步,他们那一瞬间感觉到了发毛的凉意,浑身鸡皮疙瘩都诡异的起来了,就像是被阴冷的毒蛇盯上。

    见对方转身要走,沈默向前跨出一步,动了一下嘴唇,“萧亦笙。”

    男人瘦高的身子一震,脚步再也挪不开了,他慢慢的转身,仿佛过了许久,细长的眼睛里开始浮出很多情绪。

    周围的人群,包括还在直播的记者都没上前,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想去破坏突然出现的气氛。

    或许是他们在那个长衫男人脸上看到了笑容,这一刻的画面太美。

    萧亦笙眼角潮湿,“小默,是你吗?”

    “是我。”沈默伸出手,轻声说,“我来接你回家了。”

    ※※※※※※※※※※※※※※※※※※※※

    clabb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3-20 16:10:32

    一颗小米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3-20 09:38:26

    走路會跌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3-20 01:08:49

    九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3-20 00:31:12

    清水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3-20 00:12:54

    ms穿越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3-19 23:21:06

    婧小贤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3-19 23:57:36

    闻人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3-19 23:37:39

    yukihehe0617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3-19 23:21:43

    筱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3-19 22:11:48

    怪阿姨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3-19 21:56:23

    怪阿姨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3-19 21:56:22

    ╭(╯3╰)╮~谢谢小妖精们砸的霸王~╭(╯3╰)╮

    【嘤嘤嘤,因为某个不可抗力的原因,过程删除了,跪地,可留下一只企鹅】

    喜欢系统维护中请大家收藏:系统维护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