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系统维护中 > 章节目录 89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当沈默被乌尔罕.巴图半搂着出现在报社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多分钟后, 他站直身子, 呼出一口气。

    在外面吹了会风,直到体内的灼热慢慢消退,他才放松了脊背。

    “路上跟你说的那些都记住了吗?”

    乌尔罕.巴图冷哼了声, 在看到沈默眼睛里的情绪波动时, 胸腔那股怒焰灭了, 他压了一下嘴角, 魁梧的身子微低,嗅了嗅沈默身上的味道,“记住了,不说话,不动手。”

    一楼服务台那里,沈默过去问过之后, 直接去了等候室。

    他走进去,一眼就看到沙发上的男人, 还是印象里的白衬衫牛仔裤, 干干净净的,温和的像是一缕暖色调的光芒,不吵不闹, 静静的坐在那里,宛如一幅神润天成的画。

    似乎是听到门口的动静, 男人抬了一下眼帘, 转瞬间, 脸上的神情发生了清晰可见的变化,

    从激动到失望,再到苦涩,仿佛很长时间的期待突然落空,无尽的悲沧。

    “我叫沈默,报社给我打电话跟我说有人想见我,关于短篇,一路向北的小故事。”

    在男人震惊的目光中,沈默嘴角缓缓勾出一抹笑,“温老师,我是你的脑残粉。”这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在火车站,他被打断只说了一半的开场白。

    “你.....你是......”温祈垂在两侧的手轻微发抖,他听到自己颤抖的不成样子的声音唤出日夜思念的人,“小北?”

    他不敢去相信,面前的陌生男人外貌极为出众,与他心里的那个人不一样,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对方所说就是真的。

    温祈见对方迟迟不开口,只拿那双被眼镜遮挡的黑色眼睛静静的看着他,渐渐的,他看清了那双眼睛里的东西,太多,一起涌进他的心里,多到让他眼眶酸涩,脸颊上有微热的液体滑过,他伸手抹了一下,才发现是自己哭了。

    耳边是带着笑意的声音,“温老师,我记得你上次哭的时候,还是在12月份,下大雪,温太太病了。”

    身子被用力抱在怀里,察觉到他在发抖,沈默勾着唇角,手抬起,抚在温祈背上,轻拍了几下,“温祈,我们都是被上苍眷顾的人。”

    靠在门上的乌尔罕.巴图偏头,从鼻腔发出一个粗重的嗤声。

    妈的,真刺眼,心口更疼,他索性转身,怕再看下去,不是他去撞墙就是把那个男人扔楼下。

    温祈紧紧的搂着他,脸埋在他的脖颈,哽咽着说,“小北,我还能继续爱你,真好。”

    是啊,真好。

    沈默把眼睛里的泪水蹭到温祈衣服上,他用同样的力道抱着温祈。

    重逢的喜悦难以平静,温祈此时大脑有些乱,手脚都略显僵硬,只是凭借本能去把这人按在自己怀里,紧紧的。

    两人相拥在一起,隔着一层衣物感受着彼此身上的气息与熟悉的温度,只是两片唇轻轻相碰在一起,温柔的摩擦着,他们互相对视,微侧头,唇张开,由着对方的进入。

    温祈的目光温柔深情,慢慢吻着眼前的人,呼吸缠绵的触碰,鼻尖相抵,呼吸交融。

    “小北,你现在.....”他心中有太多疑问,却不知道从何问起,妻子换了一副面孔出现在他面前,陌生的世界,一切都是陌生的,也很离奇,他回到了十年前。

    沈默的眉头渐渐蹙了起来,亲了亲温祈的嘴角,抚着温祈背部的手指微动,摸了摸他的头发,思虑着到底该如何开口才最为妥当,不至于让这人难过,却在这时,外面打斗声传来。

    闻声跑过去,就见乌尔罕.巴图正在跟一个男人拳脚相踢,前者面露狰狞,后者唇角勾着漫不经心的不屑笑意,周围有保安加入,场面混乱一片。

    推开围观的工作人员,沈默看清了那人,褪去一沉不变的妖艳大红袍,换上严谨的西装,衬托着挺拔的身材,愈发的风华,唯一没变的就是眉目间的那股子妖异,说不出的魅惑。

    “巴图,刘衍。”

    沈默喊出去的声音刚落下,瞬间,打斗戛然而止,乌尔罕.巴图一拳头砸过去,对方楞愣的站在原地,眼睛焦急的在人群里搜索,忘了避开,腹部被击中,他痛的将眉宇高高隆起。

    浮出的阴霾笼罩着他那张脸,跟之前的慵懒邪气判若两人,可怕的森冷让周围人一下子就抿住了呼吸。

    见乌尔罕.巴图还想出手,沈默出声制止,“巴图,过来。”

    下一刻众人就见那个体格彪悍粗壮的男人咧嘴露出一个笑容,身上的凶狠杀戮气息也没了,快步跑到开口说话的那人面前。

    一下子出现几个同样出众,却又各有不同的男人,那些异性都有些怔住。

    沈默的视线越过乌尔罕.巴图扫了眼看过来的刘衍,见对方唇边渗出血液,他问,“怎么回事?”

    “我刚才在走廊,刚点了根烟,还没吸一口,那人就疯了一样冲过来。”乌尔罕.巴图抬手晃晃手腕上的那根黑色绳子,恶声说,“他二话不说就问多少钱能卖给他,笑话,老子是缺钱的人吗?老子想要什么不都是一句话的事?”

    周围静了下来,他们一同看着口出狂言,一身霸气的男人,纷纷膛目结舌。

    见沈默眉头又紧了些,乌尔罕.巴图耸耸肩,“我不说话了。”

    温祈看到这一幕,神色微变,这个陌生男人看他身边人的眼神太过强势,炙热的占有欲一览无遗,除了傻子,谁都能看的出来。

    他的心慢慢沉了下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默发觉温祈的情绪变化,侧头看了他一眼,将眼中的情传递过去,无声的宽慰。

    “再说一遍,你手上戴的东西对我很重要,价钱随你开。”

    走过来的刘衍冷冷的目光盯住乌尔罕.巴图手腕上的绳子,带着势在必得的坚定。

    他现在很着急,思绪也有点乱,先是在这里见到他一直四处找人去制作,都做不出他记忆里想要的那个绳子,一模一样,像的就跟出自同一人之手。

    刚才又出现了幻听,报纸上那篇短文的发稿者到现在都还没到,他怕自己错过什么。

    在乌尔罕.巴图发火之前,沈默已然开口,唤了句,“刘衍。”

    刘衍浑身一震,猛地看过去,猩红着眼睛,“你刚才叫我什么?”

    “江北城。”沈默在刘衍锐利的目光注视下再次说出足以打消他最后一丝不确定的几个字。

    “无用?”破天荒地,这个无论是在过去,还是在这个新的世界,都同样处变不惊,不可一世的男人露出呆愣的表情,他的声音很低,仿佛是从喉咙里碾出来的,“程无用?”

    温祈在看到刘衍把手伸过来时,他比乌尔罕.巴图反应还要快的把沈默拉到身边,挡住了那只手的靠近。

    一向温柔的男人动怒起来也挺可怕,“你干什么?”

    低笑声发出,刘衍挑起那双凤眼,慑人的光芒闪过,“放手。”一贯上位者对下属的命令,不容置疑的口吻。

    见几个保安上前,沈默微抬下巴,“抱歉,只是一场误会。”

    他的声音落在周围工作人员跟保安耳中,平静淡漠,会让人下意识不会去怀疑,仿佛真的只是误会。

    沈默看看身边的温祈,再看看刘衍,他觉得太阳穴又开始疼了。

    半个小时后,某家饭店二楼其中一个包间里面,八个男人围着一张桌子坐在一起。

    气氛压迫的人喘不过来气,空气凝结,随时都会面临暴风雨。

    在来的路上,温祈跟刘衍同时听到沈默的解释,两人一下子都变脸了。

    如果不是有大山一样的乌尔罕.巴图在场,估计车子要废,他们也不可能安全到目的地。

    从听完那段话之后,车里的气氛就没好过,一直到坐在这里,依旧没缓过来。

    沈默垂着眼帘,身上的气息有些抑郁。

    这让几个男人都有点摸不准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难不成要笑着欢迎新成员加入?还是一次来俩?

    林建白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水递过去,“胃不舒服?”

    沉默着喝了口水,沈默抬起眼帘,从左边的林建白开始,挨个的看了眼自己的几个爱人。

    他看到林建白冷漠的侧脸轮廓,塞尔特那副优雅绅士背后的嗜血,萧亦笙细长的眼睛里流露的阴冷,楚霄眉间的暴躁,乌尔罕.巴图绷着的脸上凶残的杀意,刘衍勾起的唇间似笑非笑的表情,最后的视线落在温祈身上,对方与他对望,温暖的目光一如从前。

    都团聚了。

    虽然团圆饭的开头不怎么和睦,不过以后时间还有很多,日子很长。

    包间的门推开,走进来的服务员开始上菜,她们个个都很紧张,头一次遇到这样强大的场面,禁·欲的,强硬的,清冷的,优雅的,阳光的,妖魅的,温柔的,彪悍的,各种类型都有,眼花缭乱,全了。

    在他们一同走进来的时候,就有人按耐不住的拿手机拍照,跟模特走秀一样的阵势,少见。

    想偷看又被那种极致的骇人气氛阻挡,她们小心翼翼的把一盘盘菜摆桌上。

    包间的门再次关上,安静了下来,只有冒着热气的菜散发出的香味。

    一声咕噜叫声突然响起,沈默淡定的拿起筷子,“吃饭吧。”他跟乌尔罕.巴图折腾了一天,早就饿了。

    菜是沈默点的,全顾虑到了他们的不同口味,除对人类食物没什么口味的塞尔特外。

    拿筷子夹了鱼片沾了点调料放到林建白碗里,舀了一勺子毛豆弄到右边的塞尔特碗里,坐在对面的楚霄见沈默够不到,他主动站起身把碗递过去。

    嘴角抽了抽,沈默连着夹了两筷子莴笋放他的碗里。

    接下来他没有弄混淆的把剩下几个男人爱吃的菜一一夹了放对方碗里,做完这些事,气氛有轻微的变化,沈默重新坐下来,吃掉嘴里的菜,面上沉着冷静,内心不知道是何样子,“以后都是一家人,不认识的打个招呼。”

    慵懒的声音第一个响起,塞尔特轻挑唇,“塞尔特。”

    薄唇微抿,林建白脸上的表情冷漠,“林建白。”

    萧亦笙阴柔的声音带着森然,“萧亦笙。”

    把筷子放下来,楚霄的语气有点冲,“楚霄。”

    紧接着是一个粗鲁的声音,“乌尔罕.巴图。”

    下一刻是跟前面声音完全相反的,低沉温柔,极为好听,“温祈。”

    最后一个开口的是刘衍,他半眯着凤眼,看不清隐藏的东西,“刘衍。”

    一圈下来,沈默抿嘴,他突然觉得就像是回到了教室,第一堂课,学生们在轮流做自我介绍。

    一顿饭吃的很难消化,一个多小时后,沈默拿纸巾擦了一下嘴,琢磨着什么。

    刘衍嘴角噙着一抹邪笑,在天花板的灯投射的光芒中妖异极了,他凝视着沈默,语调缓慢。

    “在你心里,我们几个人当中,谁排第一?”

    看着眼前的男人,陌生的面孔,一样的气息,不变的内敛冷淡,刘衍的心中酸甜苦辣全涌了出来。

    跟他一样,坐在这里的几个人都跟这人有着极为重要的关系,扯不断也隔不开。

    怎么办?不接受他们,他只能回去自己的世界,孤独寂寞,还有忘不掉的回忆。

    真是可笑,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个世界,身份换了,权势在自己手中建立,变来变去,有一样东西始终没变。

    这句话一落,几个男人的目光刷的移到沈默脸上,就连一直默不吭声的萧亦笙也抬起那双细长的眼睛,黑漆漆的。

    ※※※※※※※※※※※※※※※※※※※※

    jj在做灾难测试,qaq【泪牛】,俺重新编辑了一下,伙伴们试试看

    喜欢系统维护中请大家收藏:系统维护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