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系统维护中 > 章节目录 93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生活无非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酸甜苦辣涩, 缺一不可。

    家庭,朋友,事业, 爱情, 于每个人心中的排名都会不同, 但是, 一定会有一个排在第一位。

    对于经历过两世的人,林建白他们比普通人更懂得怎么去珍惜那一份得之不易的感情,也不会被权力和欲望囚住,因为得到过享受过,同样的沉迷过,到头来, 不过如此。

    所以无论怎么闹怎么相互设陷阱,都有一个共同的底线。

    而沈默不止经历过两世, 他的心装了太多东西, 满满的,以至于他不会再想要放进去别的,只想着怎么守护自己拥有的。

    生活顺风顺水, 如愿的就像是上帝在给他铺好了一条路等着他往前走,沈默再次站上讲台, 熟悉的粉笔, 熟悉的黑板, 一张张青春朝气的年轻面孔, 就连空气里的粉尘都让他想念。

    有的人天生就注定受人敬畏,比如林建白,而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丢下那支粉笔和一本书。

    深秋的季节,树叶枯黄,鞋子踩在上面会发出清脆的声响,沈默双手抄在大衣口袋里面,风吹的额前发丝微乱,他不禁眯了眯眼睛。

    前两天乌尔罕.巴图跟楚霄发生争执,他上去拉架,结果人没事,鼻梁上的眼镜遭殃了,换了一副银边的,似乎少去一点疏离跟冷淡,柔和了点。

    肩膀一重,沈默脚步停下来,转身看去,就见一个高个男生站在他面前,气息有点喘,大概是跑过来的。

    “你好,请问9栋宿舍楼怎么走?”

    沈默淡淡的说,“直走。”

    “就这么简单?”高个男生抓抓头发,不太好意思的笑笑,“我是刚来的转学生,对学校不怎么熟悉,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带一下路?”

    跟楚霄少年时候有点像,只不过楚霄眉宇间是桀骜不驯,而这个少年是一张白纸,干干净净的。

    沈默没说话,一路沉默的走到9栋,脚步没停的沿着脚下的路离开。

    站在原地,少年看着年轻男人瘦高的背影,喃喃,“.....真是个冷漠的人。”

    下午上课点名的时候,沈默看到前排有个学生,是之前问路的那个,叫张泽,正瞪大眼睛看着他,一脸的震惊。

    调整了一下别在衣服上的麦,沈默拿起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开始写字,背后窃窃私语声让他皱眉。

    “不是说高数老师是个老头吗?”

    “太年轻了吧.....”

    “好帅啊。”

    “以后他就是我男神!”

    当沈默写完这堂课涉及的几点内容之后,他发觉教室的气氛变的很活跃,“我叫沈默。”粉笔很快写出来。

    见一个女生高高的举起右手,如果他再忽略不见,对方估计要站起来,沈默示意对方提问。

    “老师,你有爱人了吗?”

    沈默轻挑眉,声音冷淡,“嗯。”

    底下哀嚎声一片,女学生们玻璃心也碎了一地。

    接下来那些学生两只耳朵听着深奥的“一元二元”“微分方程”,脑子里想着别的,高数老师很年轻,很高很帅,长着一张明星脸,一言一行却很苛刻严肃。

    一节课下课之后,张泽就跑到讲台那里,尴尬的眼神直飘忽,沈默低头翻书,头没抬起,只是听着少年磕磕巴巴的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从成绩来看,是个优等生,转学进来,大概是家里的原因。

    或许是计算机系的老师平均年龄都在40岁以上,沈默的出现,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连偶尔碰见的其他老师都会开玩笑的说上几句。

    经常会有学生过来提出困惑的地方,沈默会认真的讲解,他并不知道在办公室里,学生趁他不注意,偷偷把一封情书塞到他书里。

    晚上,温祈习惯的去给沈默收拾书桌的时候,手肘无意间碰到上面的书,掉地上的时候正好露出一个蓝色信纸,折叠的,有些粗糙的心形。

    温祈的手指捏了捏,没拆开,垂下的目光微沉,“小默,在学校上课还适应吗?”

    在浴室洗漱的沈默没发现温祈声音里的不对劲,“挺好。”

    挺好?怎么个好法?男人的那点小心思在作祟,手里折成心形的情书怎么都觉得烫手。

    现在的大学生这么热情?

    这天,站在教室上课的沈默突然浑身起了一层寒栗,他揉了揉太阳穴,心神有点不宁。

    他不知道的是,几个本该去上班的男人这会全都聚集在大厅,连应该在棺材里睡觉的公爵大人都在场。

    林建白把手中的资料扔桌上,深邃的眼睛微眯,“张泽,18,c市人,父母都是教声乐的....”

    随着他低沉的声音发出,片刻后,大厅气氛比前一刻愈发的可怕。

    坐在椅子上的温祈低着头,视线停在手上,那封情书他没拆开看,也没透露出去,本想找个时间跟沈默好好谈谈,意料之外,没想到去学校接沈默的楚霄撞见一个男生跟他走的很近。

    这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当初小默跟我认识的时候就在学校,那个男生用的招数是我用过的。”楚霄烦躁的把额前发丝捋到后面,露出充满狂暴情绪的眉眼,“妈的,我敢断定他在打小默主意。”

    当时要不是理智告诉他要冷静,他就直接上去了。

    说来真可笑,几个男人一听到这件事,就什么都干不了,满脑子全是怎么把那个人关在家里。

    他们都是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成功者,却有个共同的致命弱点。

    塞尔特手支着头,那双邪恶的眼睛阖了起来,黑色长发绑在后面,脸苍白,身上死亡气息颇重,一副死透了的样子,他的后头微动,慵懒磁性的声音里有一丝嗜血的味道,“维太诱人了。”

    交叠的腿放下来,萧亦笙拿起桌上的茶轻抿了口。

    “治标不治本。”他说了句很奇怪的话,却有几人懂了。

    刘衍凤眼一挑,他低头整理西装袖口,将那点阴霾给遮掩,“你们怎么想的?”

    想让那个人消失太容易了,但是,后面再出现第二个第三个怎么办?

    这类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爱人太优秀不是好事。

    他们在外人眼里被扣上成功人士的帽子,无论怎么有成就,回到家就是个普通的丈夫。

    “还谈什么,直接派人把那小子做了。”

    乌尔汗.巴图脸上表情狰狞,一个个都想窥视他的宝贝,家里几个弄不死,外面还时不时冒出来一个,偏偏那人还浑然不知。

    眼底厉色掠过,林建立白突然说,“明天我送他去学校。”

    温祈眉头深锁,“还是先试探一下,他不同意就别提。”

    气氛安静了下去,他们都清楚那人的性子,强硬不了,说道理的话,除了萧亦笙,其他人根本说不过,过了片刻,几人各怀心思的出门。

    从学校回来,沈默一走进去,就承受七道视线的审视。

    这个场面他太熟悉了,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往温祈身边走去,直觉和经验告诉他,那里安全点。

    把大衣脱了,沈默俯身端起温祈的杯子喝了口水。

    扫了眼林建白跟塞尔特,又迎上刘衍似笑非笑的目光和乌尔罕.巴图想把他按床上的表情,沈默面部肌肉抽搐,见楚霄定定的看着自己,他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些?

    耳边是最不敢去直视的人极轻的声音,“夫人,你在想什么?”

    见萧亦笙阴沉的目光看着他,沈默不自觉的抿唇,我在想什么你不是都知道吗?

    他捏了捏鼻梁,是时候开一次家庭会议了。

    “出什么事了?”

    楚霄眉头拧紧,咬着牙关,很直接的问,“老婆,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嗯。”沈默坐在温祈边上,挨着他,在几人锐利的视线里淡淡的说,”我是有喜欢的人,七个,全是见风就是雨的毛病,还爱吃醋,每个都非常出色,但是都没有安全感。”

    声音顿了顿,沈默带着笑意的视线挨个去看自己的几个爱人,“权势,外表,才学,这几样你们都有,要担心的也应该是我。”

    末了他又说了句,“找个时间把婚期定了。”

    如果说沈默之前一番话让林间建白几人神色微动,那这句话就真的让他们动容了,早就在商量这件事,谁都想尽快给办了。

    最先沉不住气的是楚霄,他过去把沈默抱住转圈,激动的亲了好几下,声音很大,勾的其他人也按耐不住了,之前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

    接下来温祈把事情起因给说了出来,犹豫了一下,索性连同那封情书。

    得,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又变了。

    “你们为什么不多信任我一点?”把眼镜取下来,用力按着眉心,沈默露出无奈的表情,“我的学生只会是学生,不可能改变什么,再说了,我有你们几个,一到周末就下不了床,压榨的彻底,哪有心思想别的。”

    说到这句的时候他有意无意的扫了眼正好在他身上乱摸的乌尔罕.巴图,对方也不脸红,更是笑着用了点力道揉了一把他腰部。

    “小默,你不担心我们身边会有人想往上贴?”刘衍嘴角一带,实际上有很多人想往上贴,但是那些人在靠近他五步远的时候他就受不了,无论男女,都是那种没来由的排斥,根本不可能近身。

    估计萧亦笙也差不多,他可是没少从别人那里听到萧亦笙的名字,大名鼎鼎,古玩界地位很高。

    沈默挑勾唇一笑,漆黑的眼睛里仿佛有光闪烁,“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这话落在几个男人耳中,不免都心情复杂,他们没自信,事实就是这么回事,他们还胆小,输不起。

    塞尔特摸了摸沈默的头发,低头吸着他身上的气息,“维,天冷了,我一个人睡棺材里面冷。”

    吸血鬼还会感觉到冷?

    乌尔罕.巴图冷笑,“老蝙蝠,要不要我把棺材盖给你盖上?保证不冷。”

    林建白抬眼,一副“找死”的眼神看过去,他起身,沉默的上楼,随即是萧亦笙,刘衍,温祈也没落后,他对血腥场面不感兴趣,楚霄同情的拍拍乌尔罕.巴图的肩膀,脚步飞快。

    手没从沈默身上收回去,乌尔罕.巴图眉毛一掀,粗声吼道,“喂,你们走那么快干什么?”

    话落,他就被一股力量给甩出去,如果不是最后靠着蛮力勉强站稳,估计能直接砸墙上。

    ※※※※※※※※※※※※※※※※※※※※

    蠢作者的网又出问题了,用手机码了很久,戳的手指疼,特么的,π_π

    喜欢系统维护中请大家收藏:系统维护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