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系统维护中 > 章节目录 95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沈默是个孤儿, 生长环境的影响, 他独立,坚强,心防很重, 自我保护意识极强, 一贯的带着严谨的外壳, 冷淡漠然。

    一般时候, 只要不触碰到他的死穴,他是不会把自己的情绪给暴露出来的。

    以前沈默的死穴只有一个,就是他爱的书,自从认识那几个男人之后,他的死穴多了七个。

    中午休息那会,沈默坐在办公室里面随意的翻着一本跟摄影有关的时尚杂志, 他的生活一直是按照自己的计划在走,每天的安排都很满, 什么时间做什么事。

    所以根本不可能看这类的杂志, 在他看来,纯碎是消遣娱乐类浪费时间的,但是这本杂志封面的提名是他的爱人, 这就另谈别论了。

    隔行如隔山,沈默不太懂摄影行业, 但他知道楚霄有才气, 也有名气, 是骄傲的。

    办公室里有几个老师正在交头接耳, 不时发出笑声,其中有几个词被沈默注意到了,他轻皱了下眉,没吭声,继续翻看杂志。

    “诶,李倩还真有本事,连华宇的老板都能勾搭上。”

    “啧,那个圈子乱着呢,今天说的有多真,没准明天就是一场戏,假的很。”

    “上次不是有传言华宇的老板是gay吗?他还当着媒体的面承认了。”

    “男女通吃也不是没可能。”

    沈默脸色终于变了,手里的杂志放到桌上,他站起身走到那几个老师面前,“你们在聊什么?”

    几个老师有些意外,他们私下里都觉得面前的年轻男人太冷漠,看人的眼神带着审视,所以很多时候他们开玩笑说八卦都不会拉上他,怕冷场。

    “没什么,我们在聊华宇的老板刘衍,网上有谣言说女星李倩最近跟他走的挺近的.....”一个女老师没发现沈默的不对劲,她还在说着。

    刘衍生在帝王家,他身上没有商界那些人的奢靡气息,面部轮廓刀削般坚毅,眉间却出奇的带着一点妖媚,待人处事的时候脸上会挂着他的招牌笑容,虚假的很,但是不了解的人不知道这点,会错以为是风情,被人贴上花花公子的标签也很正常。

    沈默眯了眯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是察觉到沈默身上的气息冷了下去,几个老师相视一眼,困惑不解,“沈老师?”

    沈默淡淡说了几句就转身走了出去。

    下午的两节课,沈默出现了几个错误点,公式还写错了一个,虽然学生们没看出来,但他下课后坐在教室里自责了很久,坐了很长时间他才收拾课本回去。

    晚上刘衍从公司回来,喝了点酒,他知道沈默不喜欢自己嘴里的烟味跟酒精味道,所以一到家就立刻上楼洗澡刷牙换了身衣服。

    家里的厨房面积其实很大,前端时间还找师傅过来添加了一个水池跟台子,几个男人往里面一站,立马就不宽裕了。

    刘衍走到厨房,锐利的视线一扫,停在背对着他坐着的人身上,眼神清晰可见的柔了些。

    他过去在沈默脸上亲了一下,对方连个眼角都没给他。

    不正常。

    这是刘衍接受到的第一个讯息。

    老婆心情不好。

    这是刘衍寻思一番之后得到的定论。

    他眼神询问正在削土豆的温祈,温祈微摇头。

    “今天上课不顺利?”刘衍蹲在沈默面前,把他手里的毛豆拿走,快速给剥了,试图从他脸上找出能观察到的痕迹。

    沈默掀了一下眼帘,镜片后方,漆黑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即将涌出来,却又在下一刻退回去。

    他站起身把挂着的围裙拿下来给温祈系上,又坐回去继续剥毛豆。

    刘衍把剥好的毛豆扔大碗里面,握住沈默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舌头舔了一下,“谁惹我老婆生气了,告诉我,我亲自去收拾。”

    见沈默垂着眼角不说话,刘衍唇边的弧度消失了,他身上的气势不自觉的释放,“是我?”

    沈默淡淡瞥了眼刘衍。

    得,果然是自己。

    王爷挑高了眉毛,古怪的神色闪过,他摸摸鼻子,认真反省了好一会也没发现自己犯了什么错把这人给惹到了。

    每天一下班就绝不在外面耽误,迫不及待的回来,应酬全推给下属去应付,也不熬夜加班,连双休日都不出去,当然,是他自己舍不得出去。

    沈默用力揉了揉太阳穴,他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波动,“那个李倩,你们是怎么回事?”

    没有有意无意的试探,沈默更习惯直接问。

    刘衍怔了一下,“哪个李倩?”

    “李倩?是不是昕锐杂志这期的封面女郎?”刚回来的楚霄大步走到台子那里,轻嗤了声,“上个月我给她拍过一组照片,那个女人挺会来事。”

    被楚霄这么一提醒,刘衍皱起眉头想了会,还是没记起来谁是李倩,在他眼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不在乎的,无关紧要,也就不会关注,另一种是在乎的,就是身边这位。

    “老婆,看我给你买什么了。”把手里的塑料袋打开,楚霄拿着一个小布偶过去,挺精致,带着小红帽,脖子上围着围巾,楚霄在帽子上面按了一下就有一段歌响起。

    某个男人特地录制的一段,满是深情的瞅着自己的老婆,俨然一副等着被夸奖的样子。

    “我很喜欢。”沈默拿起边上的抹布擦了一下手,把楚霄的毛衣袖子卷起来,“歌唱的也很好听。”

    楚霄弯起唇角,朝温祈跟刘衍挑挑眉,得意又显摆的哼着歌。

    温祈面上一如既往的温和,倒是刘衍气的牙痒痒,手更痒,五指成爪,忍了又忍才克制住想把楚霄一掌拍飞出去。

    没过一会,萧亦笙也回来了,他一走进厨房,温度降了很多,身上的大衣脱掉,穿的是跟沈默同一个款式的毛衣。

    “接下来几天可能会有暴雪,小默,从明天开始,你别自己开车去学校了。”

    沈默无意识的撇嘴,嗯了声,顺从萧亦笙的提议。

    技术不怎么好,赶上大雪,路滑,他们几个谁也不放心让他一人独自开车。

    刘衍勾了勾唇,不冷不热的说,“还是跟以前一样,排个表,以后轮流接送小默上下班。”

    “我先来。”楚霄摆出坚决的态度。

    把青菜全洗好了,温祈抬头,温声说,“我上班在夜里,白天都有空,不如就让我接送小默好了。”

    站在池子边洗葱的萧亦笙垂着的眼帘微动,也不知在算计什么。

    刀子在手里灵活的使着,土豆丝一排排贴着刀边,刘衍唇边勾起一个弧度,讥讽的意味,“上次也不知道是谁差点把车后灯给撞没了。”

    温祈抿了抿唇,默不作声的炒菜。

    嘴角轻微一抽,沈默抬眼,说了两字,“是我。”

    楚霄清咳了声,他可不会同情刘衍,昨儿就是对方故意给他使绊子让他在老婆面前出丑的,风水轮流转,谁也跑不掉。

    砰砰砰的声音猛地停止,刀子一偏,险而又险的从手指那里擦过去,刘衍呼出一口气,眉头拧了一下又松开,他察觉好几道扫过来的视线,眉头再次拧住了, “小默,公司三个月的业绩上升百分之五,下月初会有次聚餐,你跟我一起去。” 刘总在商场叱咤风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早已做到面不改色,但是这会不得不使出劣质的转移话题这一招。

    沈默站起身,过去洗干净手,还带着凉意的指尖从刘衍耳朵那里划过,见对方打了个颤,耳朵微微发红,他凑近了些,湿热的呼吸有意无意的拂过,“我以什么身份跟你一起出席?”

    “总裁夫人。”刘衍闻言,凤眼涌出笑意,他放下菜刀,手搂着沈默的腰,暧·昧的摩·挲了几下。

    楚霄眼睛一眯,不动声色的把沈默拉到自己身边,当着刘衍的面在他唇上蹭了蹭。

    厨房里除了炒菜声,还有菜刀更大声的切菜,让人头皮发麻的速度跟刀功,一声声的响着。

    楚霄跟温祈,刘衍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了会,随时都有可能把厨房掀了,萧亦笙才缓缓开口,阴险的很。

    “年前我有个讲座,就在小默学校附近,我正好可以顺路接送他。”

    回来前就盘算好了,林建白工作时间不固定,任务棘手,随时都会带队,塞尔特那只吸血鬼在棺材里面待的时间更长,大白天的也不可能带沈默飞到学校。

    乌尔罕.巴图忙着把势力扩大,开车技术是几人里面最差的。

    至于面前的三人,刘衍跟楚霄的公司跟学校是不同方向,以沈默的性子,不可能同意他们浪费大把时间接送他。

    剩下最后一个温祈,时间上面倒是找不出破绽,但是他发现沈默不太愿意让温祈开车,可能在他们的世界,曾经发生过什么不好的记忆。

    所以他有十成把握。

    “讲座需要讲一个多月?”楚霄冷哼了声。

    萧亦笙眯起细长的眼睛,那一刻楚霄不自在的咽了口口水,比起老蝙蝠,他更讨厌毒蛇。

    把视线移到一直没说话的沈默身上,萧亦笙的目光很沉。

    吃了口刚炒好的菜,沈默点头应声,“嗯,好。”再清楚不过这人的心机,他再不回应,估计这人还有第二个方案在等着他。

    萧亦笙深深的看了眼沈默,漆黑的眸子里有一丝笑意晕开。

    菜炒的差不多了,沈默就上楼去塞尔特房里,俯身拍拍棺材盖,“塞尔特先生,天已经黑了,该起床了。”

    沉闷的声音响起,棺材盖子推开,刚睡醒的公爵大人显的有些慵懒,把沈默拉近,唇压上去。

    一个激情的深吻之后,两人的气息都絮乱了些,沈默拉开毛衣领口把脖子送到塞尔特嘴边。

    没有温度的手摸了摸面前白皙光滑的脖子,冰冷的舌头无间隙的跟跳动的脉搏相碰,舌面接触温暖的皮肤,塞尔特眼神一暗,渐渐变红,尖锐的牙齿刺进去。

    沈默一手搁在棺材边缘,另一只手放进塞尔特的长发里面,亲密的摩挲着,耳边吞咽血液的声音让他觉得美好。

    汲取了部分血液,流连的拿嘴唇来回品尝着残留的血丝,唇吻了他的耳垂亲昵的厮磨了会,塞尔特把手伸进沈默的毛衣里面,顺着腰往上,停在他的胸口处摸了一下,哑着嗓音轻笑。

    “维,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沈默抽了一下眼角,当然胖了,温祈每天都在家给他煲汤,不胖才怪。

    “让我看看我的维到底胖了多少?”塞尔特轻易一带,沈默就被带到棺材里,鼻尖相抵,唇温柔缠绵的深吻,让人心跳加速的声音响着,每次错开都拉出一条银线。

    沈默被动的趴在塞尔特身上,手搂着他的脖子,唇被亲的有点红,“他们还在楼下等...嗯..”

    两人在棺材里折腾了会才整理好衣服下楼。

    林建白没回来,打电话跟沈默说有个任务,拿着手机走到阳台,沈默看着夜色,“别冲在最前面。”顿了顿,他又说,“你不是一个人,你有我,所以别让我担心。”

    另一头坐在车里看着监视器的男人冷硬轮廓缓了下去,他捻掉手里的烟卷,嗓音深沉,“今天特别想你。”

    沈默微挑眉,印象里这个刚毅的男人极少说这类话,他轻声说,“无论多晚回来,记得去我房里。”

    “好。”男人深邃的眼睛里带着柔情,又说了几句才挂上电话。

    乌尔罕.巴图回来了,一见到沈默就给抱起来,视线扫到他脖子上的痕·迹,一口咬下去,疼的沈默轻颤了一下。

    桌子很长,几个男人坐在上面安静的吃饭,刘衍这人在某些方面反应很慢,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把嘴里的菜吃完,放缓的语调上扬,愉悦极了。

    “小默,你终于会吃醋了。”

    他记得几天前有个活动,当时有三四个人跟他站在一起,忘了都有谁,出去的时候有记者拍照,很有可能是那件事。

    沈默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一副“我有吗”的样子。

    没再追问,刘衍敛去眼底的冷芒,算计着明天就把网上所有相关的内容给封住,他对沈默露出一个笑容。

    “吃醋?”楚霄大口吃着菜,眼珠子转了转,夹起一颗鱼丸放到沈默碗里,“老婆,下午有个女人跟同事打听我的电话号码,你吃醋吗?”

    见他一副犯蠢的样子,萧亦笙垂了垂眼,为自己的对手到底有没有智商这件事沉思。

    塞尔特懒散的靠在椅子上看电视,听到楚霄那句话,他勾起唇角,慢悠悠的整理了一下袖口,一副等着看好戏的绅士样子。

    别说刘衍和温祈,连乌尔罕.巴图都知道楚霄脑残了,他们神色各异,觉得嘴里的菜更香了。

    温祈给沈默盛了碗汤,细心的弄掉上面的一点葱,“小默,尝尝味道。”

    拿勺子舀了口,刚分散开注意力被面前美味的汤吸引的沈默就听到楚霄嘀嘀咕咕的声音。

    沈默额角青筋突突的跳,“楚霄。”

    某个男人翘起嘴角,嗯了声,像一只温驯的大型犬类。

    沈默看着他,“你在我这里拿走的那本书看完了吗?”

    “呃....应...应该完了。”楚霄隐隐觉得不妙,在偷偷瞄到另外几人的表情之后,心里一紧。

    沈默轻蹙眉,“吃完饭后写两千字的观后感给我。”

    砰,筷子掉桌上,楚霄满脸黑线。

    ※※※※※※※※※※※※※※※※※※※※

    噜啦啦~~(≧▽≦)/~

    喜欢系统维护中请大家收藏:系统维护中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