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嫁给林安深 > 章节目录 第1章 林安深说:做我女朋友
    晚上九点多正是肥皂剧的黄金时段。简璐正看到某女为了某男的无情去跳楼时,意外接到林安深的电话。

    赶到省医。

    简璐急匆匆地走在通往住院部的小道。两旁都是树和草坪,虽然有路灯,但是原本绿色的东西看上去,只剩下夜晚的颜色。

    一路小跑。到了五楼的咨询台时,简璐带着喘气声问林安深的病房号。病房是这所国家甲级医院里的甲级病房,连护士都是甲级的素质,所以简璐很甲级的速度找到了林安深。

    敲了两下门。简璐推门而进。地上是那种厚厚的地毯,走起路来听不到声音。过了小通道,简璐看到病床上的林安深。

    左手吊着滴吊,右手正拿着笔刷刷地构图。

    “林工,你要的工具带过来了。”

    林安深的右手没停,他扎着针的左手指了指。

    简璐按指示放好他的绘图工具。

    林安深埋头苦干,笔和纸之间的摩擦声在安静的病房里显得清晰而洪亮。简璐立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再听到有什么指示。

    简璐傻站着。

    跟在他身边做助理两年了,但是她仍不能摸得清自己上司的心思。就比如现在这个时刻。半夜三更的跟上司独处,心里警惕着。

    想当初,简璐对上那份工作给她很大的阴影。

    当的是翻译,初出茅庐的她意识不高,老板让她跟去饭局她就去,让她帮忙挡酒她就灌,让她陪着划拳她也划。老狐狸盯着肥肉偷笑,她还未能反应过来自己便是那块肥肉。后来发展至蠢蠢欲动的老狐狸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动手明里暗里的骚扰她。她才恍然悟过来。

    幸好杜衷还在,他知道了以后二话不说冲上老狐狸的公司淋狗血扔狗头,当然没少揍那老色鬼。刚送完文件回公司的她,正好看到老狐狸被打成老猪头。还有怒发冲冠的杜衷。全场的人都被惊吓住。而她则很冷静地回到自己的隔间,简单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末了还记得走到老狐狸的办公室抽回自己的档案,然后乖乖地跟在杜衷的队伍后面离开现场。

    后来,杜衷离开了这个城市。

    再后来,简璐忙重新找工作。每天投递几十份简历。茫茫然地等。有接过面试通知,面试后仍是茫茫然地等。大概是老狐狸动的手脚吧。毕竟他在本市的生意做得挺大的,封杀一只小蚂蚁该不是什么难题。

    那阵子漫长而深刻,一个人的生活也是有很多琐碎的缴费。水费电费煤气费网费电视费…本来就薄弱的积蓄一天天的减少。杜衷走前留了笔钱给她,但是她没动。

    生活很拮据,竞争很激烈,骄傲很沉重。

    简璐是在那段时间深刻体会到,人在现实面前,是那么渺小。

    最后,她接到重木公司的电话。

    林安深从画纸中抬起头时,就看到呆站在一旁的简璐,自顾自的想事情,很乖很安静。

    两下叩门声。

    简璐回过神,望向林安深。而林安深早收回在她身上的目光,了无痕迹。

    带微笑的护士走进来,温柔而专业地为林安深换了另外一瓶滴吊,而后退出去。

    林安深由始至终都独自埋在自己的构图世界里,不为外界所动。

    简璐觉得林安深很神秘。其实不止她一个觉得。

    重木公司是最初一批国有转私营的企业之一,外资注资,性质属于外资企业。环球五百强企业中,重木作为建筑设计公司在榜单中长期占一位席,是建筑界的翘楚。所谓的奇迹经济,不过就是指这样的公司。

    而身为重木公司第一设计御手的林安深,名气更是凭其出色独特的设计而越来越大。但是,在强大的名气后面,人们也只能查到关于林安深在设计方面的信息。至于私人方面的消息,甚至一张照片,都难以寻觅。

    低调,神秘,才华非凡。

    这就是世人对于林安深的所有了解。

    而作为助理,简璐对他了解其实只比外面的人多两点。

    一,林安深不与任何人交流。无论语言,眼神,肢体。

    二,林安深厌恶任何声音。无论说话声,歌声,好听的,不好听的。

    在公司他用到的东西,全部是专用的。刚到公司那阵子,简璐还真被他强大的“专用设施”吓住,见识到有人真的可以在闹市里过着深山人家隐居般的生活。

    早上他的车抵达专用车房,下车即可乘搭他的专用电梯直达他的专用办公层。因为他的好静,公司为他专门辟出一层以隔开人群,隔开吵杂。而他的活动范围,从来只在偌大的空间里面其中的一个房间。简璐的办公地方,就在他房间以外这么一个宽敞清冷的空间里。幸好,简璐很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清净。

    简璐站累了,林安深的笔还在刷刷的忙。

    两年的经验教会简璐,跟着他的工作之道就是:不交流就是最大的交流。

    记得她来公司不久时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那天简璐刚吃完午餐回来,就看到一个财大气粗的西班牙人和急得团团转的方总站在了办公大厅。身边还有几个公司高层,也是一脸的焦急。方总瞧见了简璐出现,像看到救世主似的抓着她,让她去给林安深通报西班牙的sopie集团老总要跟重木总设计师见个面。简璐记得sopie是公司本年度最大的一个客户,得罪不起。但是谁都知道林安深更惹不起。他强调过不接见任何一个客户。现在跟他提这么个要求,无疑是给老虎拔毛。高层们肯定不敢去,如今看到简璐这只羔羊自是赶紧送羊入虎口,顺便当个替罪羔羊。

    简璐刚吃饱回来,但是现在走向林安深房间的每一步都让她生出虚汗,敲了敲林安深的房门如是通报。房内好久没个回声,简璐只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回头望身后那群高层,众人也屏息。

    许久许久,就在众人都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门就这样从里面打开了。

    挺拔的身影走了出来。强大的磁场让简璐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那是简璐第一次深切体会到林安深是应该低调的,并且那是他应分的。她清晰意识到正常出现在众人视线里的林安深,可以引起怎样的骚动。

    只见林安深得体地朝会议桌作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稍稍低头对简璐吩咐沏茶。简璐端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大家都端端正正地围坐在长长的会议桌处。

    鸦雀无声。

    那个原本强硬要与林安深见上一面的西班牙老总也没了先前嚣张的气势,随着林安深的沉默而安静。而林安深则静静地端坐,表情亦是平淡的。他在无声中有一种气势。简璐不知道怎么形容这样的气势,不是君临天下的霸气,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傲骨,总之林安深就是具有那样的磁场,让人们随着他的无声而屏气。

    林安深带头开始讨论关于sopie的设计思路。看得出公司高层好生松了口气。sopie老总提出了一点又一点的设计要求,林安深会很认真地聆听,并适时作出各样的专业回答,如何可行如何不可行。很多个专业名词从他口中自然而出,时而还配上适当的手势解释。

    简璐这才知道原来林安深可以像个正常人那样侃侃而谈,而且非常清晰,非常具有逻辑性。不疾不徐,淡定自如。她想,林安深在自己心里自闭青年的形象,大概可以被推翻了。

    这时,sopie老总笑着站起来,他表示非常满意林安深的设计,愿意在设计费用上双倍的付出。他向林安深伸出手表示合作愉快。但是,林安深却没有握上他的手。

    全场的人都被他的话震慑到。

    他说:“很抱歉,我不会跟你合作。如果合作方连我最基本的意愿都做不到尊重,合作的事我没有兴趣。”

    在场除说话的那人,俱目瞪口呆。

    “刚才我已对你需要的设计作出最有效的建议。因此,请勿再访。”

    然后,说话的人优雅地转进自己的房间。

    在关门前不忘对简璐吩咐道:“请让清洁部的同事把那张会议桌及椅子撤掉,换过一套杯子。另外让他们晚上七点以后上来重新把这里清洁一遍。辛苦了。”

    轻轻一带,门稳稳关上,没留下多余的声音。

    全场人呆住。

    简璐愣了好一会儿,想着用不用提醒下他也把门换过一扇,因为刚才她碰过几下呢。

    从此,公司内外,再没有人敢违背林安深的意愿。同时由那一刻起,在简璐眼里,再难把林安深与一个正常青年画上等号。

    林安深把大图构好了,仰了仰脖颈,一片酸痛。转头看向那边沙发,她靠着沙发背睡着了,一呼一吸,很有规律。他按铃,让护士给拔了针。然后走过去,立在她跟前细细打量她的睡颜。淡淡的眉和眼,轻巧的唇和鼻。一张很素简的脸蛋。她不是什么美女,也没有额外的气质。

    但是他移不开自己的视线。

    简璐在睡梦中不安稳,总感觉到有道视线灼热了她的神经。睁开眼,吓了一大跳,林安深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她。那眼神让她的耳根不自觉烫了起来。而他,毫不避讳。

    眼神对肆好一会儿。简璐怀疑自己的眼睛在交战中受到内伤,否则她怎么会看见林安深这块自闭的木头也会在唇边勾出笑容。正在她肯定自己受到内伤的时候,林安深坐到了她身旁。

    噢!简璐在心里大呼。

    这刻她只想撒腿就跑。但是简璐肯定林安深那强大的磁场开始发挥作用了。她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得傻傻地僵坐在原地。愣愣地想着,林安深竟然会…主动与人靠近。

    简璐的心跳得厉害,早就知道他不正常,但是今晚他的行为何以如此怪异。然而,大脑乱乱的,简璐一点也调不出有效的自救方法。

    “简璐。”

    林安深唤她。就犹如当初他面试她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唤了她一下。那时候她对他认识不深,恭恭敬敬的答道“我是”,紧张地准备接受他下面的面试问题,谁知道这人叫完了她的名字,看了她的简历好一会儿,然后就这样离开了,啥信息都没留下。那时候,她除了觉得难于理解外,还觉得他高深莫测。但是现在,她只想到他是不是病重得要回光返照了。

    “简璐。”林安深又唤了她一声,连同他的视线也跟了过来,投在她的脸上。

    简璐不敢接上他的视线,心里恨着自己怎么不是绝缘体。

    林安深一直看着她丰富而不自知的表情,肩膀的酸痛减轻了不少。“和我在一起,做我女朋友。”

    简璐整个人仿佛被冰封。

    她开始相信自己在幻听。对,幻听、幻听、幻听…

    林安深洞悉一切。他的嘴边有稍纵即逝的笑意。

    “我说的不是玩笑。你认真考虑一下。”说完,重新站起来走回病床处开始收拾自己的画具。

    整晚下来,没再说多一句话。

    喜欢嫁给林安深请大家收藏:嫁给林安深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