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嫁给林安深 > 章节目录 第38章 林安深说:让你担心了
    厅里一下子沉静下来,沙发上坐着的一老一少谁也没有先开口。

    最后终是老爷子耐不住先开口,因为老爷子深知道,从林安深小小个起,就没有人比得过他的沉默。

    “公司里的事情还好应付吧?”

    “还好。”

    “你也老大不小了,既然现在已经成家,是时候想想接手重木集团的事情了。”

    “暂时还没这个考虑,再说吧。”他眷恋现在的生活,工作和家庭的分配时间毫不冲突,主要是有充沛的时间守在简璐的身边。他根本不想改变丝毫,也不愿有什么额外的因素打破他现在平静温馨的生活。

    “那什么时候才考虑?等你七老八十再考虑接手的问题?林安深你还是小孩吗,到底有没有责任两个字的意识?!你就只顾你自己?那重木集团这么大的公司如何处理?”老爷子怒。

    面对老爷子的怒容,林安深的表情依然是无波无痕:“总有人能负责,而那人不是非我不可。”总是这样,就因为他姓林吗,就非得要他牺牲自己的追求去成全所谓的家族利益?那么谁来成全他的幸福?他从小到大就讨厌这种意识。而且,那种肮脏的利益不值得他分出丁点幸福来追求。何况现在于他身上,除了掌握着自己的幸福,还牵涉着另一个人的幸福。他并没有什么野心,他只要照顾好她的幸福,他就心满意足,“我无意接手。”

    老爷子听得火大,用力一拍沙发的扶手,啪的一声响彻满室:“林安深你什么意思?!私自结婚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你算!我不是明明白白跟你说了要跟王家闺女完婚的吗,你不听跑去找来这么个野丫头凑一块,好,你爱怎么结婚就怎么结婚!现在竟然说连公司都不要继承了?!那个野丫头用什么把你迷得这等糊涂!到底是不是要活生生气死我才安心?!怎么林家就养了你这么个不成材的家伙——!”说完,人已经气得在座位上直喘气。

    林安深听到“野丫头”三个字的时候拳头已经攥出青筋来,腾的站起来盯着面前的老人。所谓的林家已经让他打心里生厌,他已经不想再浪费丝毫心力去忍受这个华丽的囚笼,更不会让他最珍视的人受丁点委屈。

    此时简璐在房里正铺着床铺,听到外面有不妥的声响,马上赶出去看发生什么情况。不料,出来了就看见一幅老少怒目相瞪的画面。只见林安深的脸色黑到极点,而老爷子青白交加的脸色更是让人担心。

    简璐赶紧走到林安深身后扯扯他的衣服。

    然而却听到他这样说:“我已经决定了。”

    老爷子听了瞪大眼,指着林安深的鼻子开骂:“你个不孝子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重木的继承,与我无关。”

    “不孝子!林家是造什么孽养出这么个白眼狼来!!你——”

    简璐惊叫出声:“爷爷——!”

    只见老爷子说着说着因怒气攻心,话说到一半再说不下去,痛苦地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脸色已经霎时变得惨白。

    省医的长廊上。

    还好老爷子能及时被送进医院来急救,否则老人家的身体经不着这样的折腾。

    院长如是说。

    紧张过后是无限的疲软。简璐软软地和林安深靠在一起。

    深夜,最是寂静时。只听到病房里的脉搏电子计发出的声音。

    林安深搂过简璐的肩膀,把体温尽可能的传给她:“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他把她冰凉的手包在手心里面,“我先送你回家好不好?”

    简璐摇摇头,窝在林安深的怀里:“不用,我想陪着你。”

    林安深把她搂得更紧。两人守在病房外,不再言语。

    简璐听着他的心跳一下又一下,表面再正常不过,但是简璐知道他此刻的心底是如何的沉重和混乱。简璐从小就是在简单平凡中成长而来,生活再多的烦忧也只是来自于市井中的柴米油盐和细碎的儿女善感。然而自从认识林安深,他的背景他的内心都让简璐认识到原来生活也可以把人的生命纠结出如此复杂沉重的死结。

    她不后悔跟了他,只是心疼他。

    脑中记起刚才院长语重心长地对着林安深说:“安深呐,林爷子的脾气要照顾着点,你做后辈的多担待些,他毕竟不年轻了,不能再多受一次这样的刺激。有些事情,能忍下来的,就从了他吧。”

    简璐偷瞄林安深的表情,但是她看不出他脸上的情绪。林安深只是礼貌地客套:“辛苦了。”

    院长离开后到现在,林安深的额角就没有松懈下来。

    简璐反握住他的手,在复杂的家庭问题上,她也许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她想让他知道,无论他采用什么方法处理,她始终都会在身后支持他,陪着他。

    因为他,不再是一个人。

    忽而一阵纷杂的脚步声打破长廊上的静寂。简璐抬起头就看见远处一群人迈着匆忙的脚步向着这边来。

    人群渐近,同时也听到跟在一旁的院长细碎交代病情的声音。

    他俩站起来迎着那群人。人群为首的是个气势非凡的中年男人,男人身旁是同样气质出色的中年妇女,简璐认出来,那位是林安深的妈妈。身后是几个干练挺拔的西装人。

    几秒间,脚步声已经停在了简璐和林安深面前。此时院长的声音已停了下来,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开口,本就寂静的长廊更显无声。

    只见林安深与那位中年男人身高没差多少,眉眼间的气势同样相距不远,但是两人此刻都只是沉默相视着。

    终是林安深的妈妈出面打圆场:“安深你这孩子越大越倒回去了吗,见到爸也不会介绍一下小璐。”

    林安深收了眼睑,低头去看简璐的时候对上她忧心的神色,他握紧她的手,随即复看向男人:“爸,这是简璐,我妻子。”

    林安深的爸爸这才把目光放在简璐身上。

    简璐不明白为什么林家人的视线都会让人感到那么大的压力,但是她还是鼓起勇气迎向林安深的爸爸:“爸,您好。”

    林安深的爸爸微微颔首。

    简璐转向林安深的妈妈,接触到林妈妈温柔的目光,稍微放松了些:“妈,好久没见。”

    林妈妈点头:“乖孩子。”

    简璐忍不住再看向林爸爸,发现他此刻仍在看着自己,紧张又一下子跳到心眼处,后背不自觉僵直着。

    而此时林爸爸开口道:“你累了,让林安深带你回去休息一下。休息好了再过来。”

    简璐有点受宠若惊,但是她想留下来,她知道林安深此刻一定不想离开医院。可是不知道这样拒绝林爸爸是否合适。她有点无措地看向林安深。

    还没来得及对上林安深的视线,此时病房却开了门。守在里面的一个随从出来,恭敬地对林爸爸报告说:“林老爷已醒。”说到此处看了看林安深一眼,“......但是他吩咐下来除了林小少爷,其他人都可以进去......”

    听到这里,简璐的心咯噔了一下。望向林安深,只见他依旧一脸没表情。

    这时感觉到身后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简璐转头看见林妈妈。只听见她说:“小璐,过来我这边,让林安深进去吧。他爷爷就是这个性格。给他爷孙俩再谈一下,谈好了就让林安深领你回家睡会儿。今晚辛苦了。”

    温暖的声音让简璐揪紧的心好一阵安慰,但是她仍担心地望向林安深。

    林安深沉默了一下,点头道:“你在这等我一下。”说罢就开门走进了病房。

    简璐跟着林妈妈坐到病房外的椅子上。瞧了瞧林爸爸,他早已坐在椅子上假寐。而再看看林妈妈,也是满色的倦容,但是此刻仍是很温柔地对自己着笑。

    一阵感动涌上简璐的心头。她明白他们都尽可能地不让她感到有压力。

    “爸,妈,你们赶飞机过来都累了,我去买点热饮回来。”

    林妈妈牵过简璐的手:“乖孩子,你也累了,放松些,院长刚才跟我们说了,只要林安深他爷爷醒了,就代表情况已经稳定,你可以好好歇会儿。”

    此时林爸爸睁开了眼,转首对身旁的手下吩咐了几句。手下领命而去,一会儿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件羽绒服。一件是男式的,一件事女式的。只见手下把男式的递给林爸爸,然后再走到简璐跟前把女式那件递给她。

    在简璐的错愕间,看见林爸爸正把男式的羽绒服披在林妈妈身上,林妈妈很自然地接受着林爸爸的照顾,披好衣服后对着林爸爸娇柔一笑,而林爸爸再无多言语,只是默契地点了点头。

    林妈妈回头,看到简璐还没有穿上外套,:“你穿得单薄,快套上外套吧。”

    简璐再拒绝就是矫情了,她拿过外套穿上,发自真心地说:“谢谢爸妈。”

    林妈妈笑:“你这孩子客气得,都一家人了。林安深那孩子以后还得要你多花点心思照顾,甭看他平常一副很会照顾人的模样,其实他对自己一点都照顾不好。”

    简璐也笑起来,林妈妈说得很对,想起和林安深相处以来的日子,他确实是很会照顾人,把她从头到尾照顾得体贴入微到不行,但是对自己却不甚上心。好比如说气温骤然下降的这几天,林安深总记得出门前提醒她带上暖水袋,换上加厚的棉靴,但是自己却只穿了双秋袜套上皮鞋就领着她出门。

    林爸爸的声音也传过来:“听说你们蜜月去了荷兰?”

    简璐马上如实回答:“是的。”

    林爸爸若有所思的样子:“荷兰是个不错的人居地方。林安深之前留在那里读过几年书,他挺喜欢那里的。你对那块地方有什么感觉?”

    简璐不明白林爸爸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挺好的,我也喜欢那里。”因为他喜欢那里,她也愿意跟着喜欢那里。

    林爸爸微微点头:“喜欢就好,或者可以考虑一下在那里定居的问题。”

    林妈妈摸摸简璐一头雾水的脑袋:“怎样都好,有你陪在林安深身边,他就乐开了。”

    简璐的脸偷偷红了红。

    林妈妈笑出声:“看我的儿媳妇多俊,说两句脸蛋就红红的,不像林安深那小子,咋说咋没表情,一点都不好玩,跟他爸学得十足十!”

    简璐想起林安深那张扑克脸,又想到林爸爸差不多的脸,确实如林妈妈所说的,然后也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林妈妈的声音继续传来:“小璐啊,再过一个星期便是林安深他爷爷的大寿。前几天他爷爷亲自打电话叫林安深大寿那天回去,而那小子拒绝了,才激得他爷爷大老远的坐长途飞机过来找你们。在家那会儿,他俩吵起来吓到你了吧?”

    简璐顿时一切明了事情的来源。

    “不过怎么说都好,你们爷爷的寿宴,作为后辈是不能缺席的。”林妈妈已经换上了认真的口吻。

    简璐想了想,知道林妈妈话里的意思是到了该发挥她作用的时候。思量前后,最后握拳对上林妈妈的目光,保证道:“知道了,妈,我们会回去参加寿宴的。不管如何,终究是一家人。”

    话说完,就看见林妈妈对她会心一笑。而林爸爸也向她投过来一眼深深的目光。

    这时,病房门从里面推开了,林安深走出来。简璐观察他的神色,还是那张没表情就是最大表情的脸。

    林安深没多看他父母一眼,望了望简璐身上的外套,抬起手示意简璐走到他身边随他离开。

    简璐好一阵尴尬,哪有面对父母如此冷淡的说法。她只得对着林爸爸林妈妈礼貌地道别,然后就走到林安深身边跟着他的步伐离开医院。

    喜欢嫁给林安深请大家收藏:嫁给林安深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