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科幻未来 > 嫁给林安深 > 章节目录 第59章 林安深说:很痛?
    小强被叫声又吓了一跳,思维停了一秒,而后明白什么,然后就窘:“简姐……你误会我意思啦!我只是说想跟在林工身边学习,就是拜师为徒的那种!你别想歪了,我有女朋友的!”

    简璐眯眼检视小强的表情:“我知道有一个成语叫做掩耳盗铃。”

    小强赶紧摇手表清白:“我跟我女朋友是货真价实的男女关系!青天明鉴!”

    简璐瞥小强紧张的表情,然后想起他那个挺“大强”的女友,最后相信了他的话:“哼,姑且相信你一回!”

    小强抹把汗:“谢谢……谢谢……!”

    简璐想起了他刚才的话,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她知道林安深舍弃这位出色小青年的原因:“小强,你还是先回家吧,现在太晚了……林安深不知要什么时候才回家……”

    小强不是很愿意:“不要赶我走啦,简姐……我,我熬了好多天才鼓起勇气来找林工的……”

    “但是你在这儿傻等也不是办法呀!”

    “我只有这个办法。”

    简璐很是不忍心:“要不这样,我替你转话行不行?”

    小强摇头:“我想亲自跟林工说以表我的诚意。我是真的很崇拜林工!”

    简璐看到小强眼里两束光芒,心下叹息道林安深那狐狸的魅力快追得上***,大家都好像中了邪似的……“师母替你转话也不行?”

    小强楞了两秒,听懂简璐的话,眼里蹦出一片兴奋:“简姐……!你……你……!”

    简璐不自觉后退一步:“我……只负责转话而已呀……”

    小强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他是抓住师母这两个字了!激动地抓住简璐的肩膀:“嗯嗯!简姐……不,师母我真的很感激你!徒弟此生做牛做马回报你!”

    简璐频频后退,但是小强话说得激动用力,气都喷在她的鼻子上,再加上夜晚阵风吹过,忍不住大大地喷了个嚏。

    小强连忙说:“师母保重,保重!”然后赶紧把外套脱下来包在简璐肩上,机灵鬼出名的小强心想此时不巴结师母更待何时!

    简璐赶忙要扯下外套还给小强,开玩笑,让林安深不小心看到还得了!简璐深知此时十分需要拉开距离:“小强如果你还想见到林安深你就赶紧把这衣服收回去!”

    但是小强一时听不出潜在意思,只认为简璐是客气:“师母您甭客气,您我还是外人吗?!您对我的大恩大德小强此生难以忘怀无以为报啊!请您让我尽一点绵力!”

    简璐坚决要拿下衣服,心下苦恼却不知道要怎么跟小强解释穿他的外套比感冒发烧倒地还要危险。“施恩勿望报,把衣服拿回去!”

    “知恩勿忘报!!”

    “施恩勿记!!!”

    “受恩勿忘!!!!”

    “不求回报——!!!!!”

    “点滴之恩,涌泉相报——!!!!!!!”

    “……!!”

    “微薄之力;略尽绵力!!”

    “……”小强你可以改行当语文老师……

    “你们在干什么?”忽而有人厉声一问。

    拉扯的两人均是一吓。

    小强回身望向来人。

    简璐第一时间扯下外套塞回小强怀里。然而再转身的时候,就已经看到林安深的目光霍霍。

    小强更是未曾见识过林安深这种震慑的磁场,到底是初出茅庐,在林安深冰冷的注视下话也说不通畅:“林工……我来这里等,等你。”

    “有什么事?”林安深把目光移回简璐身上,眼神示意她走回他这一边。

    被林安深目光这么一扫,简璐顿感手臂的鸡皮疙瘩厚了一层,赶紧瑟瑟地走到林安深身后。

    林安深直视小强:“有什么事?”

    小强后脖子冒了一层冷汗:“我,我想向林工您申请调令,我……希望能继续跟在您身边学习……!”

    林安深收回了目光,感觉到身边的简璐随着小强的话也期盼地望着他。他的眼神又冷了下来:“我不负责公司人事调动,有任何申请向人事部报告。”

    小强顿时哀愁一脸,听得出林安深话里的拒绝。

    简璐心有不忍,但是火上加油这等危险事情她没胆子做,只得忍着。

    林安深眼神里的温度没有丝毫回暖:“还有事吗?”

    小强垂了眼睛:“没有了……”

    林安深留下警告:“以后不要随便来打扰我和我的家人。”说罢,带着简璐转身就走,边走边用自己的外套包在简璐的身上。然后,搂紧。

    小强站在原地看着林安深走远的身影,愣地打了个寒颤……

    家里壁灯微微地亮着。

    林安深扯了扯领带,坐到沙发里闭目。

    简璐识相,赶紧到厨房倒了杯温水出来,赖到林安深身旁:“老公,喝点水。”

    林安深一动不动,脸色不是很好。

    简璐闻到他身上的酒气,皱眉。心疼。虽然应酬不喝酒就是不顾大局,但是林安深一向只沾白开水,味道甜一点咸一点他都拒绝喝,更何况是酒这种刺激性液体。如今为了工作应酬要喝酒,真是难为他了……想到这儿,简璐把声音又放软一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泡条热毛巾来。”说罢欲起身转去浴室。

    林安深一手抓住她的手。简璐的手正拿着水,他抓的劲不轻,水都泼到两人身上。

    “诶!衣服都湿了!”简璐嗔,要去拿毛巾来擦水,但林安深的手还紧抓不放。

    “你为什么会和李小强在楼下?”林安深把简璐拉到自己胸前。

    简璐就知道他没这么快能放开这个问题,好脾气地回答:“他来等你,我在阳台发现他,然后就下楼问他干嘛来的。再然后你就出现了。”

    “下楼有多久?”林安深盯着简璐。

    “就一会儿,没聊几句就看到你了。”简璐手腕被他抓得有点疼,扭了一下却被他抓得更紧。

    “聊了什么。”林安深感觉到简璐有要挣开自己的意思,又把她拉近自己一些。

    简璐放弃挣扎,顺着他一五一十地把跟小强所说过的话复述一遍。

    林安深这才慢慢松开简璐的手腕。

    简璐颇委屈的揉揉自己的手,上面印着淡淡一红圈。

    林安深看不得她的委屈样,心里什么气都散了,用指腹轻轻揉着那层红圈,放柔了声音:“对不起……很痛?”

    简璐知道自己农奴翻身的机会来了,赶紧恶恨恨地埋怨:“林安深,你手是铁做的吗?整一钳子掐肉似的,不痛就怪!”

    林安深把简璐的手放在嘴边吻:“对不起。”

    软软凉凉的唇瓣扫着手腕上的肌肤,简璐的心一下子变得软绵绵。每当他温柔起来,她就败阵得晨昏颠倒。她偎在他的怀里:“现在不痛了……”

    林安深把她的手包在掌心里,而后把吻移到她的唇上,一下一下轻啄着,哄着。

    轻轻的几个吻已经让简璐迷魂转向,鼻息间是林安深清浅的酒气。她也不喜欢酒味,但是此时闻着林安深的味道,只觉得甘香醇厚,迷人缱绻……

    壁灯发着微弱的鹅黄色,洒在简璐渐渐绯红的脸颊上,交缠的颜色对林安深来说莫过于世间上最激动人心的催情剂。他轻抚着她,出口的声音沙哑:“衣服湿了,换过另一件。在房间等我,我洗过澡就来。”

    简璐脸上的绯红蔓延至耳根,埋着头点了点,然后踢着小碎步就往房间去了。

    夜色,最缠绵。

    次日早晨,两人差不多同时醒来。林安深是自然醒,简璐则是被阳光刺醒。她睡眼惺忪地踢了踢林安深的小腿:“老公……把窗帘拉上……”

    林安深好笑地吻了吻她皱着的鼻子,起身拉好窗帘。转身回到床上时,看到她卷了被子又重新睡去。

    林安深发现这小女人一天比一天会赖床了。

    往常他会由着她赖,自己起床洗涮好,做完早餐,再喊她起来。但是今天他却想跟着她一起赖。林安深扯了扯她怀里的被子,扯出空位利落地钻到被窝里,然后伸手把她抱进怀里。他大大的吸了口气,早晨的味道里充满她的香甜。手忍不住轻轻地摸着她光滑的后背,温香软玉的感觉舒服得他叹息出来。

    林安深什么都不在乎,他只求每个清晨醒来时第一眼看见她的脸,深呼吸时闻到的是她的味道,指尖触碰到的是她的肌肤。最重要的是,这样动人的她……只属于他……

    “喂喂,林先生,大清早就占我便宜,我有说清仓减价了吗?”简璐迷糊睁开眼投诉道。

    林安深笑,抱紧她:“这是我家的。不用减价便宜也可以想占就占。”

    简璐哪里容得下好处都给林安深占光,赶紧伸手在他的腰上乱摸一通。

    林安深好不容易抓住她的手,用眼神警告简璐风高物燥小心火灾,尤其是早上。

    简璐脑袋仍有残余没睡够的迷糊,没看懂林安深的眼神:“诶,这豆腐是我家的,你凭什么不给我吃几口!”说完,收不回被他制止着的那只手,就调用另一只手开始在他身上继续乱摸。她最喜欢摸的就是他腰侧上一点的地方,实实紧紧的藏着肌肉,表面看起来精瘦斯文,但其实他的身体里处处隐着蓄势待发的力量。

    清早,林安深就这样身体燥热了。他猛地翻身把简璐压住。

    简璐惊:“干……干嘛?!哪有摸几下就恼羞成怒的啊!你别一大早恐吓我一小姑娘,我知道打维权电话!”

    林安深嘴角轻扯:“行。不过打维权电话前先打火警电话。”说罢一口含住身下人还要唧咋的小嘴。

    “唔……”简璐挣扎无效。

    这火起得迅雷不及掩耳,瞬间就能从他身体蔓延至她全身。动情之火,可以燎原。满卧室的滚滚浓情。

    这火,怕是特种火警部队也灭不了吧……

    好一番折腾后,林氏夫妇自然上班迟到。车上,林太太打着哈欠瞟林先生神采奕奕的侧脸。心里是一成不变的幽怨。

    前面是个大交通岗,刚转红灯,有八十多秒倒计。林安深也不急,悠游自在地停下车等绿灯。右手从方向盘上收回来,握上身边女人的手,左手食指轻敲着方向盘,就差嘴里哼出小调。

    简璐知道他心情美:“老公,接了富和的案子是不是忙多了?”

    林安深应着:“嗯。”要不是富和的案子紧,他今天绝对愿意翘班留在家里多享受温香软玉几番。

    简璐马上抓紧机会说:“那让小强调回来协助你吧,那孩子挺乖的,而且超崇拜你。你不也说过他想法挺多的吗?”特地加重“那孩子”三个字的发音。

    林安深望着前方没有回应。

    简璐摇摇他的手:“老公?”

    林安深仍是没吐出半字。

    简璐把手放他眼前挥了两下:“有人在吗?”

    林安深垂眸,抓住她的手放下来:“那位年轻人的确有自己的想法,也适合做设计,不过毕竟历练不足不成大事。我会让人安排他到国外锻炼一下。”

    简璐愣了愣。原来他心中对小强已有打算。

    绿灯亮。林安深松了简璐的手,重握上方向盘,不再发言地驱车往公司去。

    简璐也不再缠着林安深,乖乖地坐在座位上。

    算了,能出国见识一下,对小强来说是最好的安排了……

    喜欢嫁给林安深请大家收藏:嫁给林安深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