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古代言情 > 第一凰妃 > 第1355章 只要是你,我都娶
    “我说。”慕九歌艰难的朝着他伸了伸爪子,“我骨头碎了,还没好,很疼,起不来,你要过来抱我么?师父。”

    狐狸声道里发出来的声音,与慕九歌的本音并不是特别相似,带着些稚/嫩和沙哑。

    可是这撒娇耍赖的语调,却和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云长渊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的一塌糊涂,他甚至想都不敢想,幸福会来的这么突然。

    突然的,让他都不敢确信的觉得,眼前或许只是一场梦。

    直到,他的手掌触摸到她柔软的皮毛,皮毛下暖暖的温度,这软的一塌糊涂的小身子,让他的心,真真切切的落到了实处。

    他不敢用力,怕让她疼,像是捧着一个易碎的珍宝。

    “小九……”

    他深深的凝视着她,无数的情绪犹如乱了的麻,缠绕在一起,“我以前……”

    “我不怪你了。”

    慕九歌轻轻地声音将他的话打断,这段时间,她看着他痛苦,看着他难过,早已听过他的自责、道歉。

    她以前固执坚持的事情,早就,不重要了。

    “做了一段时间小狐狸,让我想通了,这世上本就有许多意外,无时无刻,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

    “我不想再纠缠于过去,未来,只想珍惜当下。”

    “若是当下都没有拥有,谈何未来,何谈长久,况且……”

    慕九歌扬着小脑袋,凝视着云长渊,满目的深情没有半点掩饰,“我发现,没了师父的未来,黯淡无光,没有意义。”

    若是不想失去,不想他涉险,她便努力变强,强的没有对手,强的能改变天地规则。

    只有这样,才能两全其美。

    而她,要两全其美。

    云长渊压抑了许久许久的心,终于,豁然开朗。

    他薄薄的嘴唇,往上扬了扬,扬出一抹极美炫目的弧度,看的慕九歌失神、沉迷。

    她的男人可真是好看呐。

    好想亲……

    似乎憋太久了,慕九歌心随身动,扬起小脑袋,就亲到了云长渊的嘴唇,更习惯性的,吐舌舔了舔。

    云长渊猛地僵住,瞳孔缩了又缩。

    怔怔的看着怀里的小狐狸,感觉十分怪异,又很奇异。

    触感像是宠物舔了舔而已,无甚要紧,可她却又是他心爱的小九,是触动灵魂的亲近……

    便是复杂的紧。

    慕九歌瞧着云长渊愣住的模样,心情十分的好,她规矩的师父,怕是一时间还没办法接受“人狐恋”。

    她喜欢看他无措的模样,便故意逗他。

    “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复婚呀?”

    云长渊回过神来,还有些不自在,随之问她,“你想什么时候?”

    在他心里,当初的和离只是做戏,她一直都是他的妻。

    但她若是想正经的复婚,他便给她盛/大的婚礼。

    慕九歌想了想,认真的说,“明天?”

    “明天?”

    云长渊愕然,看着怀里毛茸茸的小狐狸,脑海中,顿时闪过他和一只狐狸拜堂,入洞房的画面……

    感人。

    想不下去。

    他咳了咳,“明天太急了吧?待你回到本体的时候……”

    “师父,你是不是嫌弃我是一条狐狸?”

    她满目委屈,眼泪似乎下一秒就要落下来。

    云长渊最见不得她这样的眼神,即便内心里很清楚她是装的。

    他耐心的说,“好,明天我娶你。”

    慕九歌愣住,她故意乱提荒唐要求,压根没想过云长渊会真的同意。

    可他神色认真半点不像是假的。

    “小九,不管你是人,是狐狸,亦或者只是一缕飘渺的魂,只要是你,都是我此生唯一的妻子,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要,我都会娶你。”

    云长渊的语气低沉而又认真,便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誓言。

    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握住慕九歌的一个小爪子,他凝视着她,“当初和离实非本愿,若能早点娶你,与你名正言顺在一起,明日,我都嫌迟。”

    慕九歌怔怔的看着云长渊,感动化作暖/流在心里流淌,让她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也意识到,这次分别,似乎给了云长渊极大的刺/激,让他对她更没有原则的好,这是要百依百顺了!

    她幸福甜蜜又受宠若惊,“师父,我同你开玩笑的,同小狐狸成亲,我可不愿意损你名望。”

    “且旁人不知真相,以后我回归本体,外人若以为我横刀夺爱,我岂不是要吃哑巴亏?”

    较起云长渊的认真,慕九歌不敢再玩下去了,怕玩火自/焚,赶紧投降认输,“还是待我回归本体,再大婚吧。”

    “到时候上界指不定已经统一了,你称帝尊,我称帝后,普天之下,皆知你我恩爱无双,世间绝配。”

    瞧着慕九歌说的头头是道,云长渊宠溺的笑了笑,反正,歪说正说,都是她有理。

    还能怎么办呢?

    当然是听她的。

    “云长渊,小九是在骗你!”

    墨无殇坐在床头,一脸幽冷冰寒的盯着云长渊,“她现在修为尽失,需要你保护她,倾尽资源帮她修炼,才能恢复人身,所以才假意与你和好。”

    “待她恢复人身之后,就会一脚把你踹了,和你分道扬镳!什么复婚,什么成亲?都是她说着玩的。”

    慕九歌猛地回头,一脸懵逼的看着墨无殇。

    她今天才发现,这家伙搬弄是非的本事居然这么强?

    张嘴不过良心,理直气壮的把白的也说成黑的,而且还是黑她!

    真是仗着她现在修为不济,怕她修理不了他了么?

    慕九歌威胁的瞪了墨无殇一眼又一眼,立即就要给云长渊解释,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云长渊淡淡的说,“墨无殇,你什么时候找个媳妇?”

    墨无殇眯起眼睛,“你说这干什么?”

    云长渊神色从容,“我和小九在一起,时时都是甜蜜,单身的人容易嫉妒,你这样酸,我担心你身体受不住。”

    “噗嗤!”

    慕九歌忍不住笑出声来,心里的担心瞬间变成了哈哈大笑,师父还是师父,慧眼啊。

    墨无殇那点小心思,连个浪花都翻不出来。

    “无殇,你也老大不小了,确实是该找个媳妇了,待我伤好之后,就帮你物色物色。”慕九歌笑眯眯的说,语气故作老成,像极了长辈对话小辈。

    墨无殇整张俊脸都黑了。

    瞧着在云长渊怀里欢快的摇尾巴得瑟的小狐狸,他呵呵冷笑,“方才,你躺在我怀里乱滚,让我摸上摸下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帮我找个媳妇?”

    慕九歌:“……”她那是顺毛,纯洁的顺毛,为什么要说的这么带颜色!

    墨无殇,你嘴巴不想要了么?!

    慕九歌还没来得及怼回去,就清楚的感觉到,抱着她的人,周身的气场在瞬间降至零度以下……(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