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其他小说 > 千妖百魅 > 章节目录 第九话 一碗葱花面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图南扭头一笑,百魅生辉:“梁厚吃素,从来不参加聚餐的。今天晚上,只有你和我。”

    顿时,江珧浑身几十亿个毛孔齐声尖叫着逃跑。而图南眯起来的凤眼里清晰的写着: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

    “那个,我请不起高级餐厅的……”

    站在这辆又贵又贱格的车面前,江珧斟酌良久,决定首先考虑钱包的安危,而不是她个人的人身安全。

    “放心,怎么可能宰你呢?海鲜大排档就好,我喜欢露天吃东西。”图南很贴心很温柔地安慰她。

    真的吗?开这种车的人定义的大排档跟她这样平民百姓的一样吗?四面漏风、n多小桌子以及烟火缭绕的烧烤炉?江珧的警惕雷达开到了最大挡。

    没想到的是,从中视出来左拐右弯半个多小时,图南真的开车带她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时值春夏之交,沿街一溜大排档人气十足,连停车的地方都没有,把车泊在附近的居民区,两个人徒步走进街巷,烧烤的白烟漂浮在空气里,周围的人喝着啤酒聊天划拳。江珧总算放下心,选了一家透过顶棚能看到星星的摊位坐下。

    图南似乎真的很喜欢这种环境,即使两条长腿在矮桌旁委屈地折着,还是满脸喜色,抽动鼻子细细嗅着空气里的烤鱼味道。

    “你是四川人,吃辣肯定很厉害咯?”

    江珧点了点头。

    图南转头喊:“老板,十个烤鱿鱼特辣,五十个烤鱿鱼五十个烤扇贝不放调料!”

    江珧一惊,望着他那清瘦的身形说:“不是我小气,可是一百个烤串你吃得完吗?”

    图南拍拍平坦的腹部:“我饭量很大的,绝不浪费,也从来没有打包带走过。”

    江珧怀疑状:“真的?我看你连140斤都没有。”

    “小瞧我,本人体重有170……”图南顿了顿,对吃惊的江珧说:“都是肌肉,密度大。”

    江珧半信半疑,又点了两扎啤酒、几个凉菜和一个蚵仔煎,坐等烤串出炉。

    正是吃晚饭的黄金时间,大排档气氛喧哗热闹,夜风凉凉的吹着,让人感到轻松自在。图南幽默感十足,长得又赏心悦目,如果不是那么吸引眼珠,相处起来还是蛮舒服的。

    烤串上桌,图南眉开眼笑,殷勤的将特辣鱿鱼放在江珧盘中。江珧尝了一口,正想让老板再添些辣椒粉,抬头一看,图南手边已经出现了十几个干干净净的竹签。

    喂这吃的也太快了吧!

    明明没看见他怎么动嘴,那堆海鲜肉山就迅速矮了下去,等老板拿来辣椒粉,将味道调到江珧喜欢的程度,图南已经把一百个烤串消灭大半了。

    “烤的稍微有点老了。”

    他微微叹口气,似乎才刚刚品尝到味道。在江珧目瞪口呆的直视下,声音干脆地叫道:“老板,五十个烤黄花五十个烤秋刀,一盆凉拌海蜇别放芥末!珧珧,你想吃什么提前要,不然他们烤不出来的。”

    江珧腰一软差点栽倒在桌上。

    迅速消灭食物并没耽误图南聊天说话,他不停用公筷给江珧布菜:“真可惜,我猫舌头,不敢吃刺激的调料,不能跟你吃一个盘子里的。其实海鲜生吃最能保持原味,下次有机会一起去吃刺身吧?活海胆口感非常棒呢。”

    百忙之中,他还不忘扭头催促:“老板,快一点啊!对了,再追加十斤虾子,一半椒盐一半白灼,个头不用太大,挑活的就行。”

    “你、你平时也这么吃饭吗?”江珧颤抖着问。

    “怎么可能?”图南大大叹气,遗憾的摇头:“一个人吃很孤独的,如果每次都有珧珧这样的美人相伴,那该多好。”

    我问的是你的饭量,不是你的女伴!江珧内牛满面,已经开始为自己的钱包写挽词了。

    图南恐怖的食量不仅使摊子老板难于应付,也让周围食客啧啧惊叹,甚至有从隔壁摊位上过来围观的。

    “这些年海水污染和过度捕捞实在太厉害,渤海里像点样子的鱼虾都找不到了,养殖海产尝起来一股泥巴味,哎~”

    图南优雅而迅速的剥着虾,从速度来看,完全没有表现出吃泥巴的犹豫。他一次都没点螃蟹海参等高级海鲜,似乎很体贴的样子,可即使普通的清蒸大黄花,一筷下去背脊消失不见,第二筷露出肋骨,翻过身再来两下,几秒钟内盘子里就摆放着一条完整的鱼骨。

    这种吃法下来,江珧开始还能勉强跟着谈笑两声,待到后来已经完全无力招架,在吃惊和丢人的双重打击下几欲逃走。

    杀人不见血,宰人是这种宰法的吗?!

    别说吃饭,江珧都快胃出血了,悲愤的偷偷观察图南的肚子,t恤下依然平坦,没有任何鼓起的迹象。

    见江珧这幅郁郁寡欢胃口欠佳的样子,图南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什么都不吃呢?不喜欢鱼虾吗?啊,我知道有种东西你肯定爱吃……”他一拍手,叫了一盆清蒸带子。

    北方所谓带子的这种贝壳类海鲜,学名就叫江珧,以往朋友们也常常用这东西来打趣她,没想到今天又在桌上出现了。

    图南执起一个带子专注的看着,接着灵巧的分开壳,露出里面的嫩肉,然后垂下眼睛缓缓抿了一口汁水,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喉咙里发出赞赏般的轻吟。

    从来没见过有人吃带子能吃到如此荡漾暧昧,这幅画面怎么看怎么可疑,简直就是故意的,联想到带子的学名,江珧的脸刷的一下红到耳根,坐都坐不住了,逃也似的奔去附近的洗手间用冷水冲脸。

    在里面躲了整整十分钟,头脑才终于冷静下来。江珧看着镜子里自己余温尚存的脸,决定不管是为了存款还是为了自己的心脏,都必须立刻结束这个惊吓之夜。

    回到摊位上,图南已经让人收拾了桌子,弯起眼睛等着她回来。

    “终于吃饱了?”

    “暂时到此为止吧。”

    他果然露出了‘调戏你的成就感大于饱腹’的满足表情。

    “老板,埋单……”江珧虚弱无力,以烈士就义般的心情说道。

    “小姐,两千八百三十块,给你抹个零头,算两千八吧。”老板神情复杂的将结算好的账单递给她。

    两千八!!!

    账单上的数字让江珧感到一口鲜血几欲从肺腑间喷薄而出,她摸了摸钱包,哭丧着脸问:“能刷卡吗?”

    老板遗憾的摇头:“大排档小生意,我们家没有pos机。”

    “可是、可是我带的现金不太够……”尴尬之下,江珧真的快要哭了。谁想到两个人吃大排档能吃掉四位数的人民币?!

    “嘻嘻嘻,这顿还是我来结吧。”

    图南咬着一根牙签走过来,掏出一叠百元钞票递给老板。

    “这次不算,下回请我吃自助吧?”

    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局,笑眯眯地约定下次。

    下次个头!下次再跟你这坑爹的吃货一起出来我就先把自己手剁掉!

    带着满腔悲愤和一个空荡荡的胃,江珧垂着脑袋,结束了这个意外的夜晚。

    &&&&&&&&&&&&&&&&

    爬三层,歇一歇,再爬三层,继续歇。江珧扶着墙缓缓地往家中移动,后悔晚饭只吃了一小块蚵仔煎就在惊吓中停下了筷子。

    好容易爬到九楼,打开门,江珧愣了一下,客厅里一尘不染,卓九带来的柜式空调竖在角落,地板反射着她的倒影,连打洞产生的粉尘都看不到一星半点,完全没有刚刚有人搬过家的杂乱迹象。

    新房客看起来很爱干净啊。江珧稍微有点羞愧了,她虽然不算懒人,不过打扫卫生的功力比起这位卓先生可是差远了。

    厨房里亮着灯,一阵阵食物香味伴随着白色蒸汽飘散出来,一下子就把江珧的饥火给勾了出来。不过她自己的存粮貌似只有方便面……

    江珧继续悲愤,如果不是图南那个神棍吃货,她至少可以吃上半斤虾子的。可是再骂也无济于事,肚子依然很饿,她换上拖鞋垂头丧气走进厨房。

    卓九穿着一件短袖白t恤,正站在炉灶前照看锅子,厨房被他打扫得好像样板间,看起来就很专业的刀架、筷筒、墙上的案板一丝不乱,从操作台到洗菜池都擦洗的闪闪发亮。

    这人不会是有洁癖吧?江珧心中忐忑,站在这么干净的厨房里,弄乱一星半点都有罪恶感。

    “煮宵夜?”她主动打了招呼,对方沉默地点点头。

    不知道他煮的什么,真香啊……江珧低不可闻的叹口气,打开橱柜,拿出一包方便面,准备用泡面解决温饱问题。

    “方便面有防腐剂,吃多了不好。”看到她撕包装袋,卓九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神色依旧冷冷的。

    “唔,我知道,不过这会儿楼下的叉烧店都下班了。”除了这个,我没有别的存粮啊泪目……江珧几乎能听到肚子饥饿的呼唤了,垂着头继续跟包装袋奋斗。

    “别吃这个,我多弄一碗给你。”木头一样戳在炉灶前的卓九动了动,从高柜里拿出两个碗,完全相同的白瓷青花。

    “不用不用,我在学校吃惯泡面了,其实味道挺好的。”江珧连忙拒绝,把自己印着机器猫的超市打折碗拿出来,但是卓九已经移动到操作台边,把墙上的案板摘了下来。

    “让一让。”他淡淡地道,从刀架里抽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双立人。

    厨房面积本来就不大,卓九这样块头的人挤过来,江珧就完全碰不到台面了,只能看着他咚咚咚利索地切了一段嫩葱,匀洒在两个碗中。

    锅子里的面刚好煮熟,沸腾的汤水浇进碗里,立刻将葱烫熟了。一个荷包蛋,两片金华火腿,三滴香油,粉嫩的小葱漂浮在面汤上,色味清爽。

    想起高考时熬夜复习,妈妈也经常煮这种面来给她做宵夜,一别家乡四年,虽然每个假期都会回去,但真的很久很久都没尝到这样温馨的味道了……

    经历过惊吓丢人的晚餐,江珧捧着这碗香气四溢的家常葱花面,感动到眼眶都湿润了。图南你个坑爹货!看看人家多贤惠!

    小房子没有独立餐厅,两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吃面,江珧礼貌地问了一下卓九的工作,他几乎只用‘是、嗯’两个字回答,一顿饭吃下来,她唯一得到的有效信息就是他正在熬夜赶图纸。

    吃完夜宵,江珧主动去刷碗,却被卓九一句“你刷不干净”直接夺了过去,看那态度,完全不是客套,而是纯粹觉得她碍事。

    江珧愣愣地站在厨房里,还没来得及表达她的感谢,洁癖建筑师已经麻利的把碗刷成反射人影状,放进消毒柜滴水,一句话没说,直接回屋了。

    ※※※※※※※※※※※※※※※※※※※※

    带子这种海鲜,打开壳长得真是很暧昧……

    喜欢千妖百魅请大家收藏:千妖百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