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其他小说 > 千妖百魅 > 章节目录 第17话 人鱼小姐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下午四点节目杀青,吴佳悄悄溜到江珧身边,小声道:“上个月我贪便宜,一冲动团购了双人spa套票,到现在也没找到机会去,你陪陪我?”

    “不问问言言吗?”江珧心想都是非人类,这种需要脱衣的事,不应该找熟悉的去么。

    吴佳摇摇头:“我叫过她好多次了,那个死宅腐,只对二次元的两个男人赤身相对有兴趣,别的情况是不会出门的。”

    江珧望了言言一眼,她依然表情疏离,带着耳机沉浸在异次元空间,看起来也不像对结伴happy有兴趣的样子。

    “唔,那先就谢谢你了。”

    江珧点头,吴佳大喜,扑上去揽住她胳膊,像拿盾牌一样挡在身前拽出门去。

    两人走出裤衩大楼乘坐地铁,一路上吴佳抓着带子不肯松手,好像认识多年的闺蜜一般紧紧贴着,还不时回头张望,直到到达购票的美容院,她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你到底怕什么?”在更衣间换衣服的时候,江珧忍不住问道。

    “你没看见图大魔王刚刚的眼神吗?他已经饿了一整年了!”吴佳对‘意大利风味’的比喻依然心有余悸,可怜兮兮的望着江珧说:“好带子,亲带子,你可多照拂看顾我一下,千万别让我落单!”

    “喂喂,我一介普通人类,怎么会有能力照顾你啊!”江珧无可奈何道:“再说,一起上班的同事,再怎么饿也不会挑你做食物吧?”

    吴佳神色惨然:“饿昏头的妖魔是没有理智可言的,而且我还正是他喜欢吃的那种口味……”

    “你也是海洋生物?”江珧好奇心起,小声问道:“是什么?”

    吴佳见四周无人,考虑了一下道:“干脆让你看看原型好了。”接着去把更衣室的门反锁上,开始解扣脱衣。

    这妖魔姑娘如此豪爽,倒把江珧唬住了,颤声问:“不会很吓人吧?我胆儿可瘦得很。”

    “吓,我的原型要是吓人,那就真没漂亮的了!”吴佳语气中很自信的样子,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光了,走进淋浴室打开水龙头。

    只听啪嗒一声轻响,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江珧轻手轻脚走过去。

    水雾中一股淡淡的海腥味,只见一条银光闪闪的大尾巴在浴室的瓷砖上扑腾着。

    “美人鱼!”江珧捂着嘴小声惊叫。

    吴佳人身鱼尾,一头海藻般的湿润长发披在肩头,耳朵尖尖,珍珠白的鳞片闪烁着柔和的银光。在原型状态下,她的意大利血统看起来更加明显,曲线优美,令人眩晕的浅棕色眼眸发出惑人光芒。

    “准确的说,我的品种是‘siren’,也就是海妖。”吴佳用手臂撑着自己坐直了,江珧注意到她的指甲锋利如爪,手指间还有半透明的蹼。

    虽然已参与过两期灵异节目,但这还是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接触非人生物,江珧的心脏不可抑制的狂跳。所幸吴佳的原型确实美丽惊人,加上《小美人鱼》童话的渲染,这份震撼没有往惊恐方面发展。

    “你一碰水就会变回原型吗?”

    “怎么会!万一下雨,我不就给抓到研究所解剖去了?必须在水和妖力共同作用下才可以啦。”吴佳尽力舒展自己的尾巴,一副享受的神情:“好久都没这么放松过了,合租的房子又小又挤,卫生间里连个浴缸都摆不下。”

    江珧实在无法想象这个惊人的尤物甘心伪装成人类做个蚁族,问道:“佳佳,你不是意大利人吗,怎么会跑到北京来工作?”

    “我不是纯种的啦,我爸是希腊海域的海妖,妈妈是旅居意大利的中国人,我从小在人类社会长大。可惜意大利经济不怎么景气,毕业找工作当然是选机会多的地方了。”

    吴佳甩着大尾巴,口吻已经完完全全是个人类。

    有人敲门要进更衣室,这短暂的舒展活动被迫中止,混血海妖遗憾的化出两条腿爬起来,用浴巾裹上身体。

    坦诚相见的恳切,干脆爽直的个性,正是聊天解疑的最好人选。两个年轻姑娘一边享受水疗的乐趣,一边进行‘妖魔常识小问答’。可惜吴佳的实际年龄和带子差不多,很多事也是懵懵懂懂,稀里糊涂。

    “你也是传奇生物了,怎么就会怕图南那个坑爹货?”

    “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是白泽那个人口贩子说中视薪水高福利好,我怎么会落到这种危险境地!”吴佳欲哭无泪道:“海妖说起来有名,其实在水族里面就是跟班级别的,我又只是混血。妖魔的世界一切用力量划分阶级,你没看出来吗?这个栏目组里图南才是老大。我是老大的马仔、学徒,说不定还是储备粮……”

    “这么大排场!看你平时也常常抢白挪揄他的呀?”江珧惊到了,想到办公室里插诨打科的轻松气氛,还真没看出他们有如此森严的阶级。

    吴佳悲愤极了:“那还不是图大魔王特意嘱咐过的!要求我们在你面前‘跟他打成一片,显得他亲切活泼娇俏可人’,还得‘遇事遵从命令,以突出他非凡的领导魅力。’啊呸!其实这货脾气任性又没耐心,凶残还不讲道理,是我这辈子见过最讨厌的boss了。在寿佬村那次,我对你用错咒语,他好险没直接吃了我!”

    吴佳竖起食指,从喉咙往下一划,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一口闷,连给他塞牙缝都不够!”

    一番话凄凄惨惨如泣如诉,可江珧不知怎么总想笑。换掉妖魔之类的关键词,明明就是一个刚入职场的小职员抱怨老板的固定台词。

    “那图南到底是个什么妖魔,这么厉害?”

    听到这个问题,如竹筒倒豆般爽直的吴佳突然卡壳了。吭哧了几声道:“不能告诉你。”

    “说嘛说嘛!我发誓不告诉他是你说的。”好奇心如猫爪抓挠,江珧晃着她胳膊恳求。

    吴佳心说谁知道图南是不是把自己原型当做‘惊喜大礼包’,败了他的兴,只怕活不长。于是坚定摇头道:“老板虽然讨厌,可中视的待遇确实不错,我还年轻,不想死那么早。”

    从美容院出来,江珧拿着联系卡去赞助商那里挑上镜穿的衣服。

    像她这样胸怀‘神器’的姑娘一向很难买到合心意的上衣,尺码合适胸前就会爆扣子,胸前合适了,其他部位又空荡荡的偏大。好在有吴佳做参谋,千挑万选,总算搞到两件可以看的。

    天已经黑透了,为了感谢吴佳帮忙,江珧找了家寿司自助请她吃鱼生。

    同为海鲜爱好者,吴佳可比图南那坑爹的吃货好太多了,食量小吃相美。两人要了瓶烧酒,坐在小小的隔断间里聊天对酌。同样的年龄,相似的烦恼,两个女孩儿很快就熏熏然失控了。

    吴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怨:“世界上没有比我爸更完美的男人了,温柔英俊浪漫专情多才贤惠,我妈那一渔网下去,这辈子算值了……偏生我什么都像妈妈,没有海妖天生的魅惑力不说,还一把破嗓子……呜呜呜,真想上一次星光大道啊……带子,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我喜欢可靠的人,看着顺眼安心……可就没碰上过一个沾边靠谱的!”江珧粉脸霞生,握着拳头挥舞:“什么校队主力,武清宁整一个二货天然呆!图南臭流氓,就知道占便宜……还有个只管做饭的面瘫脸,看着还不错,可鬼知道这死木头在想什么……工作这么难找,我根本不敢辞职,你们都有来头,要我一个普通人类干什么呢?”

    “你有图南罩着,什么都不用愁。我的选择面可就太小了,工作不敢辞,感情也不顺,纯种海妖嫌弃我是串串,想找个本地鲛人当男友吧,图南那个讨厌鬼死活不肯给我介绍……”

    吴佳打了个酒嗝,突然嘿嘿嘿笑起来:

    “我要报仇,我要爆料!带子你一定要去翻图魔王的钱包,里面有你照片哦!”

    “什么……什么照片?”

    “你报道前那几天,他天天兴奋地蹦跶发疯,还用钱包贴着脸淫/笑,喃喃自语什么‘小甜甜’,我就问:‘她是你的小甜甜?’你猜他说什么……哈哈哈哈!”吴佳拍桌大笑:“他白了我一眼说:‘才不是呢,我是她的小甜甜~’亏溟主那么大个子,肉麻的要死了!”

    “溟主?什么东西?”江珧脑子里混混沌沌的,怎么也联系不上这奇怪的称呼。

    “就是图大魔王嘛,东方海域的霸主,到了这地界,所有水族都是他的仆从……上古传说里才听过的妖魔,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吓得浑身哆嗦,哭都不敢出声……”

    吴佳本就口无遮拦,这会儿喝得烂醉,失言不察,一下就把图南老底揭了。所幸江珧也醉得不轻,左耳进右耳出,根本没往心里去,只隐约记得图南是个又坏又贱,还蛮有来头的海产品。

    玩到半夜,两人分手各自回家。小区住宅楼的灯几乎都灭了,江珧拿出手机想看看时间,才想起在龙王镇就把它摔坏了。

    晕乎乎的爬上九楼,一开门,江珧愣住了。

    客厅里灯火通明,卓九坐在茶几前看电视,满满一桌饭菜已经冷透了。

    “你回来了,已经吃过了?”

    他的神情古井无波,既没怨怼,也无责备,好像已经习惯多年等待一样平静。

    “嗯,吃过了……”江珧被灯光照得头晕目眩,因为手机坏了,晚上不回家吃饭的事并没有打电话通知他。

    “你喝了酒,洗洗睡吧。”卓九站起身,端起一筷没动的菜肴陆续送进厨房。他从没让江珧吃隔夜剩菜的习惯,厨房里接着便传出垃圾桶的响动。

    江珧呆立在客厅,不知应该道个歉还是装作没看到。

    深夜电影频道正在回顾老片——巴里摩尔的《初恋五十次》。江珧看过一次,是讲一个因车祸患短期记忆丧失症的女孩,每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就会把前一天的人和事全部忘光。她的男友不得不每天从头追求一次,让女主角重新爱上他。

    片子一般,江珧只记得那男人很悲剧,无数次的爱恋追求,铭心刻骨,第二天天明就会化作露水泡影,除他之外再没人记得。

    江珧酒力低微,一夜辗转浅眠后就是宿醉,疲惫恶心难受的要死。想起昨夜卓九等她吃饭等到半夜的事,更有另一种难言忐忑。

    扶着头痛欲裂的脑袋走出卧室,江珧看见茶几上放了一只碗。田螺姑娘一样常驻厨房的卓九手里端着一盘红豆西米盏走出来,指了指桌上紫红色的汤水对她说:“醒酒汤,喝了会舒服一点。”

    那种奇特的违和感又来了。

    明明只是陌生合租人,为什么能关心的如此毫不掩饰,理所当然?

    卓九坦坦荡荡,不暗示不羞涩,仿佛是一切都是他该做的,江珧只好端起碗,乖乖喝了一口。

    那汤水又酸又涩又苦,实在不能违心用美味形容,江珧的脸立刻就皱了起来。她一向挑食,中药类的东西从来无法下咽,可卓九好意熬了醒酒汤,不喝又不好意思,不上不下端着碗踟蹰。

    “合着这个吃吧。”

    卓九似乎早猜到她喝不下去,把那盘半透明的西米盏推到她跟前,像用糖果劝诱不肯吃药的小孩儿一样。

    江珧脸热热的,似乎昨夜残存的酒力依然没有退却。

    西米凉润,豆沙微甜,清淡可口的自制点心冲淡了醒酒汤的酸涩苦味。江珧尝了点心,对卓九绽出一个歉然的笑容。

    “对不起,昨天我手机坏掉了,下次不回家吃饭一定会提前告诉你。”

    卓九看着这张晨曦微露可爱的脸,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地说:“你玩得开心就好。”

    ※※※※※※※※※※※※※※※※※※※※

    嗯,有人问我还记不记得大明湖畔的尼克,其实我记得,真的。

    连续日更,还有人说去年种下的饭卡终于发芽了……有没有这么萌啊,只是因为这个周末很闲罢了!

    小甜甜是这样念的:第一个甜三声,第二个甜二声。

    喜欢千妖百魅请大家收藏:千妖百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