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其他小说 > 千妖百魅 > 章节目录 第23话 离魂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一身血污,满脸泪痕,图南看到他的心头肉的时候,她正以这幅仓皇凄惨的面貌跌跌撞撞在路上跑。

    “图南图南图南!!!”那部印着atv中视的摄影车映在视线里,江珧从来没这么激动过,眼睛一热几乎又要哭出来,小鸡奔母鸡一样扑了过去。

    一个急甩刹车,图南把车扔到路中间,飞奔过去拥住她,见她身上几处创口还埋着碎玻璃,抱也不敢用力。

    “镜子!触手怪!梁叔被拖走了,骏驰没顶住,佳佳最后把我丢了出去,自己、自己……”回想起她奋不顾身的最后一搏,江珧语音哽咽,身体瑟瑟发抖。

    图南轻轻托起她血肉模糊的胳膊查看伤势。

    “全都挂了?真没用!”

    第一句话,江珧的心凉了半截。他满眼都是心疼,可话音里没一点对同伴的担忧,倒满是对手下无能的责备。鬼楼就在区区两百米外,图南看清伤势,却没往那边走,一把捞起她朝车子方向走去。

    江珧攀住他的脖子亟亟问道:“你去哪儿?”

    “送你去市区医院。”

    “那佳佳她们呢?!”

    “一群废柴,让他们先死一死好了。”

    他冷漠的脸近在咫尺,凤目含怒,唇角下垂,平日里春风和煦的样子一扫而光,真的变成了吴佳所说的冷酷魔王。

    江珧看清他的脸,猛地一挺挣脱下来,踉踉跄跄朝市区的方向继续奔跑。

    图南一把环住她:“你去哪儿?”

    “找警察!”江珧又是失望又是愤怒,眼泪汹涌而出,语无伦次冲他大喊:“我找城管扒房子!扒了房救人!什么混蛋老板,出了事你根本不管他们死活!原来你就是这种人,自私自利!冷酷无情!”

    她手脚并用使劲挣扎,又踢又打,却始终挣不开图南松松圈住她的两条手臂。

    “放开!放开!你不救,我找自己人帮忙!我们人类从来不这样,我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图南避开伤口轻轻环着她,任她踢打撕咬,带子体力有限,挣扎了两分钟就歇菜了,泪流满面地喘气。

    “扒房这事儿要找拆迁办,”他坚冰般的冷漠融化了,露出一点无奈的笑容,掏出手帕去揩她花猫一样的脸,被江珧啪得一下挥开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说让他们去死一死不是认真的!”图南双手合十,一叠声的道歉:“妖魔就是这样只顾自己的生物,不过既然已经订了服从契约,有情况我会罩着他们的。妖魔的韧性和人类不是一个量级,撑上一两个月完全没问题,就算我把你送回北京再赶过来,他们依然能在那房子里面好好活着。”

    “你骗人!我亲眼看见那怪物了,像极度深寒里面的大章鱼怪!拖走肯定就当点心了!”

    “吃不下的,鬼窠虽然成长迅速,但它是植物类的妖魔,消化能力还没那么强大,只能绑住猎物慢慢吸取妖力。”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和江珧只言片语的叙述,图南已经确定了这鬼楼里妖魔的品种。他托起带子还在流血的胳膊说:“我敢说你现在的伤势,比他们任何一个都严重。”

    “我撑得住!你先把那什么鬼玩意儿收拾了!我现在就要见到吴佳,现在!”江珧生怕图南糊弄自己,反手拉住他袖子往鬼楼拽。

    图南终究没办法用强迫手段对待她,只好放软声音劝:“先去医院把伤口处理一下行吗?最急最赶也得等晚上,大白天的,你不想附近几个村子上万人过来围观我的真身吧,那可就变成大事件了哦。”

    “你、你非变那么大干嘛,低调一点不成?”

    图南笑着摇头:“低调不了,爷天生就是高调的品种。”

    带子对妖魔们的事一窍不通,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坑爹货经常骗人,为了避免被调虎离山,她咬紧牙关不肯去医院治疗,一定要拖到晚上营救工作结束后才同意去市区。

    江珧的脾气倔起来九头犀牛都拉不动,图南无可奈何,说行李里面倒是有急救包,但是要进屋去拿,而且野外也没有干净的水冲洗。江珧刚刚从险境中逃脱,看见那楼的影子腿就发软,但想到被拖走的同伴,特别是吴佳最后那个眼神,她硬壮着胆子重回老楼。

    图南拉这个一边哆嗦一边装作无所畏惧的姑娘,推开摇摇欲坠的大门走进去。

    果然如江珧猜测,那怪物欺软怕硬,图南一进门,所有骚动归于沉寂。从玄关到客厅一片狼藉,文骏驰虽然最后被捉,但攻击力不可小觑:墙踹塌了三面,地面蹬穿两尺,大部分家具都碎了,木地板的残片居然飞插到天花板的射灯里,被扯断的藤蔓四处飞散,已经枯萎成死物。

    江珧忧心忡忡:“弄成这样,不会让我们来赔偿吧?”

    “赔什么赔,晚上这房子就会永远消失在地球表面了。”恐怖大魔王发出了预告。

    “你去了市区,房子的设计师究竟有什么问题?”

    “那人前年就死了,车祸,当场身亡。”

    江珧心中已把设计师列为幕后黑手,谁知他竟然早就死了,失落之后更是迷茫。图南对此人似乎也不愿多提,从废墟里面扒拉出装着急救包的行李,拉着带子去厨房冲洗包扎。

    玻璃造成的创口大大小小一共有七处,好在除了胳膊上那一下,其他都比较浅,只是有些碎玻璃还埋在伤口里面。如果去了医院,这种伤就要吃苦头被医生拨来拨去挑异物,图南没打算这么办。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一处创口,叮的一声脆响,厨房台面上便凭空出现了一小块染血的碎玻璃。

    “噢,这是什么能力?”

    “隔空移物的小把戏。”

    “你不是用水系法术的海产品吗?”

    图南仔细用碘伏棉球擦拭她的创口,笑眯眯地回答:“没错,不过我也是天生的空间系妖魔,超级稀有哦。”

    带子哼了一声:“你就吹吧,要那么厉害,应该摸一下伤就全好了才是本事。”

    “你说的是神迹,妖魔没有那种力量。”图南的笑容黯了下去,过了一好会儿才轻声说:“而且……天地间曾经也只有一位神灵有这种大能。”

    &&&&&&&&&&&&&&&&&&&&&&&

    包扎好江珧的伤口,图南做了初步的准备——把房子内部所有镜子一面一面全部敲碎。

    江珧早先也想过这个方法,可意识到镜子变成碎片更麻烦才作罢。这时候图南的空间能力就显得非常便利了,哐的一下过去,碎片没掉到地上就消失了,据说是直接到扔到了附近的废品收购站。江珧越看越稀奇,只不知这家伙有没有用能力偷过银行金库,或者菜市场的海鲜。

    “那触手怪难道可以在镜子里面的空间生存吗?”

    “鬼窠是真实存在的妖魔,镜子只是捕食的媒介而已。这房子是故意设计成它的猎场,所以才会成长的那么快。”

    “真实存在的……那么说,它一直生长在屋里面?!”

    图南点头,指指脚下地板:“就在这下面。”

    处理完镜子,时间才指向上午十点。夏初时节,天完全黑下来怎么也要晚上七点,将近十个小时的等待枯燥而疲倦。江珧连续几夜没睡好了,加上早上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大乱斗,精神体力已消耗到极点。或许是因为有大魔王坐镇,她神经放松,坐了一会儿就倦倦的渴睡。

    图南看着她略显苍白的倦容,轻声劝道:“睡一会儿?等天黑还好久呢。”

    江珧强撑着摇头:“我再不想在鬼屋里面闭眼了。”

    “睡一会儿吧,你知道的,有我在的时候它根本不敢出来。”图南想说服人的时候声音就会变得又轻又软,温柔偎贴,好像他所说的一切都是掏心掏肺为你着想,就算不用法术也具备几分催眠功效。

    江珧平时对这把坑爹的声音是很有抵抗力的,但精神力降低的时候不免容易着道,晕乎乎地就被他牵去了主卧。

    和昨天一样,图南把床立起来靠在墙上,拉下被褥打了地铺。江珧一卧倒,他就从善如流地躺在了旁边。

    “……我说,你非要跟我并排躺着吗?”

    图南无赖地道:“我懒,站着累坐着烦,你想让我出去,自己一个人睡?”

    江珧卡壳说不出话了。她倒是想一个人睡,可惜没胆。

    得到默许,图南喜滋滋地又凑过来一点。他的脸庞就在咫尺之侧,薄唇微微上翘,一根根睫毛都看得清。江珧很无奈的发现,这家伙长相妖孽就不说了,皮肤居然还很好,距离这么近都看不到毛孔,白白嫩嫩地质感极佳。

    虽然自己的底子也不怕比较,但一个厚脸皮的男人拥有这么吹弹可破的皮肤还是让人出离愤怒,带子暗自忍耐伸手掐他脸的冲动。

    “地板硬吗?”图南体贴发问。在这个距离,他每说一句话,带着体温的气流就轻轻吹拂过来。

    带子有种中计的感觉,可他没动手动脚,也不好去推,只能很不自在地动了动说:“有点不舒服,我很少打地铺。”

    图南明显看出了她的窘迫,并因为这窘迫感到愉悦,眯起眼睛低低笑起来。听到笑声,江珧又是一抖,这销魂的嗓音环绕立体声播放,让人手足酸软,从耳朵到心脏一路酥麻下去。

    “……烦人。”她可耻的脸红了,背转身用后脑勺对着他。

    图南更开心了,自己乐了一会儿,突然说:“很久很久以前,床还没发明的时候,一张席子大家就可以很欢乐。”

    “……”带子无力吐槽了,欢乐什么?做/爱做的事吗?

    “你枕着我的胳膊,我搂着你的腰,这样两个人都不觉得地板硬。如果在野外,就用树荫藤蔓遮阳,空气里浮动着青草和野果的芳香。席子被露水沾湿了,凉凉的很清爽,透过树荫缝隙往上看,就像从海底望向天空,湛蓝湛蓝的。晨有露,午鸣蝉,昏饮釀,夜缠绵,四时的音与色都不同,躺上一天也不觉得厌倦。”

    他用温柔轻缓的声音营造出一个令人向往的梦幻场景,流露出缱绻绵长的伤感与思念。

    江珧被这身临其境的叙述催眠了,睡意拢上,神智慢慢沉浸下去。微风拂过窗帘,意识慢慢消散,她闭了眼,含糊地问道:“真的……有那么好的地方吗?”

    “曾经有的。”图南轻轻给她盖上薄被:“十二欢乐坡,那时候我们都在……”

    这一觉睡得无比香甜,似乎有美梦,却记不太清,只觉得身心放松至极,以至于醒来时依然如醉酒般熏然,良久都没能让意识回归。

    江珧感觉自己被环在一个暖暖的怀抱里,枕着一条结实的胳膊,还有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图南把她卷在被里抱在怀中,虽然紧贴,却没有猥亵讨厌的感觉。他平时最爱揩油吃豆腐,可这一刻的气氛却纯直自然,江珧居然没有感到尴尬,只小小感慨原来男女之间还真的可以盖棉被纯聊天。

    金黄色的晚霞照耀进屋里,洒下一片暧昧温暖的余辉。

    江珧揉揉眼睛:“……几点了?”

    “晚上六点半。”图南看来一直没有闭眼,无声的陪了一天。他抽回胳膊,托腮微笑:“要是急着见他们,现在可以起来准备了。”

    江珧爬起来整了整衣服,还真没有昨天睡地板那种硌的浑身生疼的感觉,想起他说‘你枕着我的胳膊,我搂着你的腰,这样两个人都不觉得地板硬。’她心里泛起一种异样的感受。

    “我、我去一下卫生间……”带子又想落跑了。

    “吴佳不在,要我陪着不?”图南笑嘻嘻地调侃她们结伴去厕所的‘女生友谊’。自从最后一次进入这鬼屋,他还没一刻离开过她。

    “免了!”江珧嘴角抽搐,英雄就义般抬头挺胸朝门口走了两步,停下了。

    从这屋里出发去一楼的卫生间要跨越梁厚被拖走的走廊,还有文骏驰吴佳消失的客厅,她想了想又缩回了脚。

    上午砸镜子的时候去过主卧里面的小卫生间,只隔一面墙,稍微用一下洗洗脸什么的应该没问题吧?

    胆量有限,江珧脚步扭转,走向隔壁的小卫生间门。看到这一幕,图南胳膊托着脸,嗤嗤嗤地在她背后闷笑。

    带子窘地要死,笑什么笑,没见过去厕所都不敢的胆小人类吗?她愤愤地冲进去,甩上门。

    卧室自带的卫生间面积很小,大概只有四五个平方,用具倒是一应俱全。冲了水,整理好衣服,她站在盥洗台前洗手洗脸。面前有一个挂在墙壁上的小镜柜,柜门上镶的镜子已经被图南敲碎收拾了,只剩下一扇光光的木门。

    江珧租的房子里面也有一个类似的小柜子,里面放着香皂和洗面奶。用清水洗了一把脸,她习惯性的伸手开门拿东西,柜门一开,便愣住了。

    上午跟图南边搜索边砸镜子,本以为已经全都打碎了,但没想到一个小卫生间里的小柜子里面,居然还嵌着一面镜子。

    卫生间里的灯闪了一闪,突然灭了。

    江珧站在黑暗里,一股阴冷而绝望的感觉如电流般传遍全身。

    有人,很多人,跟她同时拥挤在这个小小的卫生间里面。

    滴答,滴答,不知道什么液体流淌在地板上,似乎有几个吊着的人蹭过她的脸。

    江珧被极度的恐惧包围了,手足冰冷,浑身僵硬,竟一丝声音都发不出。

    黑暗只持续了短短三四秒钟,灯光再次亮起。

    面前的镜子里面,出现了她平生见过最恐怖的画面。

    &&&&&&&&&&&&&&&&&&&&&&&

    图南犯了一个错误。

    他从来没有担心过江珧的生命安全。

    鬼魂没有伤人的力量,而那个贪婪的食人植物,在他这种上古妖魔的眼里也不过是颗生长过于旺盛的菠菜。他片刻不离的陪伴着她,是因为她胆怯而心生依赖。他一瞬不瞬的盯紧她,是因为他喜欢看她时而愠怒时而羞涩的可爱的脸。

    图南甚至有点惬意。人类间的恋人不也这样促进感情吗?共同看一场恐怖电影,女孩子尖叫着投入男友的怀抱,怡情趣致,无伤大雅。

    但他与人类共同生活的时间实在太短了,没有估量到一件最重要的事:那就是人类的脆弱完全超出妖魔的想象。

    图南破门而入的时候,江珧已经没了呼吸,软软倒在地上。

    她在卫生间里没有受到任何身体伤害。那颗活泼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其原因只是过度惊吓。

    就在图南面前,一丛微弱如萤火的魂魄幽然离开了这具依然温暖的芬芳肉|体,四散飞入了黑暗虚空之中。

    江珧,女,卒于20xx年5月28日,享年21岁。

    喜欢千妖百魅请大家收藏:千妖百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