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其他小说 > 千妖百魅 > 章节目录 第33章 黑沼寨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第三十三章黑沼寨

    摄制组被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暂时困在了嘎坝乡,二十多名乘客是死是活杳无音信,大家也不好询问工作人员多久才能清理出道路。江珧趁机整理笔记,询问周围能碰到的每一个苗民关于蚩尤的神话,以及罗金根提到的“会赶尸的能人”。

    那个寨子原来叫做“黑沼”,因为建立在一片凹地沼泽中得名。

    它行政上隶属于嘎坝乡,地理位置更加偏僻,地图上的直线距离有三十多公里,却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必须翻山越岭才能深入这个位于原始森林中的寨子。令江珧惊奇的是,虽然同为苗民,但嘎坝乡的百姓对黑沼寨似乎很没有好感。

    “问那个地方干嘛,不吉利,不吉利呦!那里人怪得很,还养毒虫,看见过路的客人有福相,就给人家饭里水里下毒,叫做“夺福”。”

    “你们这群娃娃不晓得好歹,那个地方是好玩的吗?有豹子,有土公蛇,又是瘴痢又是毒草,走一趟就去半条命。”

    看大门的老大爷反应尤其激烈,甚至将这次诡异的事故归结到黑沼寨的居民身上。“肯定是他们把身子偷走了!往年我们湘西人为了送死在外地的客人回乡,是用些小法子。可那里的人坏,不肯送人回家入土为安就算了,还驱使着干活。用坏了腐了,一把推进黑水沼泽里,连个泡都冒不出来!”

    他讲得栩栩如生,似乎亲眼所见一样。难道赶尸术确有其事?这个闭塞的寨子是否保存了古代流传下的秘技和传说?连续采访了几个人,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更显得扑朔迷离,江珧的好奇心一下就被勾了起来。

    “看样子这路一两天内是通不了了,留在这也没什么事,不如我们去那个寨子采访一下吧?就当自助游了。”吃完晚饭,她向众人提议道。

    吴佳听过她的叙述,立刻跳起来大叫:“no!我拒绝!我最怕僵尸之类的东西了,看个丧尸电影都睡不着,烂乎乎臭烘烘的还咬人,最恶心最吓人了!”

    言言也不乐意:“要坐车去哪儿都无所谓。这破地方地无三尺平,还没网络信号,两条腿走过去,我可不犯傻。”

    江珧万没想到会听见这样的回答,吐槽道:“我真服气了,怕僵尸怕走路怕断网,你们还算是妖怪吗?城里住着都退化了?”

    吴佳理直气壮地辩驳:“怎么啦,城里有吃有喝有帅哥,妖魔就没有好逸恶劳的权利吗?人家就是怕这个,我从小看多了b级zombie片子,幼小心灵受到了严重伤害!”

    言言抓着手里的psp叫道:“我没带替换电池,没有充电插座宁勿死!”

    正吵得激烈,一边补宝宝金水的图南突然开口了:“这个提议不错,一会儿准备一下,明天早上我们就出发。”

    “哈?”大魔王开口,吴佳不敢直接驳斥他,只好出言吓唬:“老板,那地方肯定铺天盖地的蚊子,会把你吸干哦。”

    “去不去?不去我现在就把你当沙拉吃了。”图南摩拳擦掌,掏出手绢展开,像餐巾一样塞进领口。吴佳立刻就萎了,抬眼看言言,那狸猫一声不吭把所有电子产品都翻出来充电去了。

    图南平时懒得很,能靠着绝不站着,能趴着绝不坐着,他这次竟然这么积极,江珧倒奇怪了。

    “怎么,你也好奇?”

    “我的人生只坚持两个原则。第一,亲亲你每一句话都是真理。第二,如果不对,请参见第一条。”坑爹货嬉皮笑脸,牛皮糖样贴过来,带子一把抽开,他才正经了一点。

    “去黑沼寨采访,我有我的理由。”他恢复了神秘淡定的模样,“不过这路确实蛮难走,我们几个当然没问题,你……”

    “我高中是校级马拉松记录保持者,这几年虽然没怎么练过,运动会跑个前三很轻松。”带子挺直腰杆,很有自信地道。如果不是心理强大精力充沛,谁敢跟这群非人类玩一起还不辞职呢?

    第二天一早,非常科学摄制组出发了。条件所限,只买到两背包饼干和瓶装水,又跟厨房要了些馒头肉干。因为种种传闻,没有一个向导愿意去黑沼寨,图南倒也不放在心上。文骏驰拿着地图,轻车熟路地把大家带出嘎坝乡。至今江珧也不知道这眼镜剧务的原型是什么,看样子有活体gps的功能。

    湘西拥有面积巨大的亚热带原始丛林,未经人类开发过的山区密林跟平原旅游区完全不同,刚开始还有条隐隐约约的小路,半个小时后路就转到别的方向去了。文骏驰前面带路,梁厚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断后,其他人走在中间,手脚并用爬上爬下,不一会儿手上身上就沾满了绿色苔藓。

    阳光被密集的枝叶遮挡住,周围并不十分明亮,时不时会踩到蛇和□□。空气潮湿,树荫里生长着五彩斑斓的野蘑菇。蚊子又大又多,图南用兜帽裹住头脸嗷嗷叫唤了一会儿,见带子不理他,又笑嘻嘻地凑上来:“累不累?我帮你背包吧?”

    江珧额头出了一层细汗,很爷们的拒绝了他,“用不着,才刚热身呢。”爬山消耗的体力比走平地大多了,她平时的步速每小时六七公里,但今天急行军了一小时,地图直线距离还不到两公里。看来要走到黑沼寨,实际时间要比预计多的多。

    “我们加快点速度吧,天黑前到不了,只能夜宿在外面了。”

    越往丛林深处走越心惊,那寨子偏僻如斯,别说网络,恐怕水电都不通。翻了三四座山,又渡了两条河,太阳已经到头顶。众人在一块平整的大石上休息吃饭,讨论剩下的路程。长途跋涉之后,这群家伙的非人状态才有所体现:除了言言,没有人显露一丝疲态。狸猫大概真的死宅太久,应付不来体力劳动,此时已累的萎靡不振,看起来比江珧这唯一的人类还要狼狈。

    图南气得大骂:“养你这废柴有什么用,关键时刻歇菜掉链子!”

    吴佳翻了个白眼,心想要不是被白泽卖了,谁会自愿给你这魔头当手下。

    言言软成一团,气若游丝地道:“我、我真的不成了……”

    “你最后一次用力气是哪个年代了啊!”

    “……上周末熬夜打了七小时副本……”

    最后是梁厚打圆场,把三脚架交给文骏驰,拖起言言去了林子里。回来时,江珧发现梁厚的背包鼓起一大块,拉链间隙里毛茸茸的似乎是条尾巴。

    吃完饭,摄制组再次上路。又爬了两小时山,站在山顶,文骏驰远远指着一个方向:“就是那里了。”

    群山环绕之中,一片无边际的林海顺着地势凹陷下去,斑斑驳驳的地方好像是沼泽。踏上这片土地,江珧觉得气氛陡然变化了,具体有什么,又说不出来。泥土是暗红色的,蕴含着一股肥沃的力,致使这片盆地的植物格外茂密,连阳光都很难透下来。

    植被浓绿近似黑色,巨木上垂着触手般的藤蔓,空气中有股驱之不散的酸臭气味,可能是生物在沼泽中腐烂导致。虫鸣、蛇嘶、鸟兽……密林中似乎有无数生灵在暗处窃窃私语,悄然窥视。江珧想起来之前看过的资料:湘西是有野生云豹和熊的。

    “我擦,还真有人能在这种烂地方住下去,倒找钱求我来都不干呀!”吴佳指着一条油黑发亮的过路蜈蚣大呼小叫:“你看这个,有一尺长啊啊啊!!”

    “叫什么叫,小年轻没见过世面,一丈长的我都见过。”图南吧唧打死一只对他馋涎欲滴的巨大花脚蚊子。

    “一丈?那是史前怪兽吧!”

    江珧脑补了图南的描述,抖了一下,安慰吴佳道:“不怕,四川潮湿也常见这个,我家还捉了泡药酒喝呢。”

    吴佳头皮发麻,摸着胳膊上的汗毛感慨:“你牛,中国人都是纯爷们……哎,这味道真够呛,上次停电两天,冰箱里的牛排就这股味儿。”

    那蜈蚣还有个伴儿,听到响动,两条大虫子像基因链一样交叠着游走了。这盆地没有向外的河流,成年累月的雨水积攒下来,又有无数落叶和死亡植被沉积,渐渐形成了一片巨大的沼泽地。不知道淤泥有多深,行走在倒地的树干上才感觉比较安全。自三苗集团被炎黄集团驱赶出中原地带,历朝历代都受到中央朝廷的武力压迫,为了躲避战火,不知道有多少苗民被迫安居在这样毒虫遍布的地方。

    不知不觉,天渐渐暗下去了。

    又走了一程,众人面前出现一条寂静的死水河。水里浮着厚厚的绿藻,能见度极低。可能有沼气上涌,偶尔会泛起几个浓绿粘稠的气泡,像是巫婆坩埚里煮的剧毒汤药。

    一路上趟过的河水小溪都是清澈见底,可这条河显然不适合游泳过去。对岸停着一艘简陋的木板小船,图南对吴佳努努嘴:“去,把那船牵过来。”

    吴佳傻眼:“我不会飞,怎么过去?”

    “废话,当然是游过去了,我又没别的水族手下。”

    吴佳大惊,果断拒绝:“瞧这破脏水,我才不下去呢!看门的老爷子不是说过,他们把死人丢进河里哎!”

    万幸文骏驰眼尖,看见旁边树上系着一根藤蔓搓的绳子。绳子浸在浓绿的河水里看不见,撩起一拉,对岸的船果然动了。

    这件交通工具似乎是用门板改装的,与其说是船,还不如说是舢板,勉强只能上去三个人。梁厚、言言和文骏驰第一波过去,图南、江珧、吴佳第二波。

    老牛在对岸拉纤绳,小舢板慢悠悠渡过去,如果不是四周风景这样诡异,还真的挺惬意。行至河中央,两侧绿水突然泛出几个泡,舢板咯噔一下不动了。梁厚稍微加了点力气,还是不动,他没敢继续用力,怕绳子断了一下给拉翻。

    就这么莫名其妙停在一条冒泡的死水河中央,吴佳和江珧心里没底,警惕地来回观望四周。忽听得船下水波响动,薄薄的木板下传来一阵诡异的嘎吱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水底抓挠木板。

    吴佳毛骨悚然,嗷地一声抱住江珧,“僵尸!水里有僵尸!”

    江珧也是脸色惨白,望向图南,他还淡定地颐指气使:“是水草缠住了吧。我的仆人啊,快跳下去瞧瞧怎么回事!”

    “no!no!你虐待员工!要杀要剐随你吧!吃了我也不下去!哇啊啊啊啊~~~~”吴佳放声大哭,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抓着带子。江珧也火了,狠狠瞪着他说:“你这人还能更差劲点不?要不要我跳下去看看?”

    图南也很委屈:“根本没危险,我是怕弄脏了衣服你不喜欢嘛。真是的,一点破事还得老板亲自动手。”他举起胳膊击掌几下,低声念诵了一段极短的咒文,舢板下的河面陡然降低了。江珧紧紧抓住船帮,见四周的水分成两边,墙一样竖立起来。像传说中的摩西分红海,缝隙越来越大,直到整条河被拦腰斩断,露出一条五六米宽的通道。

    小舢板就这样脚踏实地的落在河底,江珧惊得目瞪口呆,两边的河水好像被无形的力场阻挡住了,一滴也流不过来。

    “别下去,泥巴很厚。”图南干下这样惊人的事,居然更在乎衣装是否整洁。河底没有什么僵尸,只有黑色的淤泥、几条蹦跳的泥鳅和一些螺蛳。梁厚力大惊人,拉动纤绳,连人带船直接拖到了对岸。

    吴佳依然在抽噎,脱离危险,江珧才发现她的泪水落在地上化成了一颗颗形状不规则的小珍珠,连舢板里都存了不少。

    “呃、呜呜、唔嗯……都来捡,别浪费了,能串手链呢……”人鱼一边哭哭啼啼一边蹲在地上拾自己的泪水结晶,让人产生一种奇妙的滑稽感。

    带子蹲下帮她,心中感慨鲛人泪的神奇。图南很不耐烦,想说混血产的珠子成色烂透了,可刚刚被江珧训斥了一顿,又不敢开口,最后还是拿出手帕帮她兜着。

    “呜呜……当时还说帮我找男朋友,解决后顾之忧,呜呜呜……到现在也没消息呜呜呜……”吴佳可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一哭起来没完没了,趁着闺蜜在场,拐弯抹角投诉老板。

    “你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啊?”带子大为震惊,抬眼看图南,那货抄手望天吹小调。

    “因为现在鲛人很稀罕嘛,我想找个雄的给她配种,下几窝小仔,这样以后吃饭伺候什么都不愁……”话没说完,图南就被江珧摁住胖揍了一顿。

    好容易哄得吴佳不哭了,又走了半个小时,传闻中的黑沼寨终于显露出了它的真实形状。远远看去一片竹制吊脚楼,但走近一瞧才发现有多简陋。屋子又小又矮,顶上用树皮和茅草搭建,所谓的窗户就是藤蔓缠着木条。户外晾晒着一些动物皮毛和风干的肉,为了防御猛兽,寨子外面围了一圈尖锐木桩,跟书中描写的原始社会似的。

    江珧没想到中国竟然还有这么穷的地方,与这里相比,全国贫困乡嘎坝简直是国际大都会了。

    天色已经近乎全黑,看来晚上要借宿在这里了。摄制组绕着树桩行走,找到了一个进出口。只见火星明灭,一个棕黑皮肤的苗族青年蹲在寨口抽旱烟。他敞开的蓝布小马甲里露出壮实的胸肌,精劲的腰上缠着一条刺绣宽腰带,宽裤脚下是一双赤脚,头上包着一块土布头巾,扯出两个类似牛角的尖尖。

    青年瞟了一眼浑身青苔泥点子的摄制组,磕了磕手中的烟杆子,脸上似笑非笑,一对桀骜不驯的眉飞扬起来,似乎等在这里就为看他们这幅狼狈不堪的形象。

    “阿都?!你、你怎么还……”这一声惊叫是从图南嘴里发出来的,他一只胳膊下意识就把江珧圈在怀里后退一步。带子奇怪地仰头看着他严肃的侧脸,除了鬼窠事件那次,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家伙这么紧张的样子。图南的失态只维持了两三秒,很快就发现认错人,他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居然长这么像,还以为又来一个……”

    “怎么,他是妖魔吗?”江珧警惕看向苗族青年,发现那人也挑着眉上下打量她。

    “不是,纯人类而已。”图南磨磨蹭蹭不肯松开圈着带子的胳膊,换上一副嫌弃的表情:“隔了这么久,这张脸还是让我很不爽。”

    喜欢千妖百魅请大家收藏:千妖百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