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其他小说 > 千妖百魅 > 章节目录 第37章 真正的黑沼寨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第三十七章真正的黑沼寨

    “别紧张,是人类的气息。”图南拍了拍江珧的背。

    “谁把小孩儿扔到这种地方……”带子四处张望,发现几十米外有两株并生古树,上面架着一个小树屋。

    “走,去看看。”人类天性不能忽视幼童的哭泣声,江珧和图南掳起袖子,顺着藤蔓编成的绳梯爬了上去。小如鸟巢的树屋里,一个两三岁的孩子腿脚缠着布条躺在席子上发烧,浓郁的草药味道扑面而来,布条里渗出绿色的汁液。一双小小的粉色塑料童鞋放在角落,上面还沾染着干透的血渍。

    阿注也跟了上来,江珧诧异地问他:“这是谁?你女儿?”

    他神情阴郁地道:“我连妻主都没有,哪里来的娃娃,是那辆破车上捡来的。我到的时候就这么一个活的,她阿娘用身体抱紧了,小娃儿没受重伤。”

    “你……是你救了她?”

    桀骜不驯的青年昂起头:“怎样,我乐意。”

    江珧看看昏睡不醒的小女孩儿,心中对这个操控死尸的术士的印象一下子变了。

    “你打算怎么办?这孩子还在发烧呢。”

    “吓掉魂了,等我闲下来叫回来就好。我们最缺小崽,反正她爹妈都没了,带回去养呗。”

    “那不行!你们那儿连电都没有,得把她送回嘎坝乡,说不定有直系亲属。”说到底,江珧还是不信任阿注混合着巫术的医疗手段。

    半强迫性的抢走了孩子,跟摄制组其他人汇合后,大家便回到了嘎坝乡。文骏驰大概受伤很重,一直没有现身,江珧把孩子送到卫生所,带着图南马不停蹄赶往罗金根家。结果还没走到,便闻到一股焦糊味道。邻里乡亲提着水桶大锅搬水,说是罗大仙家里失火了。

    图南大叫不妙,赶过去已经晚了。短短十几分钟,罗金根家的房子烧成一片白地,本人连焦尸形状都没留下,只有一碰即碎的骨架躺在院里。

    “看来我们的推测没有错,罗金根果然是个棋子。祝融总算有机会点了个人,心情应该不错。”

    带子不忍去看那堆人类残余物,皱眉问:“祝融真的是火神吗?怎么比妖魔还残忍?”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人有好人坏人,神也有好神坏神,不过像祝融这样变态的确实不多就是了。”

    线索已断,大家没有办法,只好再次入住招待所。北京来的记者意外发现车祸遗体的事件立刻传开了,全乡轰动,图编导最新出炉的坑爹解释是:狼窝里发现的,被咬的缺胳膊少腿,只有一个小女孩幸免于难。

    跟别的地方一样,只要能结案,细节可以忽略不计。经过连夜抢修,山路很快就恢复畅通。乡政府的领导为了感谢摄制组,特地设宴为他们送行。宴席上吴佳问起黑沼寨为什么没有年轻女人,乡长仰头干了一杯酒,郁闷道:

    “那些人可怜啊!二三十年前的事了,当时黑沼寨比现在还要闭塞,我们上门宣传政策的时候,她们还有人画唐代的妆。来回跑了几年,当时的族长终于被说动了,同意让孩子们出来上学。你们也见到了,条件差得很,他们只送出来女孩,留下男孩子在家里干活种地。结果……”

    江珧想起女族长的坡脚:“结果出了事故吗?”

    “啥子事故也没出。女娃娃们见到外面的世界,读了书本,看了电视,谁还想回没电没水的寨子。她们陆陆续续出去工作,虽然还往家里寄钱寄物,但都不肯回去了。黑沼寨渐渐变成了光棍村,我们的计生队多少年忙活着给他们介绍对象,但是哪有女子肯嫁到满是毒虫瘴气的地方去!”

    听到这个真相,想起那群汉子热切渴望的眼神,江珧她们如鲠在喉。

    乡长又喝了一杯酒,叹道:“再过几十年,地图上就没用黑沼寨这个地名啦。”

    江珧心酸地难受,问道:“没有别的办法吗?拉投资,搞点旅游项目?”

    “早想过啦,没搞成。也有搞成的地方,你们可以去看看,苗民天天穿着花裙给游客跳舞,以前的文化全忘了。不过你们也不用伤心,这是自然变迁,挡不住的。我是苗民,现在也穿衬衫穿皮鞋。但是衬衫皮鞋是你们汉族人的东西吗?也不是,是外国人的嘛。”

    乡长酒后的一席话,让江珧一路思索回去。此时七夕节将至,街头巷尾的花店里摆的牌子却写着“东方情人节”。

    强势文化对弱势文化的渗透融合能避免吗?当中央政权对黑沼寨居民采取斩草除根的封杀态度时,他们顽固的保存了先祖流传下的传统;但当政策温和、生存环境好转时,他们却被外来文化侵入分解了。这种意料不到的事,还在世界各地不断上演着。

    就像一轮夕阳,无论经历过多么壮美灿烂的历史,白日结束后,仍将无助地沉入地平线下。

    车轮开动,江珧依然沉默不语,图南笑着贴上来:“想什么呢?”

    “想多少文化就这样流失了,好可惜。”

    “可惜什么。你喜欢什么,中山装?箭袖旗装?杂裾?袿衣?缘袍?深衣?苗族的缀银小褂?你瞧哪个顺眼我就穿哪个给你看,绝对正宗。想看二次元的,辞、赋、经传、诗词、传奇,你爱哪种我都会写。亲亲,要有全局历史观,往前看,哪种东西不是新兴潮流,最早的文化传统还是大家一起天体□□呢。”

    江珧无奈地看着这个上古妖魔:他虽然染了一头黄毛,戴着耳钉指环,但在此妖魔的年龄经历面前,所有怀古伤今都变得可怜可笑。

    回过神,她在后照镜里看见一个追着车狂奔的人影。

    “停车!停车!!带我走!带我走!!”

    是阿注!他换下了蓝布小褂,穿上回力运动鞋,嗷嗷叫着拼命跑。

    “快开快开!甩掉他!”图南暗叫不妙,马上指挥司机加速。

    江珧扭过身,从后窗看着这个苗族青年。车速如此之快,他依然不肯放弃,神情如夸父追日一样坚持不懈。

    “……停车!”她抓住司机的胳膊。

    “不能停!”图南熊熊燃烧的嫉妒无意掩饰,大叫道:“你看上那土包子了吗?要带他去北京?我不许!”

    “看上你的鱼头!”江珧凿了他一个爆栗,“跟这根本没关系,我看不下去他这样跑。黑沼寨的情况大家都知道,留在那里根本没希望。”

    “关我什么事!让他烂到那里臭到那里好了,看见那张脸就讨厌,隔了那么久还跟我抢,我不干!”

    道理讲不通,江珧砰得拍了一下座椅,霸气四射:“闭嘴!我说了算!”

    坑爹货被慑住了,倒在座上嘤嘤呜呜的假哭,还蹬腿乱叫什么“大王情意尽,贱妾何聊生”,但最终也没能阻止司机停车。阿注一口气跑了几十里山路,整个人热汗蒸腾,冲进车里喘得话都说不出了。

    江珧让出个位置:“说好了,顺路捎你过去,之后怎么混我可不管哦。”

    “呵啊、呵啊……这、这是我第一次坐车,座位还是、还是软的咧!”阿注充耳不闻,在图南怨毒的眼神中兴奋地四处张望。

    “你这么跑出来,寨子里的人怎么办?”

    “他们也快走了。”阿注扯袖子抹汗,“秘密被发现了就得换地方,祖上的规矩。”

    “搬到哪里去?”

    “不知道。如今跟古早不一样了,到处都有人,想搬也不是一句话的事。”阿注脸上看不出伤心,似乎对这个结局并无不满。

    部落没有女人注定会消失,搬出这片毒虫遍布的沼泽地,或许是新的转机。

    湘西之旅就这样结束了。图南闹够了,飞机起飞便睡着了,脑袋歪歪的靠过来。他亚麻色的短发柔软好似宝宝的胎毛,纤长浓密的睫毛在眼帘上洒下一片阴影,睡得好像孩子。

    江珧没把这颗鱼头推开,悄声跟空姐要了张毯子,给他盖在肚子上。从未有过的疲惫,很快,两人头对着头陷入沉眠。

    下了飞机,先回atv大楼。阿注透过车窗看着这座国际化大都市,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人带来了,怎么安排是个问题,直接扔到大街上似乎不太好。

    到了地下停车场,江珧问:“你有钱吗?”

    阿注笑出一口大白牙:“多得很,‘那个人’出手可阔绰了。”说着从缝在里衣的内兜里掏出一叠人民币。

    这笔“巨资”撑死了也就五千块,图南噗地笑出声:“恭喜,不吃不喝的话你能在帝都付两个月房租了。”

    “啥子叫房租?”

    “你没房,住别人家给主人的钱呗。”

    阿注大怒:“住个屋还要钱?!你们去我们寨子里又吃又喝歇脚睡觉,我们可提过钱的事?”

    说到这个,江珧倒有点羞愧了。跟苗族人的热情好客比,外面的世界确实比较冷漠。

    “老子就睡这里了,有屋顶不漏雨,地方还宽敞。”阿注跳下车,包袱一丢扫视停车场。

    “绝对不行!!”图南这才急了,心想带子天天上班都能遇到这货,万一日久生情怎么办?没办法打电话把白泽叫来,让他处理这个棘手人物。

    乱了一场,白泽把阿注带走了,同事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江珧一把抓住图南,“走,跟我去趟医院,全国医疗资源还是北京最好。”

    “我伤都好了。”图南拉开领口展示无暇肌肤。

    “外面都好了,里面呢?去照个x光,瞧瞧你肚子里的伤。”

    图南站在原地不肯动:“那个医生看不好的。”

    江珧睁大眼睛:“黑道也有密医,你们妖魔受伤生病了怎么办?”

    图南笑了笑:“不怎么办,找个窝趴着等它自己长好。”

    “像骏驰那样?”江珧怀疑地看着他:“那你的伤能自己长好吗?”

    “不能。宝贝儿你不用担心,不影响任何功能滴~”坑爹货飞了个媚眼。

    江珧木着脸,踮起脚尖拍拍那颗黄毛脑袋:“胖鱼乖,带你去宠物医院。”接着反手拖他上车。

    “喂喂谁是胖鱼……我才不是宠物!”图南被塞进驾驶座,江珧连声埋怨他:“要不是你手贱把李悟一搞死了,现在还有个看病的地方。”

    图南眼看拒绝不得,只好说:“去医院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件事作交换,不然我就不走。”

    “你是打个针必须要吃糖的小孩儿吗?”带子无奈道:“什么事?”

    坑爹货笑嘻嘻地眯起眼:“后天就是七夕节了……”

    带子想也不想断然拒绝:“你做梦!”

    “等人家说完嘛~”图南拿出手机,展示b大学论坛上的一条资讯:“后天那儿有场公开讲座——《论母系过渡与上古神权流变》,是人类文化学领域的权威汪教授讲的,想不想去听?”

    江珧略一迟疑,明白了他的意思。经历过湘西一场劫难,她确实对这段历史非常感兴趣,正打算回家查查看有什么资料。

    “怎么样?你答应一起听讲座,我就乖乖去医院。”车钥匙在手指上打转,图南劝诱道:“不是约会,大学校园那么多人,很纯洁的。”

    江珧虽不信任他,但也想不出听公开讲座能有什么陷阱,于是答应了这个交易。刚才开玩笑说去宠物医院,但鲲鹏似鸟似鱼到底算哪科还未可知,最后还是去了协和医院。

    抽过血,把图南丢到放射科,江珧去办理缴费手续。排了好半天队,回来时就看见这枚病患唧唧呱呱正跟漂亮女医生聊得欢,把人家逗得前仰后合。

    江珧掐了他后背一把:“片子拍了没?”

    “没,机器坏了。”

    “不会吧?”

    “不信问问大夫嘛。”图南无辜眨眼。

    江珧看向那位笑得颊生红晕的医生,对方拍着胸口道:“巧了,他刚进来就坏了,技术人员过一会儿才能来。交过钱了?留着单子,今天拍不成明天再来也行,给你排最前面。”说罢朝图南看了一眼。

    带子额爆青筋,把妖孽提溜出放射科,堵在走廊死角审问:“你把人家的x光机搞坏了?”

    “才没有,说了是巧合嘛。”图南的话一点都不能让人相信。

    血液化验结果也没到手,化验室说血样可能被污染了,机器测不出来。

    江珧束手无策。图南低头看着她,声音很温和:“其实真的没什么,有时候我都记不得有这个伤。”说着把她的手拉向自己小腹。

    隔着衣服,只有腹肌起伏的温暖触感。

    祝融乖张的笑声还在耳边回荡:“少掉的那一半内脏还没恢复吧?是不是很痛?哎,肯定每天都痛得要死……”

    他总是这样,被蚊子叮个包就嗷嗷叫,往日的旧伤却忍着一句不提。

    “到条疤到底怎么来的?你曾经提过有位能够治愈一切病痛的女神,能不能去求她帮忙?”

    图南一下沉默了。

    “说话呀!”江珧脑子飞速运转,思索有没有别的办法。

    “其实……”

    “什么?别吞吞吐吐的!”

    “老实告诉你吧。”图南深深叹了一口气,摆出坦白从宽的表情,拉起t恤露出肚皮,“这条疤其实是剖腹产留下的。你去妇科随便找个大夫一问就知道了,没啥事。”

    “………………”

    江珧再次听到了自己多条神经断裂的声音。

    在拥有全中国最好妇科的协和医院某条走廊里,传出了某种神奇生物发出的阵阵“嘤嘤嘤嘤嘤”的恸哭声。

    ※※※※※※※※※※※※※※※※※※※※

    有抽中奖的筒子说收到了书商赠送的千妖2

    和往常一样,我既没有收到书,也没听到确切消息

    自己抽自己的书(还用了两个小号)都不中奖这种运气也不用说了

    所以什么时候能铺货、网购或者书店购都是未知数

    我不知道。。。

    喜欢千妖百魅请大家收藏:千妖百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