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其他小说 > 千妖百魅 > 章节目录 第56章 比邻而居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凌晨三点,车子高速行驶在马路上,白日里堵车的情形一扫而空,帝都好像一座无人空城。

    图南连闯红灯,每过一个十字路口,江珧就喉咙发紧,似乎听见监控抓拍咔嚓一声,两百元钞票飞走了。

    “一天的出差补贴。”她闷闷地说。

    “我跟交警支队谈好了,划卡月结,他们当我透明,双方都开心。”

    图南往后照镜里一望,看见严格遵守交通规则的卓九再一次被红灯拦住,他就嘿嘿直乐。

    “木头脑子,多少年都不带长进的。”图南加大油门,改装发动机轰轰作响,跑车尖啸着滑过路面,似乎再加一丁点动力就能飞起来。

    开了一会儿,江珧发现不是回分钟寺的路,警惕地扭头看他:“你带我去哪儿?”

    “去我家。你那边还得彻夜突击,吵到天明也休息不成。”图南像是不经意般瞥了她一眼,细长眼尾勾魂摄魄,坏笑道,“你热吗?脸怎么红了,是不是幻想什么限制级的事了?”

    听闻此言,带子脸上的毛细血管更不争气,纷纷崩溃破裂,因通宵没睡而苍白的面颊上像擦了一层胭脂般透出粉色。她不想承认自己想多了,闭上嘴扭头向窗外望去。

    “去就去,你还能吃了我不成。”

    这句话出口,她又回忆起之前在图南家看到的各种女式遗留物品,心脏不禁一抖,连忙转移思维不敢再深想。

    汉语博大精深,“吃”这个字,有许多种解释,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开入灯火通明的地下停车场第三层h区,江珧发现这里地上没有划线,空荡荡只停着十几辆跑车。指示牌上划成两个区域,显示这整整一个区只属于两户业主,顶层和顶层楼下。

    图南停好车,转着钥匙和江珧一起往电梯口走,正好迎面碰到卓九开车进来。他被红灯隔住几次,但乌龟追兔子,停停走走最后好歹还是赶上了。

    “呦,你那辆破车往里停,藏到柱子后面去,别让邻居看见了给我丢人。”图南吆喝一声,拉着带子走进电梯,刷卡后直接摁住关门键。

    电梯上升,江珧的封闭空间恐惧症来袭,不自在地踢着地毯,没话找话问:“真纳闷了,你们俩明明合伙狼狈为奸,你指使他就跟指使小弟似的,一点都不客气。”

    “合伙人也有指挥和跟班的区别嘛,这蠢货一点聪明气儿没有,等他排队到早上,黄花菜都凉了。再说我身为导师,指导一下徒弟还不是应该的。”

    “吹吧,你教什么了?敲钉子还是画图纸?”

    图南哼了一声:“那些工匠技艺,本座才不屑。”

    江珧看着指使数字向上跳,心想卓九大概是这群非人里最特别的存在了,身为神族,他一丁点特殊能力都不用。上学、工作、排队、等红灯,比人类活得更守规矩,像个一板一眼的精密机械钟,不晚点不提前,自带调节系统。

    有话说时间就过得快,电梯到了顶层。门一打开,灯光亮起,室内景色和白天截然不同。四面八方都是透明玻璃,浓重如墨的夜色包围了这里,整栋房子好像悬停在宇宙中的孤堡。

    帝都空气污染严重,天空昏暗无光,脚下的建筑却亮着数不清的灯火,像天幕苍穹倒扣下来,星星踩在脚底。

    从脏乱差的城中村一下子来到这种凌空豪宅,心情不但不好,反而更加沮丧。江珧暗自腹诽,这里绝不会半夜有警察突击检查暂住证。她听见一点杂乱音乐声响,好像哪里有人在办party,好在房子隔音做得好,不注意就听不到。

    “主浴室在二楼,先去洗个澡吧。”图南站在水晶旋转梯上一扬手,做出欢迎光临的姿态:“我以人格发誓,绝不钻进去偷看。”

    江珧犹豫了一会儿,折腾到半夜,她从头到脚都沾染着烟味和疲劳,就这么倒下睡觉确实很不卫生。

    “借我件干净衣服,带香水味的遗留物品就算了。”

    图南扬起纯洁而阳光的笑容:“哪儿能呢,穿我的总行吧?拆全新没开封的。”

    她妥协了,抓着扶手爬楼梯,中途听到电梯叮的一声响,应该是卓九跟了上来。这家伙也有这里的副卡吗?她无力去想这对奇怪的搭档到底算什么“友情”,踢掉高跟鞋,拖着疲惫的身体往二楼走。

    看到专属浴室的瞬间,一阵强烈的虚脱感涌了上来。图南不仅没有人格,鱼格估计也早就被一身百花肉给挤扁了。

    钻进来偷窥?完全没必要。整间浴室就是个透明玻璃房子,只要打开灯,里面洗澡的人就像橱窗展示模特那样一览无余。更让人无语的是,走进去的话,四面看起来全是镜子。图南竟然把单向玻璃反过来安装。

    “这个自恋暴露狂……”

    带子可没勇气在这种没遮没拦的地方洗澡,好在客卫有四五个,总算让她找一间有门有墙的正常浴室。

    同一时间,卓九走进敞开式厨房,熟练地找到案板刀具锅子。这些东西就是装装样子,根本没人使用过,他在水龙头下仔细刷洗了一遍。可打开图南的超大容积冰箱,却发现里面没有一点果腹的东西,只有许多支开过瓶的酒。

    他走出厨房,严肃投诉业主的失职:“你这里没有她能吃的东西。”

    图南躺在沙发上,扔过去一本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外卖单:“麻烦死了,叫人送。”

    “有我在,就不能让她吃农药地沟油和违法添加剂。”卓九反手把本子大力扔回去,“你出去买原料。”

    图南滚进沙发深处,给他一个懒洋洋的后脑勺:“这个点儿哪里去买?帝都可没有二十四小时菜市场!鱼缸里还有活热带鱼,很新鲜的,捞一条煮汤好了。”

    卓九居高临下站着,神色跟雕版画一样肃穆:“妻主等着吃饭,现如今你虚弱到连一头像样的猎物也不能带回来了?”

    狩猎算是雄性最最基础的义务了,一句话击到图南痛处,他不得不爬起来:“我去楼下邻居那儿借还不行吗,开单子!”

    卓九当场写了一张便签条,图南揣在兜里,愤愤地从安全出口的楼梯走下去了。

    谢小山正在开通宵party,今天来的女孩们有几个平媒模特,质量还算过得去,他新装的视听系统相当给力,整一层楼都在震动摇摆,令他感到肆无忌惮的快感。

    作为一名京城顶级顽主,谢小山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一直很爽心——直到搬到这栋大楼。首先是竞拍顶层失败,虽然买到下面一层,但失去了俯视全城的特权,被哥们戏称为“万人之上一人之下”,让他丢了好大的面子。

    接下来他试图在装修上赢过顶层业主。

    听说楼上的设计师只是个事务所里挂靠的新人,谢小山立刻请来了欧洲顶级室内设计师,力图装出迪拜七星的效果。谁知道装修好了来看,顶层居然打通复式,搞了个超大游泳池,并且整层钢化玻璃镶嵌,内外通透,创意牛逼到不行。

    谢小山再输一场,只能啐一口骂道:“我操他大爷,哪里来的暴露狂!”

    第三次战役发生在停车场。谢小山跟顶层业主共享h区,作为一名超跑俱乐部高级会员,他认为自己那几辆宝贝车绝对能找回面子。谁想入住后,谢小山再次悲剧。他虽然有阿斯顿马丁和迈巴赫,但对方的车都是限量版,换得还很勤。

    谢小山不得不安慰自己,身外之物皆粪土,根本不值得计较。顶层业主一定是个秃顶啤酒肚有□□问题的中年商人,而自己身为广受软妹追逐的年轻高帅富,何必跟这种人置气?

    接着就是刻骨铭心的第一次正面接触。

    仅仅一个照面,自喻高帅富的谢小山从气质到相貌再到身材,统统沦为提鞋跟班。他不想回忆当时的事,反正那个目不转睛盯着对方流口水的女朋友早就换掉了。

    谢小山觉得自己的女人缘已经很棒了,交往过的有空姐、模特、明星,但每次在停车场里偶遇,顶层业主带的女孩从来没重复过。

    所有所有所有的事全部压他一头,谢小山打从娘胎里出来就没受过这样的挫折,他到处打听楼上的身份背景,但那人城府深的好似太平洋,居然只言片语的消息都没有。

    就在这种郁闷的日常生活持续了大半年后,谢小山家的后门被敲响了。

    那个门后面是隐蔽的安全通道,平时根本没用过,不应该有人能进来,更何况是凌晨三点多钟。外面的人持续不懈把门敲得山响,谢小山喝得不少,晕乎乎地转动把手,开门就看到图南穿着睡衣光着脚站在外面。

    屋里的音箱系统轰然作响,谢小山十分警惕,率先出口:“你平时可比我更吵!”

    图南摇摇头,笑眯眯地道:“别那么紧张,我又不是下来投诉噪音的。好邻居,借我一个蛋行吗?”

    谢小山眉心的皱纹能夹住名片:“什么蛋?”

    图南拇指食指一对,合成一个圈:“就是人吃的蛋呗,鸡蛋鸭蛋鹅蛋都行,顺便再借点配蛋的挂面,西红柿空心菜金针菇,有鲜鱼鲜虾也来一筐。”

    谢小山大怒:“你这是拿着醋来借螃蟹是吧?干吗,饿了开车出去吃啊。”

    图南伸头往屋里瞧,见吧台上摆着许多任客人取用的高级料理,抬腿就往里走:“要是不想借,我在你这蹭一顿凑合凑合也成。”

    屋里几个女孩子已经撇到安全通道里的不速之客,好奇地走过来围观。谢小山知道只要她们见到这妖孽的脸,整场party就会变成他的个人秀场,赶紧伸开双臂,把门堵得严严实实:“不行!你、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厨房给你拿,不许进我家听见没!”

    图南把卓九写的采购便签条往谢小山怀里一塞,懒洋洋地道:“不进就不进,快去快回。”

    谢小山砰地甩上门,冲去厨房敛了一堆东西。虽然他从来不下厨,好在晚上办party,食物准备充足,冰箱给菲佣塞得满满的。拿完东西,谢小山开门朝外一扔,压着嗓子撵人:“快走快走!”

    图南往怀里一瞧,鸡蛋面条蔬菜鱼虾火腿齐全,还附赠一瓶橄榄油和一个调味料架,显然是谢小山怕他上楼想起来没油盐酱醋再回来借。

    “谢谢了哦。”图南歪头往里一瞧,见有漂亮妞,下巴一抬,笑道,“以后办party也请我来玩嘛,比邻而居……”

    下半句没说完,谢小山碰地把门甩上了,心里计划明天就找工人来用水泥把这安全出口堵上。他的大脑被酒精搞混了,唯独没有想到一件事——安全通道外侧的门是单向反锁,根本不应该有人能够进来。

    图南带着丰盛的“猎物”回到家,往茶几上一丢,立功似的吆喝:“这总够了吧?”

    卓九扒拉一番,把盒装鸡蛋抽出来打开:“碎了一半。”

    “那不还有另一半么!真是挑剔得蛋疼。你要能多研究研究琴技,也不至于练了五千年还只会弹《野有蔓草》这种黄色小调,我这老师都觉得没脸见人。穿衣服就黑灰蓝三种,我以前说过这是安全色,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好歹长进一点啊!”

    卓九毫无对老师的敬意,抱起食材转身往厨房走,只平平淡淡留下一句话:“你穿得俏弹得好,她也没有多瞧一眼。她喜欢的那个,穿麻衣吹草叶照样赢了。”

    图南脸色大变,一双凤目几乎要射出刀子来,慵懒优美的嗓音登时充满刻骨怨毒:“你还敢提那贱人!”

    卓九充耳不闻,抽出菜刀在料理台上切砍,利刃劈在案板上,发出躁郁沉闷的咚咚响声。

    江珧洗完热水澡,看到外面放着一套毛茸茸的男士浴袍,她仔细嗅了嗅,没有香水或鱼腥之类的可疑气味,才放心穿上。浴袍长度拖到脚面,肩膀也松垮垮的,这时候她才会想到图南其实非常高,只是平时没正型,不是歪着就是躺着,没有卓九的个头那么明显。

    走下楼,吧台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葱花面,旁边是一碟糖拌西红柿,一碟火腿丝,还有十几枚蒜蓉大虾。卓九解下围裙正在洗手,厨房已经整理得跟样板房一样干净。

    站在吧台前仔细审视过这一桌宵夜,江珧抬起头,平静地问道:“你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我身边的?当年熬夜念书的时候我经常吃这些,糖拌西红柿去皮留汁,火腿丝配小黄瓜,蒜蓉虾抽筋开背入味,这些东西、这种做法,除了我妈以外没人知道我喜欢。”

    卓九的背影明显僵直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要怎么解释,只是凭着记忆做了,因为当年还是学生的她疲惫时吃到这些会变得动力十足。

    江珧没再说别的,坐下吃面。他们很熟悉她,就像她之前的二十三年一直住在全透明的房子里,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观察了去。一碗葱花面不算什么,但里面蕴含的意义太沉重了,沉到她恐慌无比,只想躲避。

    她已经不是天真的学生了,知道自己现阶段应该呆的地方是城中村的出租屋,而不是在这样的豪宅中留宿。她不是灰姑娘,没有根基的空中楼阁总有一天会倒塌下去。

    客厅外水漫金山,游泳池的进水器好像坏了。图南发过一通邪火,枕着双臂躺在水底。仰望波光粼粼的天空,他心中的嫉恨像池水一样汹涌满溢。

    她喜欢的那个,既不是他,也不是卓九。

    本来只打算在图南家借住半宿,结果再一次醒来时,天色依然是黑蒙蒙的。江珧看一眼手机,发现自己睡了整整十四个小时。坐在图南巨大的贝壳型床上(原主已被赶走),愣了好一会儿神才回想起昨天发生了什么。

    就因为一张暂住证,她蹲了半宿局子,最可恨的是那群妖怪们全部顺利过关,只有她这个纯人类被抓了,种族歧视到气死人的地步。

    “真是人穷志气短……”嘀咕一声,她钻进浴室洗脸,打算穿好衣服就立刻离开。

    神清气爽地走出来,江珧打开卧室的顶灯,意外发现床上寝具的状态有点古怪。

    整张床单到处皱巴巴的,并排三个枕头都有凹陷痕迹。这张定制的大床面积足有3乘3米以上,她的睡相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合纵连横汪洋恣意了?

    “不会是……我的天哪!”

    江珧一瞬间寒毛都炸起来了,丢下毛巾跑向卧室大门前。

    睡前反锁的门把手没有移动痕迹,那根头发也好好挂在上面。卧室整面墙是固定的钢化玻璃,没有开合设计,室内换气全靠中央空调,而浴室通风口只有碗口大小。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能进卧室的途径,这是一个密室。

    太紧张导致神经质吗?心惊肉跳望着这张怪异的大床,江珧觉得自己急需冷静。

    呼吸、镇静、再呼吸……肯定是巧合,人太累了说不定还会梦游呢。她这样安慰自己。

    江珧不知道的是,仅隔几米的垂直距离,另一个普通人类谢小山刚刚宿醉醒来,也因为安全通道门锁的事惊慌失措。

    甩甩头,她决定把这些细枝末节赶紧忘掉,换好衣服下楼去了。图南坐在钢琴旁弹一首舒缓轻柔的曲子,卓九在厨房,吧台上放着她的身份证及一个小红本,上面有“暂住证”三个烫金字。

    图南仰起头笑道:“醒了?睡得好吗?”

    江珧无言以对。睡是睡的挺好,就是醒来后吓得不轻。

    卓九见她起来了,开始往餐桌上布菜,依旧是四菜一汤家常饭,见到这样一幕,她本来想问的话也只能原路咽回去了。

    最后上的是一盆滚烫的红油酸菜鱼,图南已经抄起筷子等在旁边了,见到这唯一带鱼腥味的菜居然泼了半盆红油,气得大骂:“不是已经交代过你要清蒸吗?这么辣我怎么吃?”

    卓九淡淡地道:“就是不让你吃才这么做,三斤的鱼你一筷子戳下去还剩什么?”

    身为四川人的江珧噗嗤笑了出来,治疗食欲过剩又不敢吃辣的家伙,川菜确实是个好选择。

    “你饮食习惯不好,怎么能只吃肉呢?多吃蔬菜,来,海带全给你。”她大方地把凉菜推到图南面前,胖鱼嗓子里传出哀怨的嘤嘤声。

    三个人吃完饭,她拿出昨天言言给的那个信封,郑重其事地说:“谢谢你们捞我出来,帮我□□,还收留我过夜。不知道够不够罚款的钱,不过我现在全部身家就这些,你们俩看着分吧,不够等下个月发工资我再补。”

    图南也不跟她客气,在卓九瞪视中坦然接过信封揣进兜里,笑嘻嘻地说:“呆九,瞧珧珧给我们家用钱了,过会儿分你一点拿去买菜。”

    江珧心想这点都不够他油钱,有气无力地说:“我养不起您这样的奢侈品,求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我。”

    图南双手托腮,笑得甜似蜜糖,慷慨大度地表示:“亲爱的,不怕你穷,只要你有一百块,九十九都给我花,我就心满意足。”

    江珧嘴角抽搐:“真谢谢了,你算得正好,剩下一块钱刚够我坐公交车回家。”

    她断然拒绝了卓九同行的要求,整理好包准备出发。走到电梯口,她回过头问:

    “顺便问一句,这透明的房子,变态的浴室,到底是哪个没廉耻的糟糕设计师给你设计的?”

    图南毫不犹豫指向卓九:“他!”

    卓九木着脸指回去:“甲方强烈要求这么画的。”

    接下来这两个坑爹货开始就拖欠设计费、修改图纸次数过多、隔音效果不尽如人意、游泳池超出建筑物承重等问题互相指责揭发,并吵着要带子来判定到底谁对谁错。

    江珧一言不发,后退进电梯,按亮一楼按钮。

    门关上了,世界顿时一片清净。

    喜欢千妖百魅请大家收藏:千妖百魅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