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幻想奇缘 > 不知阿姐是男主 > 第十四章
    怕真把人惹急眼了,不好收场,姜闻音表情一肃,老实巴交道:“不想。”

    她表面看起来乖巧,若不是那双黑亮的眸子里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还真能糊弄过去。

    姜沉羽不瞎,抬眸幽幽道:“昨晚你睡着后,我看到窗户上有颗血淋淋的人头,一直看着你……”

    姜闻音手一抖,差点没把碗摔出去。

    虽然知道是在吓自己,可她对那天猝不及防闯入视线的人头实在印象太深刻,以至于只要听到,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那颗血肉模糊的脑袋。

    要是放在白天,她也不会害怕。偏偏晚上木屋里黑漆漆的,只有火堆散发出的黯淡光芒,能勉强照亮二人面前的一小块地,至于窗户和床的位置,却被黑暗笼罩着,像是藏着吃人的妖怪。

    尤其是姜沉羽说这话时,藏在阴影里的面庞冷白,语气阴恻恻,让她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碗里的蘑菇汤瞬间不鲜美了,姜闻音默默往姜沉羽身边挪了挪,管不住自己的嘴,反击回去,“姐姐这么漂亮,应该是看姐姐的。”

    看着她怂哒哒的模样,姜沉羽歪着脑袋,笑容恶劣道:“或许吧,但我又不害怕。”

    姜闻音:“……”这不科学,为什么她不害怕?

    姜沉羽看着她的身后,仿佛后面真的有什么东西,意味深长道:“你千万别回头。”

    啊啊啊啊这老妹儿有毒吧,虽然知道是假的,但她绷着一张死人脸,语气毫无起伏,氛围营造的跟自己身后真的有鬼一样!

    姜闻音表情僵硬,忍住要尖叫出声的冲动,强自镇定道:“我才不害怕,姐姐你讲鬼故事的水平太烂了。”

    姜沉羽的目光,从她面上一寸一寸地巡视过,视线落在她紧绷的下颌上,玩味道:“但愿你晚上一个人睡觉时,不要害怕。”

    姜闻音:“我一个人……睡?”

    屋里虽然有两张正对着的床,但山里晚上很冷,她们又没有被褥,所以不应该两个人抱在一起睡,互相取暖吗?

    姜沉羽露出一副了然地表情,“难道你还想和我一起睡?想得美。”昨夜自己动弹不得,被占了便宜,今夜她休想。

    姜闻音:“……姐姐我冷。”

    姜沉羽斜睨她,“可是我不冷。”

    说完,她慢条斯理地吃完大半只烤鸡,喝掉碗里的蘑菇汤,还出去洗了个手,半点没受到自己讲的鬼故事影响。

    姜闻音:“……”

    姜沉羽吝啬话语,若非必要轻易不开口与姜闻音交谈,晚饭后便上床睡觉了,留给了姜闻音那张正对着窗户的床。

    窗户很小,月光透过窗缝溜进来,落在木屋中间的空地上,一室银辉。姜沉羽背对着她躺在床上,枕着自己的一只手,身形窈窕纤细。

    姜闻音叹口气,认命地躺下闭眼睡觉。

    但昨天睡得太多,她成功地失眠了。屋子里静悄悄的,她翻来覆去许久,睁开眼盯着对面的窗户,看到了外面黑漆漆的树影,像张牙舞爪的妖怪。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脖子后面凉飕飕的,好像有什么东西盯着自己。

    姜闻音深吸一口气,小声喊道:“姐姐,你睡了吗?”

    姜沉羽闭着眼,没有搭理她。

    姜闻音一点一点地扭过头,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恐怖场景,只看到了月色倾泻在地上,透过窗户还可以看到天空中繁星点点,宛如银河般静谧。

    她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姜沉羽床边,屏着呼吸在旁边躺下,生怕发出声音被发现。

    这番动静虽小,可姜沉羽并未睡着,正欲开口叫她滚下去,却突然感觉到身后贴上来一个温暖的身体,随后一双手搂住了自己的腰,咕哝道:“小气鬼,抱都不给抱,还要我偷偷摸摸来。”

    “……”果然是个色胚。

    姜沉羽表情变幻莫测,在思考究竟是把人踹下床,还是把那双占自己便宜的手剁掉。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看在今晚她终于没给自己吃草了的份上,暂且绕过她这一回。

    修整了一天后,姜闻音好了很多,四肢终于没有那么酸软无力了。恢复良好的她吃过早饭,把长发编成了方便去树林里找食物的麻花辫,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准备出门。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姜沉羽说。

    姜闻音回头打量了一番,见她脸色依旧苍白,病秧秧的模样,便挥挥手笑着说:“姐姐还是留在木屋里休息吧,我一个去就好。”

    姜沉羽对她的话置之不理,慢悠悠地走近,扫了她一眼说:“走吧。”

    姜闻音:“……姐姐不是身体不适吗?”

    姜沉羽:“还死不了。”

    行叭,一起就一起吧,待会儿别去太远的地方就成。姜闻音拂开门前的灌木丛,用木棍敲打草丛,防止不小心踩到蛇。

    走了没多远,她就看到了一丛覆盆子,果实红艳艳地,每颗都有半截拇指大小。姜闻音快步走过去,摘了一颗覆盆子塞进嘴里,味道酸酸甜甜的。

    姜沉羽立在她身后,抬手摘了一颗,手指轻轻一捻,指尖便多了抹许多红色的汁液,她随手抹到姜闻音身上,不感兴趣道:“这是什么?”

    姜闻音:“!!!”

    “你为什么要抹在我的衣服上?”她目光不善。

    姜沉羽露出一副“不抹在你身上难道抹在我自己身上”的表情,又问了遍:“这是什么东西?”

    姜闻音:“……是覆盆子,一种可以吃的野果子。”死洁癖,她要抹回去!

    姜沉羽一眼看穿她的意图,语气轻飘飘,“你敢往我的衣服上抹一下,你就死定了。”

    姜闻音:“……”究竟是谁给你的勇气?小老妹儿,你清醒点!你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不要动不动就一副劳资最叼,你是个辣鸡的表情好不好!

    姜沉羽瞥了她一眼,抬手继续摧残上面的果实,姜闻音看的心痛,连忙抬手阻止,“姐姐,你坐到旁边休息吧,我来就好。”

    姜沉羽看了一眼手上的汁液,又抹到她身上,终于玩够了,大发慈悲地收回了手。

    姜闻音:“……把手给我,让我看看。”

    姜沉羽:“不给。”

    姜闻音:“……”这老妹儿不是高冷,是杠精吧!

    “覆盆子的枝叶上有刺,你刚才直接抓在上面,手上可能扎刺了,我帮你弄出来。”她耐着性子解释到。

    姜沉羽看了她一眼,这才伸手。

    她的手指修长白皙,指尖部分被覆盆子的汁液染红了,呈现出一种糜烂的美。姜闻音把她的手扯过来,果然看到指尖有几个小红点,抬头问她,“你都感觉不到疼的吗?”

    姜沉羽无所谓道:“死不了就没事。”

    “……”

    姜闻音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低下头张嘴把她的手指含住,轻轻吸了一口。

    指尖触感温软,被包裹着的感觉很奇妙,但意外地还不赖。姜沉羽表情变了变,眼神危险极了,盯着专心致志吸刺的人,她俯首问:“你在做什么?”

    姜闻音有些莫名其妙,含着她的手指,嘴里含糊不清道:“给你把刺吸出来啊。”

    姜沉羽:“只是吸刺吗?”

    姜闻音吐出她的手指,见上面的刺已经被吸出来了,抬头疑惑道:“还能有什么?”

    姜沉羽不说话了,看了眼手指上亮晶晶的水意,露出了一副我都懂的表情。

    姜闻音:“???”懂了啥玩意儿?

    搞不懂这老妹儿的脑回路,她回头找了两片跟荷叶差不多大的大叶子,开始摘覆盆子。姜沉羽立在她身后,还在看自己的手指,表情幽幽。

    摘了一大捧覆盆子,姜闻音回头看到她还在发呆,喊了句:“回神了,我们该走了。”

    姜沉羽抬眸,把手指伸到她面前,开口道:“张嘴。”

    姜闻音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没刺了。”

    姜沉羽表情不耐,催促道:“张嘴。”

    姜闻音:“……”这是什么色.情的要求?

    她迟疑着张开嘴巴,便见姜沉羽把手指塞了进来,过了很久后,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

    女人,果然容易迷惑男人的心智。

    姜闻音试探地问:“姐姐在想什么?”

    姜沉羽回神,嫌弃地看了她一眼,手指在她衣袖上抹了抹,面无表情道:“没什么。”

    ※※※※※※※※※※※※※※※※※※※※

    姜闻音:我怀疑你在占我便宜,但是我没证据。感谢在2020-12-06 21:53:59~2020-12-07 21:50: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人被□就会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人被□就会死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不知阿姐是男主请大家收藏:()不知阿姐是男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