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经典网文 > 天上天下 > 第57章 祝阿圣堂
    长林被当成52741的同伙隔离了起来,顺便接受季佐手下大夫的治疗。

    52741被绑了一晚上。

    但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她一扫之前所有的迷茫和烦躁,只觉得心平气和,心甘情愿,心旷神怡,连被绑都笑眯眯的。

    到了清早,她被松了绑,去和季佐同桌用早饭。

    季佐注意到了,一边优雅的夹烧麦,一边道:“好打算啊。”

    “嗯?”

    “元以臻手下那群庸医医不好的,送到我这儿医,呵,你倒是心大,料定我能医好他?”

    医好了?52741胃口立刻没了。

    她昨晚有考虑过这个长林的事情,现在每个文明都有类似借体技术,根据各自道德准则和法律有着不同的标准和形式,光看个长林的外表,她看不出他是什么个情况。

    但可以肯定他不是这个矿星的生物。

    不用任何推论,就凭她对这个矿星土著生物的身体素质的了解,以长林那个伤,以这里的土著的自愈能力,绝对,一定,完全,不可能,活着跑那么远!

    连她都要为怎么平稳运输他发愁,什么样的土著技术能把他送到这?!还打晕两个人?

    她之所以不当场解决他,一来确实是因为长林那张脸和那身伤,最关键的原因,却是因为她不知道对方的底细。

    万一是空难坠毁不得已而为之,或者是他们矿种的友邦,一旦动手,被发现,那就是联盟外交事件。

    她已经惹不起更多麻烦了。

    现在这个情况,都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被米罗娜列为背锅侠名单第一名了。

    但如果是当地土著解决的他,就另当别论了。

    只可惜……

    “……他活着?”

    季佐挑眉:“怎的,高兴坏了?”

    52741弯了弯嘴角,笑得很勉强:“哦,只是,没想到,你知道的,他那个伤……”

    这时,一个白色布袍上满是血迹的老头儿快步走来,到季佐面前微微一礼,远远的站着道:“主子,那小子应是没事了。”

    季佐闻言,转头朝52741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样子仿佛:看吧,老子的本事。

    52741叹了口气,只能点头:“多谢大夫。”

    皮笑肉不笑的,要多假有多假。

    老大夫也不在意,摆摆手,继续等季佐的指示。

    季佐放下手里已经凉了的烧麦,想了想,问:“能动么?”

    “应是无妨。”

    严重失血,三处致命伤,被埋进土里,又出来,奔波数百里……应是无妨?!

    厉害啊这重塑技术,按规矩就算她受了这样的伤,也得回炉重造,毕竟这样活过来太不符合常理了,矿种这样的脸皮都会不好意思的。

    她忽然对“长林”的材料很感兴趣。想抠一块回去研究研究,全是技术啊。

    工程狗的科研之魂熊熊燃烧。

    “我去看看他!”想做就做,52741放下筷子就起来,结果被季佐一句话按住。

    “怎的,给你们机会,串通下次怎么逃出去?”

    “……”哦对她是战俘。

    52741很有职业素养的坐了下来,继续吃早餐。

    她这般从善如流,倒让季佐刮目相看,他嘴里噙着笑,喝起了粥。

    用完早饭,便准备出发了。

    52741继续和季佐坐在一辆马车上,后面大夫另外骑马跟着一辆板车,上面长林躺着,晃晃悠悠的。

    52741从窗户远远看了一眼,心情有些复杂,放下窗帘转过身,看季佐继续检查账本。

    “我们去哪?”她问。

    “祝阿。”季佐这次没阴阳怪气,答得利落。

    “抓元以臻?”

    “他会等我抓?呵!”

    52741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明白:“你在赶他?”

    季佐飞一般的笔尖顿了顿,又继续书写下去:“你若足够聪明,便该明白,何为愚蠢。”

    52741又明白了:“哦,我猜中了,所以知道太多了?”

    他没答。

    52741不再说了,但她觉得自己没猜错。

    季佐在帮季佑把元以臻往南赶,或者不一定往南,至少赶得越远越好。

    这样季佑就可以自北方开始蚕食大元的疆土,一路南下,逐渐占领整个王朝。

    很直白的计划,但行之有效,至少元以臻现在没法回到北边,他必须不停去安全的地区集结兵力,比如穆陵关。

    有这两兄弟在,加上元以臻那一不做二不休的毒辣性格,这国家想不乱都难。

    52741并没有什么心潮澎湃的感觉,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想明白当下的形势,方便在接收到米罗娜下一步指示的时候行动。

    说是祝阿县就在不远处,但车队慢慢悠悠晃着,也走了有大半天,直到天边飘红,才远远看到县门。所有人在祝阿县外换了装束,伪装成一般的商队,经过重重盘查,进入了县里。

    祝阿县不大,但相比之前的青山重重渺无人迹,已经很是繁华,甚至没看出多少因为京城的惊变而混乱的样子。

    主干道两边摊位密集,行人人头攒动,马匹和车队在里面宛如辟海而行,偶尔还有调皮的孩子结伴笑闹着跑过。

    52741并不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景,但每次看都饶有兴致,也只有这时候她会有一种得到出差福利的感觉,每一个文明的风土人情都让她着迷。

    突然,她有一丝被注视的感觉,立刻顺着那感觉抬头看去,恰看到沿街一屋子的二楼,有三个人正从窗户那儿他们。

    对上她的目光,也丝毫不避讳,反而一脸严肃。

    他们的打扮利落,有两个身后背着剑,还有一个看似空手,但窗框以上的部分似乎有一个刀柄竖着。

    她看得太久了,引得马车旁监视她的申屠也不由得抬头,只一眼便回来了,驾马走近了点,道:“看什么?”

    “他们。”52741抬抬下巴。

    “有什么可看的。”

    “挺有意思的,你被盯着了,你不难受?”

    “江湖人罢了。”申屠不屑一顾,“有何好看的。”

    江湖?这定义52741并不熟,但大概能理解意思,她笑了笑,再抬头看看,那三人已经消失在了窗口。

    车队缓慢的行过人群最为密集的主干道,一路行至一个比较清静的地方,来到一个眼熟的门面前。

    52741一直探头看着,却在看到这个门面的时候,眼睛一疼。

    并不富丽堂皇,却精巧别致,顶上两个朴实遒劲的大字:圣堂。

    好呀,回娘家了!她都快忘了季佐是西方圣所的大管事了。

    咦,等等,她之前还在发愁送了消息怎么收,结果得来全不费功夫!季佐就这么把她送到圣堂了!

    虽然不是每个圣堂都有通讯装置,可祝阿作为第一个燃晶矿的所在地,那绝对有啊!

    52741心情顿时又明媚了起来,暗自搓手手。

    圣堂大门人来人往显得颇为热闹,看似丝毫没有受到季佑反贼行为的影响,车队只是停了一停,便又继续前行,拐了个弯绕到后门,早有圣堂的人敞开大门,把他们整支车队都迎了进去。

    圣堂的管事候在车边,不卑不亢:“大人,属下祝阿分堂的管事苗怀,客房已经备好。”

    “嗯。”季佐这才放下笔,揉了揉眼睛,抬臂想伸懒腰,却在看到对面的52741时僵了一下,放弃了这个想法。

    52741:“没关系,松松吧,你这样一路我看着也累。”

    季佐不理她,打开车门下去了。

    52741跟在后面,刚跳下车就环视一圈,本是想找一下这儿的通讯装置可能在的地方,结果这一眼看去,却愣了一下。

    远处墙根下正站着一溜人,畏畏缩缩恭恭敬敬的看着这儿,手里还拿着砖头和墙刷,边上是码了一半的墙,看着像是干了一半不得不停下恭迎季佐。

    吸引她的倒不是他们干得活,而是他们的样子。

    苍老,伛偻,衣衫褴褛,面容漆黑枯槁,完全不像是圣所的雇人标准。

    按照西方圣所的喜好,就连收修士也要看面相,长得很丑的,不收,才不管你会不会女大十八变。

    怎的这些工人却如此不上镜?

    季佐也注意到了他们,往那儿看了一眼,皱了皱眉,没说话。

    管事苗怀见状,连忙解释:“这些都是世代的矿工,这不矿场没了,他们找不到活干,碰巧咱们这儿需要修缮一下围墙,以备不时之需。”

    他说得很委婉,意思却很明了,世道眼看着乱了,提前加固一下围墙。

    毕竟双方打起来,作为季佑的经济支柱,圣所的产业必然会成为元以臻的首要目标。

    但这么一个圣堂如何能扛得住军队的围攻,杯水车薪罢了,与其说是防患未然,倒不如说这个管事在照顾这些矿工的生计。

    季佐嗯了一声,问:“县里没找你麻烦?”

    他也知道圣堂现在处境尴尬。

    苗怀躬身禀报:“别的分部属下尚不清楚,但这祝阿县我们好歹经营了那么多年,整个县基本是我们养着,他们尚不敢动。”

    那豪横,难怪被元以臻恨之入骨。

    季佐翘了翘嘴角,不置可否,迈步进了院子。还不忘指指最后躺着的长林,又指指52741:“不用多管,保命就行。还有,看住她,他们不是客人。”

    52741:“……”

    “是,大人慢走,”苗怀领命,指使手下抬走朝那些工人挥手:“还愣着做什么?!快干活!不是给你们派了衣服么,还穿得如此邋遢,污了贵人的眼!”

    那些工人唯唯诺诺,转头战战兢兢的继续干。

    52741倒对苗怀的一句话很好奇:“矿场没了是什么意思?”

    苗怀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见周围没人不让她问,便也斟酌着回答:“县北面的狸鬼冢,原本叫狸花村,专产有狸猫一般纹路的岩矿,很受一些大户的喜爱,只是十几年前产量越来越少,便弃了。”

    “所以那村子也没了?”

    “矿工没了活儿,地也荒了,他们又不会拾掇,自然便只有举家到这儿来寻生计。”

    不会种地?现在还是农业社会吧,居然有农民不会种地?52741想了想,突然想起方才苗怀提到了一个词。

    世代。

    世代矿工。

    所以说圣所开了矿,周围的人便连天赋技能都弃了,世世代代挖矿,连地也不种?

    她一个矿种,都忘了惊叹这狸花村的藏量之丰,五百多年才挖完,反而开始思考,这个矿星的西方圣所究竟是采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能把人世世代代都绑住。

    她始终记得工作日志上,直到最近期,前任ai的记录还表示,所有矿场都实行雇佣制。

    可这么看,分明是世袭啊。

    一旦挖完一个矿,这些矿工便连生存都困难了,还要靠圣堂好心照顾才能找些零活儿,这是不是有些太残酷了?

    而且看季佐的反应,这管事的行为,极有可能是个例。

    “苗管事当真好心,遇事还想着他们,”她佯装夸赞,“怪不得圣堂受人敬仰。”

    苗怀闻言,尴尬的笑了笑。

    得,52741看他的反应便明白了,他这样的行为还真是少数。

    西方圣所在元朝开了那么多矿,大大小小没上千也有数百,那些老了的,病了的,伤了的矿工,都去哪了?

    有养老金吗,有工伤保险吗?

    怕是天方夜谭吧。

    这么一想,同为一个集团打工,她的这些“同事”,还真是有点惨呢。

    喜欢天上天下请大家收藏:()天上天下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