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经典网文 > 天上天下 > 第88章 阵前挑拨
    “交出季佐?”元以臻猛地站起来,“他都没说若骐是死是活!朕别说没季佐,就是见到季佐,也非杀了不可!”

    “皇上息怒!”一旁的刘平将军抱拳道,“如今事已至此,还当先大局为重,先赶往徐州,整合徐州军,宋州军,泗州军,三路大军一起出动,收回穆陵关!”

    他本是戚正扬手下先锋,风格刚猛,擅攻,长得也威武雄壮。

    “你当朕沉迷儿女私情吗?若骐在他们手上!萧家军便不敢轻举妄动,本来他们自北疆回援,可以与吾等里外夹击,打他个措手不及!如今可好……”

    “皇上!萧家首先是臣,其次才有淑妃娘娘,纵使淑妃娘娘在他们手上,也绝不是他们阵前退缩的理由!若萧家真因为淑妃娘娘的缘故拖延救驾,那才是其心可诛!”

    “那朕如何对得起他们?!”元以臻原地踱步,烦躁不堪,“一次又一次,纵使他们为朕出生入死,朕连若骐都保护不了,还怎么守住这黎明苍生?!”

    元以臻一屁股坐下,拍桌:“朕枉为人君!”

    座下将军面面相觑,皆低下头,刘平紧皱眉头。

    拿黎民苍生做幌子,归根结底还不是想救那个淑妃!

    “对了,戚将军如何了?”元以臻往周围看了一圈。

    戚正扬最后关头亲身上阵,身受重伤,不得不被亲兵抬下阵来,如果不是关键时刻方家后人挺身而出,坐镇指挥,后果不堪设想。

    “戚将军还在养伤,他让末将传话给皇上,说很快便能回阵效命。”

    这让元以臻想起另一个人:“长林呢?长林在何处?”

    “方校尉在校场练兵。”

    “传他过来。”

    “是!”

    阿部猎芒很快过来了,身着轻甲,他现在依然是少年,身形不算魁梧,但是腰直腿长,已经初现英武之姿,尤其是周身稳重沉凝的气质,进来时仿佛带着一股安抚众人的风,纵使在场老将看到他,也忍不住平静了下来。

    “皇上。”阿部猎芒没下跪,只是抱拳。

    元以臻无暇在意这些小节,他看着阿部猎芒,一脸欣慰:“长林,朕真没想到,你能成长若此。”

    “……嗯。”

    这回应有些不套路,元以臻无视了,上前拉住他双臂,拍了拍他的肩:“朕听外面将士,都情不自禁称你为将军?”

    “……哦。”

    “哈哈哈,不用害羞,你可是方将军后人,又才华出众,未来可期,区区校尉一职,可拘囿不了你太久。”

    阿部猎芒看了看元以臻,点了点头,颇有些无奈的感觉。

    “长林,朕问你,你当真不知道季佐一行逃往何处?”

    你不是已经问过了么,阿部猎芒摇头:“我已经指过方向。”

    元以臻也自知多此一问,有些失望的松开手,退后两步:“罢了,连日奔波,你也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阿部猎芒并不介意自己正在被原住民使唤,闻言利落的转身离开。

    “这方校尉到底年少,”一旁一个老将叹道,“礼节方面,还是稍欠了些。”

    “无妨,”元以臻根本没心情纠结阿部猎芒的失礼,皱眉沉吟,“季佑可是还在等我们的回复?”

    “是,皇上。”

    “为何朕觉得,他其实明知季佐不在我们手上?如此这般咄咄逼人,会不会有可能,若骐其实也并不在他手上?”

    众将面面相觑,都没想到这个可能,却也不敢出声附和,只能屏息等待。

    元以臻并不傻,萧若骐追着季佐而去,结果季佐失踪了,她也没了音信。若季佑真的抓到了萧若骐,那季佐的行踪自然也尽在掌握,如今这么多天过去了,以季佑的本事,却还没找到他的宝贝兄长,那说不定,可能也根本没抓到萧若骐。

    但他不敢赌,战阵上他已经败了,谋略上绝不能输!

    “你们传话给他,”元以臻冷着脸,“季佐在此,要换人,便自己来换!”

    “皇上!我们手里并没有季佐,若是季佑得了消息狂性大发,不管不顾追过来,我们此时残兵余将,恐难抵挡!”

    “就是要他着急莽撞,我们且退且战,沿途布下口袋阵,若他真追过来,定不会有太多人,到时候一网打尽!”

    “这……”众将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道这心术之搏是否能奏效。对方可是号称西圣君的百战之将,他们现在虽然因撤退及时,还算保住了一点生力军,可若真要让这些残兵围杀季佑……“皇上,末将还是觉得,当下应赶紧前往徐州,先行整顿为上。”

    元以臻皱眉:“朕心知自己军事谋略方面经验不足,理应多采纳诸位的意见,可此时季佑的兄弟失踪,季佑正心神不定,这样的机会不是很难得吗?难道要拖到季佐自己冒出来了,季佑可以安心对付我们才行?”

    这话也没错,在场的将军平时沙场练兵,并不多关心圣所与皇族的勾心斗角,也不曾与季佑对阵,如今他诡招百出兵强马壮,他们对付起来也心下惴惴,若真能诳他过来将一军,确实不失为一桩美事。

    “皇上,末将有一言,不得不问。”刘平往前一步。

    元以臻看向他:“说。”

    “若季佑让皇上拿季佐去换淑妃娘娘,皇上可会前去?”

    此话扎心,元以臻语塞,他咬牙沉吟了一下,摇头:“刘将军,朕知道你的意思,大局为重。”

    “那季佑是否也会大局为重?”

    元以臻沉默半晌,冷声道:“若不试,又怎会知道?”

    刘平轻叹一声,抱拳:“是!末将听命,这就去准备!”转身准备出帐。

    “等等,”元以臻叫住他,叮嘱道,“此事可以交予方长林去办,此子勇武过人,用兵有道,若再历练历练,定能成为我大元的中流砥柱。”

    “是!”

    刘平掀帐出去,神色立刻变了,他看了眼营帐,眼中不屑之色一闪而过,随后收敛了表情,放眼一望,寻到不远处的阿部猎芒,思索了一下,眯了眯眼,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长林!”

    阿部猎芒忍着把他掀出去的冲动,看了他一眼。

    “你不记得我了?”刘平在元以臻面前恭谨严肃,此时却大大咧咧的,指了指自己,“当年我曾随你父亲镇守雁门关,还陪你练过剑!”

    “哦,”阿部猎芒客气的点点头,“你好。”

    “嗨,当初多伶俐一小孩,怎么现在这么副样子,前阵子忙乱,一直没寻着机会与你叙旧,你……成家了没?”

    “没。”

    “该寻个婆娘了,”刘平叹道,“留个种,以后马革裹尸,也对得起你爹。”

    阿部猎芒:“……”留什么?留个异种吗?

    “对了,皇上命你整军备战,我们要借季佐的名头,引季佑追来,到时候由你带兵,将他围杀,你可有把握?”

    “没有。”

    “诶?”刘平愣了一下,虽然他其实也没把握,但看方长林少年意气,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却没想到认怂那么利落,“没把握?”

    “没有。”阿部猎芒答得利落,“杀不了。”

    “为何?”

    阿部猎芒皱眉:“季佑不会追来。”

    “可他以为我们手里有季佐啊!”

    “他现在没怎么追我们。”阿部猎芒平静的解释。

    “是啊。”

    “不是不能追,是不想追。”

    刘平愣了一下,豁然明白:“你的意思是,他留在穆陵关,就是在找季佐?”

    “不然为何?他有士气,有兵力,本该乘胜追击。”阿部猎芒摇摇头,“是我便这么做。”

    刘平显然被说服了,陷入沉思,许久以后叹口气:“哎,我们身经百战,还没你一个小娃子看得透。”

    阿部猎芒不置可否。

    “罢了,我去回报一下皇上,再看他如何定夺,”刘平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又转回来,神情严肃了不少,“长林,你离开方家后,可知方家军是由谁主事?”

    方家当年主心骨倒了,唯一的男丁又被主母赶出家门,方家军便如一盘散沙,这里被刮一点,那里被分一点,如今竟然没了声息,刘平作为方家军旧人,忍不住问了一嘴。

    阿部猎芒翻了翻记忆库,神色冷漠:“大半并入萧家,其余分散四处。”

    “萧家?哼,”刘平冷哼一声,“出个贵妃就是方便,什么好处都占尽了。方家军当年好歹是一等一的劲旅,老将军不死的时候,可让异族闻风丧胆。那时候,萧家还不知道在哪呢!”

    阿部猎芒沉默的听着,等着听他的主旨。

    “长林,”刘平道,“刘叔虽然早早被调入戚将军麾下,但也算是受过你爹和你爷爷的教导之恩,有一言不得不讲。虽然萧家于你有养育之恩,然而方家军不可断在你的手上,方家那俩老娘们现在身陷京城,掀不起什么浪花,萧家军又过不来,那个淑妃娘娘也不知踪影,你当趁此机会收拢旧部,重新立起方家的旗子,否则以后若是萧淑妃没死,萧家救驾有功,你若再想重整家业,怕是难如登天了。”

    阿部猎芒看着他,眼神平静又茫然。

    “哎!傻小子!”刘平得不到回应,立刻给自己台阶,抬手揉了揉阿部猎芒的头,转身离开。

    阿部猎芒这下眼神变了,他看着刘平的背影,神色沉凝。

    刘平这行为,算得上阵前挑拨了。

    要在天蝎,一旦表明这个态度,他直接就可以去死了。

    他并不关心这场战争的输赢,方长林死前最后的执念只有保护卓司思,所以他现在干的,只是兼职罢了。

    如果元以臻的手下都是这样的人……

    那他还是直接离开,去找那个矿种吧。

    看她兴风作浪,总比看原住民矿星作妖好。

    喜欢天上天下请大家收藏:()天上天下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