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经典网文 > 天上天下 > 第127章 野史圣风
    阿部猎芒那一眼真是看得52741命都没了半条,尤其是他还笑了。

    他笑啥?!有什么好笑的!笑她攻城器械幼稚吗,有种他也做一套啊!

    最后一波弩伞果真直接往桥头的他兜头罩脸的砸去,白岚顺势振臂一呼,趁着元军四散奔逃的时候带着西圣军直直的往对岸冲去,看清桥头的人是方长林时更是直接兴奋了起来,手中长刀一挥……直接站直了。

    他狞笑着,开心的等着伞弩落到方长林头上。

    阿部猎芒的武器是一把普通的刀,方长林的佩刀早让他弄丢了,他举起那把平平无奇的刀,在弩伞上没绑死的武器开始天女散花的时候,忽然快速的挥动起来!

    那刀在被举起时,还只是把普通的刀,但是当他挥动起来时,却瞬间变成了一道光!他每一次出手都极为精准和快速,挥刀必斩落一个利刃,斩落后立刻放下,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绝大多数时候,他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只是微微垂眸,每一次动作,都像是未卜先知一样,在等着弩伞的利刃落到他的刀上!

    夭寿啊兄弟!那根本不是原住民该有的技术!太作弊了啊!

    52741远远看着,心里简直要怒吼起来,显然阿部猎芒对方长林这具身体的开发和利用已经远超过原住民该有的程度,他这么一套打下来,明摆着是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是针对她吧!一定是针对她!

    52741简直有点委屈起来。

    她走到今天不容易,下决心做到这一步更不容易,他之前旁观还下下绊子也就算了,现在干脆上手怼了,到底想怎样?是想怎么样!?

    “这个方长林……”季佑拿着望远镜,虽然看得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身经百战,自然能从大概情况上描摹出一部分详情,此时神色有些异样,“这身功夫应该不是萧家的路子……倒有一些江湖中人的样子。”

    这样都能脑补出一个解释?52741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怒吼着否定还是笑着承认好。

    “圣女,方长林当真如此厉害?”季佑果然来求证了。

    52741绷着脸:“额,不,我不知道,哦……确实有一点,但还没见识过这样的。”

    她本想否认,但又突然想起阿部猎芒曾经在白岚面前就大发神威过,只能承认一部分。

    “可惜了……”季佑竟然叹息一声,戏谑的看了她一眼,“圣女大人怎的没把他留下来。”

    意思她魅力不够咯?52741面无表情:“那真是不好意思,他好男色,要怪就怪你不行。”

    季佑笑容一顿,意识到她在开玩笑,又笑了开来。

    几句话的功夫,白岚已经冲将上去和方长林战在一处。奇怪的是,方长林在桥头那样惊天泣地的一番武艺表演,在面对白岚时却突然又正常了,两人打得有来有往,以至于西圣军能趁着他被拖住的功夫冲到岸上,一时间南岸打成一片,杀声震天。

    “不应该啊,”季佑远远看着,疑惑道,“白岚应该不是他的对手,怎么会打那么久……难道有什么后招?”

    虽然52741也觉得白岚应该是被一招干掉的命,但她却莫名觉得阿部猎芒应该没有后招,确切说,并不是季佑所想的那种后招。

    他就是在放水……虽然说出来仿佛在侮辱一个天蝎的武德,但她觉得他就是在放水。

    应该不是为了她……52741有这个自信,阿部猎芒确实有后招,所以在此放水绝对有阴谋。

    “按计划来,”她果断道,“反正我们也有后招。”

    季佑依然有些疑虑,但是他绝不至于因此错失战机,当即下令:“传令!东南两路汇合!将他们压入内城!”

    旗令立刻随着号声传达到了对岸,西圣军早有准备,本就在徐徐往东面靠,此时不再遮掩,当即化零为整,一路将战线扩张开去。

    东岸本在与刘平鏖战的天诛队此时战况其实并不乐观,刘平并不是平庸之辈,就算西圣军用诡谲伎俩登陆,于他不过是将登陆战打成一次阵地战,没有太大差别,稍微调整一下阵型,元军就算个体能力再不济,仗着人多扛一扛总没问题。

    谁料正面如此不给力,几波弩攻就被西圣军打开了缺口,一时间西圣军士气大振,元军在意识到敌人即将连成一线时,却开始不稳了。

    “守住!守住!决不许后退一步!”刘平的马已经被砍倒,站在那儿一边挥砍一边怒吼,“阵前逃逸!杀无赦!”

    元军进退两难,只能咬牙硬上,竟然硬生生的和西圣军僵持起来。

    就在双方胶着之时,只听那催命的号声再次响起,呜呜呜的,随之而来的,居然是阵阵鸣金之声。

    鸣金?收兵?!

    别说元军,就是西圣军都面面相觑,明明战况没有一边倒,西圣军还略有优势,怎的打着打着,突然要撤退了?!这该如何向之前那些牺牲的兄弟交代?!

    可是号令之下,鸣金不断,且异常坚持不懈,西圣军纵使不甘,却依然咬牙退后,此时他们已经把战线推进去不少,前方就是水釜城,这半只脚的距离却只能过门不入,元军自己都替他们感到扼腕。

    “将军!是不是有诈?!”刘平的副将凑过来,在一旁喘着气道,“要不要追上去?!”

    “知道有诈还追?!”刘平怒骂,“收兵!传与萧远佞,东岸的西圣军鸣金了!”

    “是!”

    传令兵刚跑走不久,却见萧远佞那儿的传令兵一路“报”的冲了过来,对刘平道:“刘将军!萧元帅命你即刻回兵护送皇上出城!”

    刘平眼一瞪:“啥么玩意儿?打都没打呢,就要送皇上出城?!”

    “这是萧元帅的命令!”

    “命令个屁!城里西圣军都没有,皇上需要哪门子护送?他要走便走!老子还要在这守着!”

    “将军!这是萧元帅的命令!”传令官抱拳重复道。

    “嗨!”不能追击西圣军,刘平已经分外气闷,此时竟然还要他在没危险的情况下放弃阵地去护送皇上,他真的怎么都想不通,可不管嘴上如何骂,他却依然只能服从,只能收刀点兵,回城去护送元以臻。

    而这边下了这道命令的萧远佞,其实远比刘平憋闷。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西圣军好不容易过了岸却突然要撤退,但是作为目前大元少数实战经验丰富的青年将领,他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有巨大的危险等着他。

    不可冒进。

    相反,得退。

    这个时候能下达这样的命令是非常需要勇气和魄力的,毕竟别说刘平,就是后方的元以臻估计都会对这个命令暴跳如雷。

    但他这些年已经在父亲身上学到了一点,命令虽然并不一定会被遵从,却至少表明了他的态度。退比进好,守比攻好,更何况他在保护的,是这个江山的正主。

    召回方长林后,他本来等着他质问自己为何不进攻,谁料他却一言不发,看起来还挺赞成的样子,联想他之前在桥头应对弩伞那翻操作,忍不住感到心惊又疑惑,感叹道:“长林,许久不见,你倒是进步了不少。”

    他略长方长林几岁,虽然是在一个府里长大,但却并不是很亲近,他有专人亲自教导,而方长林则是与萧家其他子弟一道在校场摸爬滚打。以前也只听说他是方家的独苗,并无其他特别的传闻,直到后来先帝突然开始敦促他们萧家好好教导方长林,有关他的消息才突然多起来,多半也不过是些天分高又努力之类的空话。

    长大一些后他才偶然从长辈言谈中明白,那是先帝在借方长林敲打他们萧家。

    是以他对方长林的观感一直很复杂。

    但此时,他们是一个战壕的兄弟,还不能有芥蒂,见阿部猎芒不答,萧远佞忍不住解释了一下:“长林,看这情况,这儿守不了多久。一旦没了两河屏障,水釜城于他们来说就是一马平川,实在没有死守的意义。我已着刘平护送皇上离开,你可愿去东岸顶上?待确保皇上离开,我们便弃守这水釜城。”

    阿部猎芒:“嗯,好。”

    虽然答得敷衍,但萧远佞却并不介意,他抬头皱眉,看着对岸:“就是不知……他们为何退兵,就算有后招,这都已经上岸了……这一退能有何意义?长林,不瞒你说,我真的有点不安。”

    阿部猎芒站在下面微微喘着气,北岸鸣金他也听到了,白岚遗憾到近乎委屈的表情让他觉得很是有趣,他心里清楚为什么北岸突然在形势大好的时候收兵,但北岸那个矿种或许能和自己的手下说明原因,他却不行。

    隐族带着大家伙来袭?说出去谁信?

    虽然元以臻已经知道了有隐族的存在,但是萧若骐显然没从圣子燎那儿得知隐族就是前朝遗族,所以没法树立足够的警惕心。

    他确实是知情人,可以告诉,但是在他看来,前朝遗族就是因为矿种的祸害才失去了权柄,这个元朝的统治者赢得并不光彩,他作为一个阿部,没必要站队。

    而作为方长林,奇怪的是,他对于萧家,对于元朝,并没有什么必须效忠的执念。

    或许那个叫刘平的说得对,萧家收养方长林的确有打方家军的主意,事实上他们也确实分到了最大一杯羹,他们没有对方长林不好,但是他们对待方长林的方式,对不起方长林。

    那不是在教育一个忠烈之后,那是在教育一个家奴。

    阿部猎芒微微低着头,掩饰着眼中的冷漠:“无论如何,反正他们已经退了,我这就去东岸。”

    萧远佞没从方长林得到任何建议,有些失望,但还是郑重道:“我没派你去护送皇上,是有其他计较,绝无害你之心,还望你能够领会。”

    “这个,我真没领会。”谁料方长林竟然这么回答。

    萧远佞愣了一下,本来挺冒犯的话,他却莫名有些开心,勉强笑了笑道:“事到如今,我便把话说开了吧。实不相瞒,皇族一直怕……忌讳我们几个武将世家走得太近,之前我们收养了你,已经让先皇颇为不满。故而我虽与你同辈,却不好与你太过亲近。我自然是信任你的本事,定能护皇上和我阿姊的周全,但我若交给你这个重任,便显出我对你的信任,恐皇上会心怀芥蒂。”

    说罢,他观察着方长林的反应,问:“你可明白?”

    阿部猎芒默默的听了,听罢翘了翘嘴角,很敷衍的应了一句:“哦。”

    这次的敷衍却让萧远佞忐忑了起来,他本和卓司勰的二哥卓司享一起是元以臻的伴读,虽然没有卓司享传自他爹的那份精明,但没吃过猪肉至少见过猪跑,也算摸清了一点帝王的套路,左右不过制衡二字。

    元以臻在这方面做得没有先帝明显,但是心思却比先帝还沉重得多,又少年激进,更难伺候。他虽然心里不屑那些蝇营狗苟的钻营之道,却又不得不为之。

    “哎,罢了。”他叹了一声,“你先去吧,待皇上安全了,我们便放弃水釜城。”他左右看看,“这地方,守不得了。”

    晚了。

    阿部猎芒听命上马,转头往东岸过去,心里叹了一句,回头看了一眼水釜城东南面的环形山,默默的转过头去。

    ……

    “那泰泽山在洪泽湖与更南面的云梦泽中间,是方圆百里的制高点,本来于此战不是什么大问题,但若是被隐族占了,那苏北渠南岸就是他们的靶场了。”

    此时,苏北渠北岸西圣军营地,52741对着地形图挥斥方遒,语气很豪迈:“所以,既然确定他们已到附近,而我们却还没打出个胜负,为了不白白牺牲,我们必须撤!”

    撤回来的白岚一脸黑气,他简直快憋屈死了,之前被方长林踹到马下断了肋骨的仇还没报,一直想找个机会回敬一下。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个机会,发现打不过不说,正想拼命,还被鸣金叫回来了!这股气郁结在胸口,气得他脸都扭曲了,阴阳怪气起来:“不才好像和圣女相遇的时候便是站在隐族的尸体上,若是被那些奇淫技巧吓到贻误大好战机,白白牺牲那么多兄弟,圣女良心不痛吗?”

    “我没良心,”52741瞥了他一眼,答得飞快,“我只要战略上的胜利,和你这种只想要战术上胜利的傻瓜没什么好聊的。”

    “……哼!”白岚甩袖就走。

    “白岚。”季佑冷声叫了一句。

    白岚一顿,回头,咬牙:“大统领,你可见到沿河的尸骨?兄弟们退回来的时候,都还没来得及将同袍带回来!”

    “再留在那,就连你都要留在那边了。”季佑拿出一个小小的信筒,扔过去,“刚到的,你看吧。”

    白岚接过信筒,先看封蜡,神色一肃:“佐管事的?”问是在问,手却一刻不停的打开了信筒,展开小小的信纸,快速的浏览了一遍,瞪大眼:“天上飞的?土里钻的?林子那么大?”他瞪眼抬头望向季佑和52741:“这,这怎么可能,这是什么东西?怪物吗?!”

    “你若是当年在义所好好读了圣风集,便不会那么大惊小怪了。”季佑平静道。

    52741闻言却一愣:“圣风集?什么东西?”

    这下轮到季佑和白岚无语的看过来:“圣女这么问,叫吾等如何回答?”

    “不过也难怪,”季佑若有所思,“圣风集是文人雅士写给圣所的诗歌文章,由圣堂自民间搜罗而来,每十年重新汇编一次,专门发给圣徒看,倒不清楚有没有人送到圣女案上的。”

    “那多半不会了。”别说ai那颗机器脑袋了,她都不感兴趣好吗?!谁喜欢看外头歌颂自己啊,还是在她们啥都没做的情况下,太羞耻了!

    52741尴尬道:“所以里面到底写了什么?为什么看过就对那些大家伙不感到奇怪了?”

    “旁的我都记不清了,”季佑道,“不过还记得以前在义所学识字,只得圣风集和圣史可以看,我便尤其喜欢圣风集里的一些小诗,现在想来,跟志怪故事也没差了。”

    “说说?”

    “现在好像不是吟诗的时候吧。”白岚看着像儒将,谁料竟然还是个不爱学习的主,连听都不想听。

    季佑当然不理他,微微沉吟了一下,慢慢的背道:“有兽如山峦,与天齐肩;双目如金乌,千里赤野;展臂数千丈,敌胆俱裂;呜呼!山崩海啸,皆在圣者一念间。”

    不可能。

    52741听得心如死灰,面如土色,满心拒绝。

    挖个矿而已,谁会把天空巨人搬来啊,掏空这颗矿星都不够买一台的好吗?!

    但是,就算有夸张的成分,她也不得不承认,走文艺路线的圣风集,可能恰恰描述了一部分的事实!

    毕竟圣所志作为专门给圣(地)女(勤)传看的工作日志,只会描述起因和结果,对过程一概不谈,因为没有意义!

    可是那些搞文学的,恰恰就喜欢聊过程!

    这就是为什么野史经常在不经意间透露真相的原因!

    如果当初动用天空巨人这种级别来开矿的事是真的,那么,她就可以充分理解米罗娜要杀阿部猎芒的动机了……

    嘤嘤嘤,垃圾米罗娜,为什么不早说啊!早知道她刚发现他的时候就一刀下去了!

    喜欢天上天下请大家收藏:()天上天下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