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言情美文 > 踏乡记之叹流水兮 > 第228章 恼杀灯前月下人
    【一】《明月楼》赵孟頫.对联

    听说仅仅一副对联就能换得两套金餐具,赵孟頫是大喜过望:“这,这好办呀!”

    苏雅问:“你认识名家巨公?”

    “我就可以来呀!”赵孟頫从嘴里拿出了那个大鸡腿儿,放到金碟子上说,“我写一幅不行么?”

    “你?”苏雅撇了撇嘴儿。

    “你撇什么嘴呀!打灯谜的那小姑娘是不就是跟你学的撇嘴,哎呀,她那瞧不起人的模样比你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是我瞧不起你,关键是我重金聘请江南的才子,大都来了个遍,也没写出一副让赵老板满意的对联来。”

    “关键是,他们不姓赵呀!我姓赵呀,我和老板是本家呀,他不给我面子,总得给我们老祖个面子吧!”

    “要不,你就试试?”

    “试试呀!”

    苏雅示意大侍卫青海,“你去拿些纸笔来!”

    青海领命而去。

    见赵孟頫擦着手上的油,准备动手。苏雅笑道:“先别着急,她去赵老板那儿去取,一时半歇儿回不来。”

    “你这没有么?”

    “原来是有的,不是让我闲着没事,都画画用了么!”苏雅举起酒杯,“先坐下,再喝一杯酒,平复一下忐忑的心情……”

    “忐忑?谁忐忑?”

    苏雅说:“你呀!万一玩砸了,多丢人。”

    赵孟頫笑了笑,没再言语,默不作声地坐下来喝酒。

    不多时,青海抱着一大抱的宣纸走了进来,足有半刀[50张]之多。

    赵孟頫笑道:“你拿这么多纸来干嘛,不让我走了?想留我在这儿一辈子?”

    青海也撇了撇嘴。

    赵孟頫看了青海一眼,笑道:“主仆一样的毛病!”

    苏雅和青海相视一笑,同时来到书桌前,苏雅铺好了宣纸,青海在那慢慢地研墨。

    赵孟頫走到桌子前,拿起笔来,蘸了蘸墨汁,不假思索地大笔一挥,便写下了七个斗大的字:“春风阆苑三千客。”

    苏雅说:“你这样不行!”

    赵孟頫问:“为何不行?”

    苏雅说:“你根本没体现人家酒楼的名字呀!”

    赵孟頫问:“他酒楼叫什么来着?”

    苏雅说:“明月楼~”

    “明-月-楼-”赵孟頫边说边写出了下联——“明月扬州第一楼。”

    最后,赵孟頫又在下联的左下方落了款“子昂书”。本以为这就结束了,谁知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印章【1】,挑了个阳文的“赵氏子昂”的章子,问道:“你这,有印泥吗?”

    苏雅说:“我们哪用那玩意!”又歪头逗他,“口红行么?”

    “行啊!”赵孟頫笑道。

    苏雅拿过了赵孟頫手里的那枚印章,放在自己的红嘴唇上来回地揉擦,两只大眼睛却盯着赵孟頫看,突然感觉有点儿疼,便拿开印章问道:“怎么,铜的?”

    赵孟頫嘿嘿地偷笑。

    “哼!也不说一声,”苏雅白了他一样,“你给我看看,有没有划破我的嘴?”

    “没有,没有!”赵孟頫道,“那么厚的皮,怎能轻易划破!”

    “谁皮厚,谁皮厚?”苏雅的小脸通红,“你说你,刻个章子吧,也不找一块好铜板,你看,这上面的边栏,都变形了。”

    “这是用的时间长的缘故,”赵孟頫告诉她,“只有铜印,才会出现这样的边栏变形,石印、象牙、玉等材质制作的印章,就不会出现这个现象了。”

    “那你为什么不做个玉的?”

    “我随身携带,万一丢了,怪可惜的。”

    “你为什么要随身带着呢?”

    “万一,别人要我个字画,好给人家盖上一章。”

    “为什么非要盖一印章呢?”

    “你十万个‘为什么’?”

    “哎呀,你快说说么!”

    “你是不知道,现在冒充我赵某字画的人,可大有人在啊!”

    “就这字?”苏雅指着刚刚写好的那幅对联说道,“就像蟹子爬似的!”

    “你们女孩子可能相不中我的字,这店主,说不定会喜欢。”

    “可能吗?”苏雅有些不相信,“我请的那些大才子,可比你写得认真,也好看的多了,可人家赵老板都没看上,就你这么随便一写,他就看上了?”

    青海问:“那这幅字,要不要拿下去给店主人看?”

    苏雅说:“我看,还是不必了吧!”

    赵孟頫问:“为何不必了?”

    “你看,人家写一幅字吧,最起码给管一顿饭;千万别你写一幅字,老板上来打你一顿棍棒……”说着,苏雅嘻嘻地笑。

    赵孟頫看这西方姑娘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便道:“那你得不到这金餐具,可就别后悔了。”

    青海却卷起了对联,说道:“反正挨打的也不是我们…先送下去…看看再说……”说罢,就拿着对联出门交给了门口的侍卫。

    【二】《水龙吟.题箫史图-下阙》赵孟頫.词

    不一会儿,就听见门口嚷嚷了起来。

    只听店主说:“你们快放我进去。”

    又听小侍卫“终不还”劝道:“不就一副字么,看不顺眼,丢掉不就是了。”

    “不是,我是要找‘松雪道人’。”

    “这里没道士,全是大官,你可不敢造次……”

    苏雅在屋里问:“终不还,门外什么事儿呀?”

    “终不还”对侍卫说:“你们看住他!”便转身进了房间。

    来到了餐厅,苏雅就问:“怎么,赵老板还亲自上来了?”

    “可不是呢,”终不还说,“激动的很!”

    苏雅又问:“为何激动?”

    “终不还”绘声绘色地描述:“我把那字一送下去,赵老板打开看了一眼,紧接着他的下巴就哆嗦了起来,撒腿就往门外跑,还摔了一跤呢,爬起来又跑……我在后面喊,他也不听,就只好追他上了楼……”

    听着主仆俩的对话,赵孟頫默默地笑。

    苏雅见他这幅模样,便问:“你怎么还稳坐钓鱼台呀!你到底写了什么隐语,让赵老板如此生气?”

    赵孟頫道:“哪有什么隐语,再说,我写的什么,你不都看见了么!”

    苏雅说:“关键你们汉语呀,一个字,是好几层意思,我怎知道,你哪个字出现了问题。”

    青海提醒道:“可能是‘阆苑’?”

    苏雅问:“阆苑,怎么啦?”

    青海说:“你看,阆苑,就是‘狼园子’么,寓意店家‘狼心狗肺’!”

    赵孟頫笑道:“你们这些西域姑娘呀,真能瞎联想。这‘阆苑’是指神仙居住的地方。你们在这里居住用餐,就是仙女。哪来的什么‘狼心狗肺’呀?你还是让店主自己进来吧,他一定会把这套金餐具双手奉送给你。”

    苏雅还是有些不大相信,“那~就把赵老板,放进来?”

    赵孟頫道:“进来吧!”

    苏雅说:“打了你,可不能怪我?”

    赵孟頫道:“我们中原人,不打架。”

    苏雅示意“终不还”放店主进来。

    不一会儿,就听见赵老板“扑通扑通”急急地走路声。又听“终不还”在一边嘱咐他,“哎呀,你慢点,慢点走,小点声……你这样走路,主人会骂我的……”

    只见赵老板一进门就跪了下来,给赵孟頫磕了三个响头。

    赵孟頫也很惊讶:“赵老板如此行礼,难不成我们能拾起辈分?”

    赵店主站起来道:“拾不起来。”

    “那你为何行此大礼?”

    “哎呀,你可不知道,松雪先生,我做梦都想得您一副字啊,您说,我是积了几辈子的大德,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店主激动不已。

    “哦~”赵孟頫笑着轻描淡写地说,“小事儿一桩,小事儿一桩。”

    赵店主激动的情绪难以平复,继而又道:“我知道,松雪先生是从来不给店铺题写楹联或匾额的,小的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竟然还得了如此珍贵的一副对联……从今儿起,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的人来到小店,欣赏您的墨宝……”

    苏雅怔怔地看着赵孟頫:“你的字…是宝…会有那么多的人…欣赏?”

    赵孟頫调侃说:“只不过是看蟹子爬茬而已!”

    “哼,小心眼!”苏雅又对店主说,“怎么样,还是我有本事吧!”

    “当然,当然,”赵店主点头哈腰道,“郡主确实是一诺千金。”

    “呵!”苏雅又说,“当初,我要把我的画送给你,你死活不要……”

    “要,要,要。”店主连说了三遍。

    “现在想要,我还不给了呢!”苏雅吩咐青海说,“你把我的那幅画取下来,让他给我题个字。”

    青海踩着凳子,取下了那幅《箫史图》,赵孟頫又在这幅画上题了一首《水龙吟》:

    我将醉眼摩挲,是谁人丹青图巧。

    为惜秦姬,堪怜箫史,写成烦恼。

    万古风流,传芳至此,交人倾倒。

    问双星有会,一年一度,那知清晓。

    看到赵孟頫写好了诗,苏雅嘱咐道:“哎,你也给我盖上个章子,别让他人以为是仿冒的……”

    赵店主却说:“郡主,您不是喜欢这套金餐具么?若是郡主能割爱,我就把那两套餐具送与您。”

    “你真是一个奸商,不是说好了么?若是有人能写一副让你满意的对联,你就把这两套餐具送我,他不是为你写了么?难道你不满意?”

    赵店主说:“满意,满意!”

    苏雅问:“那你还相当我这幅画干嘛?”

    赵店主说:“我主要是看好了先生的题字。”

    苏雅道:“哦,没看上我的画呀!”

    “看上了,看上了,”赵店主说,“关键是,这样的餐具,我那里还有六套。”

    苏雅不悦道:“你不是说只有两套么!”

    赵店主说:“中国的餐具,都是八套算一整套的……”

    苏雅问:“行了,你也别两套,三套了,你什么意思吧?”

    “若是郡主能把这幅字也送给我……”

    “你光要字,不要画呀!”

    “要,要。”

    “我以为我还得先用剪刀剪下来呢!”

    “不用剪,不用剪……只要您把这一整套的字画全送与我,我就把这一整套的餐具都送给你。”赵店主商议道。

    苏雅掰着手指在那儿算:“你的一幅对联,是两套餐具;这首题诗也值两套;那我得画,就得四套金餐具了?”

    “是呀!”赵孟頫笑着逗她,“换了吧,很合算的!”

    “合算什么?你那两幅字,用不了一盏茶的工夫;而我这幅画,整整花费了我近十天的时间……行了,看你如此喜欢我的画,这幅就送你吧……”苏雅说道,“我若是想要他的字,还不是瞬间的事儿,你说哩?”又转身故意问孟頫。

    赵孟頫含笑点头……

    ————————————

    注释

    【1】印章

    印章,亦称图章,用作印于文件上表示鉴定或签署的文具,一般印章都会先沾上颜料再印上,不沾颜料、印上平面后会呈现凹凸的称为钢印,有些是印于蜡或火漆上、信封上的蜡印。制作材质有金属、木头、石头、玉石等。印章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之一。

    (1)起源

    中国的雕刻文字,最古老的有殷的甲骨文,周的钟鼎文,秦的刻石等,凡在金铜玉石等素材上雕刻的文字通称“金石”。玺印即包括在“金石”里。玺印的起源或说商代,或说殷代,至今尚无定论。根据遗物和历史记载,至少在春秋战国时已出现,起初只是作为商业上交流货物时的凭证。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印章范围扩大为证明当权者权益的法物,为当权者掌握,作为统治人民的工具。战国时期,主张合纵的名相苏秦佩戴过六国相印。近几年来,出土的文物又把印章的历史向前推进了数百年。也就是说,印章在周朝时就有了。

    传世的古代玺印,多数出于古城废墟、河流和古墓中。有的是战争中战败者流亡时所遗弃,也有在战争中殉职者遗弃在战场上的,而当时的惯例,凡在战场上虏获的印章必须上交,而官吏迁职、死后也须脱解印绶上交。其它有不少如官职连姓名的,以及吉语印、肖形印等一般是殉葬之物,而不是实品。其它在战国时代的陶器和标准量器上,以及有些诸侯国的金币上,都用印章盖上名称和记录上制造工匠的名姓或图记性质的符号,也被流传下来。

    古玺是先秦印章的通称。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一般最早的印章大多是战国古玺。印文笔画细如毫发,都出于铸造。白文古玺大多加边栏,或在中间加一竖界格,文字有铸有凿。官玺的印文内容有“司马”、“司徒”等名称外,还有各种不规则的形状,内容还刻有吉语和生动的物图案。

    (2)种类

    no.1基本分类

    印章种类繁多,基本上可分为官印和私印两类。

    官印:官方所用之印章。历代官印,各有制度,不仅名称不同,形状、大小、印文、纽式也有差异。印章由皇家颁发,代表权力,以区别官阶和显示爵秩。官印一般比私印大,谨严稳重,多四方形,有鼻纽。

    私印:官印以外印章之统称。私印体制复杂,可以从字意,文字安排,制作方法,治印材料以及构成形式上分成各种类别。

    no.2从字义上分

    姓名字号印:印纹刻人姓名,表字或号。汉人名多一字,其三字印,无“印”字者即字印。字印自唐宋后始以朱文二字为正格,也有于姓下加“氏”字的。现代人也有刻笔名的,也属此类。

    斋馆印:古人常为自己的居室,书斋命名,并常以之制成印章。唐.李沁有“端居室”一印,约为此类印章的最早者。

    书简印:印文在姓名后加“启事”,“白事”,“言事”者。今人有“再拜”,“谨封”,“顿首”者。此种印专用于书简往来。

    收藏鉴赏印:此种印多用于钤盖书画文物之用。它兴于唐而胜于宋。唐太宗有“贞观”,玄宗有“开元”,宋徽宗有“宣和”,皆用于御藏书画。收藏类印多加“收藏”,“珍藏”,“藏书”,“藏画”,“珍玩”,“密玩”,“图书”等字样。鉴赏类多加“鉴赏”,“珍赏”,“清赏”,“心赏”,“过目”,“眼福”等字样。校订类印多加“校订”,“考定”,“审定”,“鉴定”,“甑定”等字样。

    no.3按篆刻内容分

    印章按所篆刻的内容来分,主要分为名章和闲章,名章之外,统称为闲章。送礼的印章,印面的内容一般刻姓名居多,但也视需求而定。如对方爱好藏书,可送藏书章;如对方热爱书画创作,则除了送落款姓名章外,还可以送引首章。在特殊的节日,或需特别的纪念,如出生、百日、成年、结婚、金婚等,均可以用一枚闲章表达恭贺之意。日本、韩国、东南亚地区的收藏家认为汉文篆刻名贵印章既是贤达的表现,又是贵重礼品,根据对象、目的的不同,送礼有不同的讲究。

    no.4其他特殊印

    花押印:又称“押字”,兴于宋,盛于元,故又称“元押”。元押多为长方,一般上刻楷书姓氏,下刻八思巴文或花押。从实用意义上说历代印章大都有防奸辨伪的作用,作为个人任意书写,变化出来的“押字”,有些已不是一种文字,只作为个人专用记号,自然就更难以摹仿而达到防伪的效果,因而这种押字一直沿用到明清时代。

    圆朱文印:魏晋以来,纸帛逐渐代替竹木简札,到了隋唐,印章的使用已直接用印色钤盖于纸帛,到文人画全盛时期的元代,由文人篆写,印工携刻的印章已诗文书画合为一体,起到了鲜艳的点缀作用,为书画所喜爱。在这个阶段,首先是宋未无初的书画家赵孟頫对篆刻艺术的大力提倡,由于书法上受李阳冰篆书的影响,印文笔势流畅,圆转流丽,产生了一种风格独特的印章——“圆朱文”,为后世的篆刻家所取法。

    民族文字印:宋以来的兄弟民族在汉民族文化的影响下,曾依据汉字书法创造了本民族文字,并把他们的文字仿效汉字篆体用于官印,传也较少,所见的印文有金国(女真)书和元代八思巴文及西夏文篆书等。

    (3)印章材质

    印材,即印坯,是篆刻艺术最基本的凭借材料。

    宋元以前制印大多用质地较为坚硬的金、银、铜、玉或水晶、犀角、象牙、竹、木等为材料。及至元代,王冕始试以花乳石作印。由于花乳石质地细腻温润,且容易受刀,一时间成为擅长书画的文人治印的普遍用料。到了明代,石质印材越来越被印人广泛采用。石章质地松脆柔糯,易于人刀,加上刀法不同会产生出比其他印材更为丰富的艺术效果,所以深受历代篆刻家的青睐。此后印坛即以石章作为刻印的主要材料,并一直延续至今。

    在历代治印所选用的石材中,最常见的是青田石、寿山石和昌化石三大类,另外还有被引入印坛不久的内蒙石和东北石。各类石章由于产地不同,其质地、性能和色泽也各不相同,各有特点。一方名贵的石章,不但有其本身的价值,而且具有很高的艺术审美价值,所以名贵印石的收藏也代不乏人。

    青田石产于浙江省青田县,并因此得名。青田石质细腻温润,极易受刀,且刀趣表现力丰富,为篆刻家最爱使用的印材之一。青田石有青、黄、淡红及青灰等色彩,其中以灯光冻、白果冻、松花冻较名贵,上品封门青最为著名。

    铜印,也是印章中常用的材质,古代和当代皆有,如南朝诸州刺史多用铜印,唐诸司、宋六部以下用铜印,清府、州、县皆用铜印。铜印材较之其它印材,如石、木、牛角、象牙、有机玻璃等,优点是坚久耐用,传世性强,艺术表现的形式丰富,适宜加工。铜印材颜色庄重,它可以比上述印材表现更细致、镂空等,配合错金、错银、鎏金、錾制等表面深加工技术,铜印章可以更高层次地表现皇家的永恒、持久、庄重、高贵的气派。

    (4)书法印章的盖法规范

    书画家用印,始于元代赵孟頫。

    印章,一方面与书画配合形成作品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方面表示信用,故书画家不加盖印章,会影响其真实性。所以后来鉴定书画之真伪,印章是最重要的一个元素。

    no.1书家常用印有两类

    一是姓名、字号印,此类印章方正庄重,落完姓名以后使用,根据空间需要可用一个姓名印,也可再加一个字号印,最好用一阴文和一阳文配合。

    第二类是闲章,主要内容是作者所追求的一种境界表达。可以用在作品起首处,叫引首印或引首章。同时可以根据审美需要在适当位置使用,此类印章形制比较自由,可长可短,可随行。

    no.2印章的大小

    印的大小取决于落款的大小,一般姓名印略等于款字,决不可大于款字。引首印更不能大,而且最好是阳文印,显得轻松文雅,容易同作品浑然一体。

    no.3钤印的位置

    钤印是一件作品完成的最后一道程序,位置合适了则锦上添花,位置不合适时将破坏通篇的效果。钤印的位置是否合适决定于落款位置的高低。款字位置高时可同时钤姓名印和字号印,款字位置低时,只钤姓名印即可。(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