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嫂子跟他去学医就是那时候签下的条款吧?”有人大胆猜测道。

    “不然你以为呢?”梁书榕反问道。

    “嫂子这一走就是三年不说,中间还不能跟傅哥和家里联系,本来嫂子和她家里人都不想让她这么早和傅哥领证结婚,是傅哥急着想要将她们的关系定下来,他怕夜长梦中,为此,他还被嫂子的四个哥哥、两个弟弟、一个姐夫打了一顿。”

    提到这事梁书榕就想笑。

    “你们是没看见傅哥当时那惨样,我一想起来就想笑,这也是傅哥提起陈明珊就黑脸的原因,他认为这些晦气事都是因陈明珊而起,你们别看傅哥现在的脸好像没什么事,其实他的脸疼着呢,老头为了教训他早早的就拐走他宝贝徒弟的事给了他一个治标不治本,并且,还能让他疼感加剧的药,哈哈哈……”

    这会傅渊森不在,梁书榕毫不掩饰他的幸灾乐祸。

    “说真的,我认识傅哥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他这么惨,不过要没嫂子舍命相救,年前那会傅哥就死了,况且,以嫂子的容貌,她根本就不愁嫁,学校里喜欢她的学生一大把,而且,她和她弟弟都是学霸,等她跟老头学医归来,啧啧……了不得。

    要不是看在你们是我兄弟的份上,我都不带跟你们说这些,但我跟你们说了,你们不要往外传,以免给嫂子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同时也断了你们自己的后路,

    这年头有真本事和传承的中医难找,我们西医也不是什么病都能治,不然,我的胃病也不会拖上这么多年。”梁书榕神色一正的劝道。

    眼前这些人和他以及傅渊森都是有过命交情的人,而且,很多都是和他们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大家的成长环境以及家世背景也都是差不多,因此,他知道眼前这些人的眼界有多高。

    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想让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罪纪桃桃,同时惹得傅渊森不高兴。

    当然这些人也如他了解他们一样了解他,知道他不是一个盲吹的人也知道他的眼界有多高,想要得到他的认可有多难。

    谁让他是目前京都医学圈里最受宠,潜力最大的后辈!

    只要是吃五谷杂粮的人就没有不得病,因此,无论哪个家族都不愿意去得罪一个这么有潜力的后背,何况,他和傅渊森还有着过命的交情。

    能被他这么称赞和看重就足以说明纪桃桃师父的医术有多好,她本人未来的潜力又有多大,而她的这种潜力是不需要得到外人认可的。

    因为她不需要靠给人治病来维持生计。

    以傅渊森对她的看重,即便她什么都不做,傅渊森也足以养活她,甚至让她过上人人都羡慕的生活。

    “这些事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不用回去什么都跟家里说,不然,到时候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只会是你们自己。”梁书榕好心提点道。

    众人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你们也不用刻意去讨好我们这个小嫂子,她年纪虽小,但心里明白着呢,能被傅爷看中的可不是什么傻白甜大小姐,反正真心换真心吧!”

    说了这么多话梁书榕也累了,好在该提点的他也都提点的,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了。

    傅渊森和纪桃桃从饭店离开以后就直奔老头所在退休老干部的疗养院。

    老头嫌自己一个人在家住过于寂寞。

    所以早几年前就搬到了退休老干部疗养院。

    疗养院建在京郊的红岩山上。

    里面一天24小时都有巡逻警卫守护,住在里面的老人也都是一些对国家做出过重要贡献的老人。

    疗养院建筑面积非常大。

    每个住在里面的老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院。

    从疗养院大门进去是非常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假山溪水,环境优美,气候宜人,不时可见三三两两的老头凑在一起或是谈天说地,或是拿着钓鱼竿在钓鱼,又或是在下棋。

    见傅渊森牵着纪桃桃从外面走来,他们全都露出惊讶的神色。

    “傅家小子,你这手里牵着的是谁家的小姑娘呀?”

    “我媳妇,纪桃桃,我俩领证结婚了,我们这次是专程回来请各位前辈吃喜糖的,由于我爸妈工作原因,我们的喜宴暂时可能办不了,但喜糖肯定是不能少的,毕竟,我这辈子就结这么一次婚,况且,我媳妇这么好看我也想带回来炫耀下。”

    傅渊森一边说着一边给路上的老头老太太发着喜糖,同时,向纪桃桃介绍着他们每一个人。

    纪桃桃乖巧的跟在他的身边喊着“爷爷”、“奶奶”。

    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长得白净,软糯,乖巧又可爱的小姑娘,看到纪桃桃肉呼呼的圆润乖巧的脸,一个个都欢喜的不行。

    “小傅,你这是在哪寻来的这么乖巧可人的小姑娘呀!”

    “难怪这些年谁都入不了你的眼,敢情你喜欢这款的小姑娘,眼光不错!”

    “我说姓傅的老头这些天总是乐呵呵的,敢情小傅的终生大事有着落了,看来这临安没白去,这糖我们必须得吃。”

    ……

    面对这些老头老太太的夸奖,纪桃桃笑得文静又乖巧。

    闻讯赶来的傅老爷子像是阵风般来到纪桃桃身边,疼爱的抓着她的手道:“桃桃,你们咋来都不跟我说一声,坐了这么久的火车累不?”

    “爷爷,你看这是什么?”

    傅渊森炫耀的掏出他和纪桃桃的结婚证。

    傅老爷子看到结婚证的刹那什么病都没有。

    他欣喜若狂的抢过傅渊森手里的结婚证翻来覆去的抚摸着,嘴里不停的说道:“结婚就好,结婚就好……”

    “还有这个呢!”

    傅渊森将他和纪桃桃拍的合影递给傅老爷子。

    照片里纪桃桃头戴白纱,笑得甜蜜又幸福的将头靠在傅渊森肩上,而傅渊森则低头注视着她,目光深情且专注,幸福和甜蜜透过照片传递给每一个人看照片的人。

    “知道您要将照片寄给他们,所以特意多洗了几张给您!”

    “好好好!”

    傅老爷子乐得合不拢嘴。(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