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要不了多久他就能抱上他的小重孙了。

    有了傅老爷子的加入,傅渊森和纪桃桃带来的喜糖很快就发光了。

    没过多久,傅渊森结婚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疗养院。

    先前没见到纪桃桃的老头老太太也都跑了过来。

    纪桃桃乖巧的坐在沙发上接受着大家的围观。

    直到人群散去傅渊森才关上门。

    直到这时候傅老爷子才知道纪桃桃当初为了救傅渊森答应白老头跟他离开临安游学三年的事。

    “原本我想等到年底他们回来以后再办喜宴的,但桃桃师父提前给我们算过,他说他们那会回不来,而且,桃桃九月份就得跟他离开,三年后才能回来,所以我想借着这次的机会把该见的人都见了,省的那群人把我当唐僧肉一样惦记!”

    “这样会不会太委屈桃桃了?”傅老爷子担忧道。

    要不是为了他孙子,桃桃也不用刚和家人团聚就分开,而且,一消失就是三年,中间生死未卜,这份情他们不能不领。

    “要不我们趁这个机会小范围的请两桌?”他建议道。

    “爷爷,不用这么麻烦,我不在乎这些,而且,我们该见的人也都见得差不多,而且,我们呆不了几天就得走,我想把时间留给我们自己,我怕我到时候走的时间太长,你们会忘记我,其他人怎么看怎么想不重要,我也不在乎,况且,即便我们这次宴请了他们吃饭,三年以后他们也一样会忘记我,所以咱们也别不费那劲了,还是把相处的时间留给我们自己吧!”

    不等傅渊森说话,纪桃桃便已经开口反对了。

    傅老爷子没想到她会把事情看得这么透彻,让他一怔,却也不得不承认纪桃桃说的在理。

    “既然如此,那就等你学成归来,咱们再办场大的,让所有人都忘不了的那种!”

    “好嘞!”

    纪桃桃答应的非常爽快也让傅老爷子对她的喜欢更深了一层。

    之后的几天,爷孙三人每天早出晚归,满京都游玩,甚至就连纪冬霖他们即将就读的清大和隔壁的京大都去溜达了一转。

    中间,梁书榕和他的那些兄弟们轮流作陪留了下不少合影。

    期间,陈家人有找过来。

    由于傅老爷子忙着陪他的宝贝孙媳妇压根就没见过他们的人。

    陈家人来找了几回都扑空以后也就没再来了。

    等他们见到傅老爷子的时候,傅渊森早就带着纪桃桃离开了。

    与此同时,纪冬霖他们的高考成绩也出来了。

    纪冬霖不负众望一举拿下了临安县乃至汉州省的高考状元。

    纪晨阳比他少几分拿下了榜眼,甘泽成则拿下了探花,就连甘泽成也考了635分。

    他心心念念的国防科技大学基本上已经在握了。

    其他三人也是一样。

    为此,代丽敏专门在县城摆了几桌,宴请所有的亲朋好友,但纪家人并没有出席,因为他们被不断来访的亲朋好友以及村民们给淹没了。

    傅渊森和纪桃桃提着大包小包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正是家里访客不断的繁荣景象。

    他们几乎是刚进村就得知了这一喜讯。

    高考恢复以后,上河村参加高考的年轻后生不断,除了那些知青以外,目前为此还没有一个人考上大家,而且,纪冬霖小升初那年不知道是不是受家里影响成绩下滑的厉害,哪怕,他的成绩后来冲上去了,但大家依旧不太看好他,毕竟,村里以前就出过像他这样的后背。

    平时成绩好的不得了,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但谁也没想到纪冬霖这次竟然考得这么好。

    不仅是全县的状元,甚至,还是全市乃至全省的状元,就连县城里的大官都亲自上门给他们送喜报不说,从学校到县政府乃至省政府都给他发了奖金。

    光是一中就给了他大几百。从县一中的大门到街道乃至他们村都挂着红色的横幅上面写着“恭喜我校高三学生纪冬霖同学以748分的优异成绩拿下省状元,纪晨阳同学以745分拿下省榜眼!”

    看得上河村的人全都有荣与焉!

    高考成绩出来的当天,纪兴铭就回了趟下河村,向纪得山报告了这一喜讯,同时,还非常不要脸的将六婶连夜做的红色横幅拿了出来,上面写着“恭喜我纪家优秀后辈纪冬霖以748分的优异成绩拿下省状元,纪晨阳以745分拿下省榜眼~”。

    看到横幅的刹那,纪得山当场就红了眼睛,当即通知纪兴旺通知纪得水。

    纪得水和纪建武知道高考成绩今天出来,一大早就守在门口。见纪兴旺匆匆朝他们家赶来,两人一路小跑过来。

    “兴旺是不是冬霖他们的成绩出来了?”

    “我先前好像看见老六回来了!”

    纪兴旺兴奋像是喝了好几斤白酒般脸红彤彤,人也晕乎乎的,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飘:“二叔,冬霖考了748分,是省状元,晨阳考了745分是省榜眼,老六给我们送横幅过来,问你们要不要?”

    “要,必须要,鞭炮也得放起来,我们老纪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纪得水在纪建武的搀扶下去三房拿了横幅以后就立马回家挂家大门口以后,纪建元立马取出一早就准备好的鞭炮噼里啪啦的放了起来。

    纪家三房这边也是一样。

    整个村子瞬间就被惊动了。

    等他们看到纪家二房和三房大门前挂着的横幅顿时惊呆了。

    纪冬霖省状元?纪晨阳省榜眼?

    卧槽,这老纪家的祖坟咋突然就冒青烟了?

    不行,他们得去纪家的祖坟上偷点土挂在自家孙子(儿子)身上,说不定他们孙子(儿子)以后也能给他们考个状元或是榜眼回来!

    当天夜里村里不少人偷摸到了纪家祖坟,遇到了不少和他们打着同样主意的村民,大家伙相视一笑,默契的抓起纪家祖坟上的土就偷溜回了家。

    等纪得山他们发现的时候,祖坟都快被他们给刨平了,这让他们又好笑又好气,同样的情况也在上河村上演,不同的是上河村的人偷的不是土,而是趁纪家人不注意用他们新买的农具,衣服,鞋子什么的换走了纪冬霖和纪晨阳用过的农具,穿过的衣服,鞋子,甚至是内裤~气得纪冬霖当晚就收拾行李和纪晨阳一起搬到了县城纪桃桃家里住。(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