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现代言情 > 陆少跪了:夫人马甲又爆了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因为我想你啊
    什么叫正在搬运中,难不成他真的也在这边买房了?

    陆湛但笑不语,跟着她进电梯上楼,姜漫狐疑的看着他,“一梯一户。”

    “我知道一梯一户,但我跟你,不就是一户吗?”他拉着行李箱,笑眯眯的站在电梯里,完全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陆湛,你别是告诉我,打算搬到我的房子里来吧?”乜眼瞟他,姜漫打算如果他说是,就把他从电梯里踢出去。

    “你同意吗?”他却不答反问。

    “废话,我当然不同意!”

    陆湛笑,“那就不搬。”

    还以为他会死皮赖脸的缠着一定要搬过来,没想到他那么痛快,“那你这是……”

    “我手上有点事要处理,估计没什么时间跟你打电话,暂时借一个晚上,不过你放心,我只占用你的客厅。”

    说着,从她的手里拿过电梯卡,往上面一刷,“刷卡吧!”

    姜漫眼睁睁看着电梯门缓缓合上,还是不能理解,“你有事要处理就处理,不能打电话就先不打,为什么要占用我客厅?”

    还带着这么多东西跑过来,搞得她以为他要搬来同居了。

    “因为我想你啊!”他回答的理直气壮。

    姜漫:“……”

    回到家以后,陆湛果然如他所说的,完全没有打扰她,进门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些文件和便携式电脑,便在沙发坐定,开始进入办公模式。

    去把水烧上,姜漫找了根皮筋,随手把头发给捆起来。

    之前头发都不太长,最近没怎么修剪,越来越长,做事的时候会滑落下来有些碍事,得找个时间去剪一剪了。

    一边扎头发,走过去翻出两个杯子清洗干净,又翻出几包速溶咖啡来。

    她毕竟是刚搬过来没多久,几乎没准备什么东西,就只有点简单方便的,水烧好,直接冲了两杯速溶咖啡,端了一杯到他的面前放下,“我这没什么别的饮料,将就点吧。”

    抬眸看了她一眼,陆湛了声“谢谢”,便又低头继续忙碌了。

    他这么专注工作,姜漫到了嘴边的“你一会儿就回去啊”的话就说不出口了,算了,等他忙完这会儿再说吧。

    画架就放在落地窗边上,她喜欢坐在窗边,沐浴着外面的无边夜色,在画纸上涂涂抹抹。

    因为考虑到采光,特意在那一片加了大灯,光线是很亮的,再把窗帘拉上一半,就很有朦胧的感觉了,坐在这里画画,心都跟着宁静下来。

    只是——

    今天有所不同。

    姜漫握着笔,画了一会儿后,忍不住转头往侧后方的方向看了看。

    陆湛正在低头翻阅文件,浓墨晕染过一般的眉朝中间拢起,手指轻轻的点在纸上,不时画上两笔似在标注,偶尔又放下笔,在键盘上敲击着。

    这是第一次看到他认真工作的样子,跟想象中……真的很不同。

    关于陆湛,外界的传言从来都是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享受父母姐姐荫蔽的二世祖,说是恶名在外也差不多,可越接近他,就越发现他跟传言中的不同。

    人人都艳羡他一出生就坐拥陆家的产业,可鲜少人知道,他不用靠产业,光是自己打拼出来的那些,就足以吃上两辈子了,而他的人脉,以及明暗面上的势力,看得到的看不到的,根本不可揣测。

    这么想起来,他们两个人倒是相似的,都是恶名远播,听着就会让人敬而远之的人。

    大概是有所察觉,陆湛抬起眼皮,朝她的方向看过来,见她盯着自己看,咧嘴一笑。

    这一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但同时也透着点傻气。

    姜漫:“……”

    方才的清贵男神气质被这个笑完全一扫而空了。

    倒是格外的接地气。

    “是不是被我的倾城美貌给倾倒了?”他得意的问。

    “自恋!”无奈的丢了他一记白眼,姜漫摇摇头。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是有“倾城美貌”,自己也的确被“倾倒”过很多回。

    即便一次又一次的近距离看到,还是偶尔会感慨造物主的偏心,怎么就把这张脸做的这样好看,就算看过许多次,还是会不经意的被震撼到。

    虽然收到了白眼,但也很开心,放下手里的东西起身走过去,靠近她,“你在画什么?”

    方才就看到她坐在那里安静的涂涂画画,鲜少见到这样一面的她,陆湛也没有出声打扰,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各做各的事情。

    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就是跟一个人,安静的待在一间房子里,哪怕一句话都不说,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一颗心都是无比的宁静,从没有过的踏实感。

    见他凑过头来,姜漫忙抬起双手去挡画架,“不给你看!”

    然而本来画纸就不小,她匆匆忙忙,哪里遮得住,陆湛顺势握住她的两只手,往下拉了一点点,就看到那幅画。

    陆湛很有点意外,没想到她架着画架,画的却是一幅国画。

    画上是几匹奔驰的骏马,马身健壮,马蹄强劲有力,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很有气势,仿佛马匹正迎面飞奔而来的感觉,他倒是没想到,她在绘画上还有这样的造诣。

    “你学国画多久了?”

    对于国画这方面,陆湛谈不上有多了解,但就作为一个外行人来看,这幅画生动又能让人产生共鸣,在他看来,这就是副好画作。

    “也就几年吧。”她的确学了不少,但都是后来逐渐去接触去学的,除了肯下苦功和天分在,时间上倒是真的没占多大优势。

    “画的很好,送我?”他很喜欢,想要。

    “这是给别人画的。”拍掉他的手,姜漫站起身舒展了下有些僵硬的肩膀,感觉肚子有点饿了。

    本来还没什么,陆湛一听是给别人画的,立刻就不乐意了,“给别人?给谁画的?什么人比我还重要,能给别人画,不能给我画?”

    看着她起身走开,陆湛便追了上去,“你倒是说说呢?”

    被他缠得无奈,姜漫推开他凑上来的脸,去柜子里拿方便面,“是客户!”

    “什么客户,我也是你的客户,开价,我要了。”还有人能比他抢先一步的?这可不行。

    “陆湛,你再瞎闹我就撵你走了!真的是有人定的,我吃点东西还得继续赶工。”

    放上水,正要点火的时候,被陆湛一伸手挡住了,“你就吃这个?”(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