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吧 > 都市生活 > 从大学教师开始 > 第454章 豪宅
    张成的大舅哥表示坚决不信。

    他不是没见过科研工作者是什么状况,一个个苦哈哈的,连养家糊口都困难。

    很多科研单位,都是等国家拨付了资金,工资一发,然后就再也没有多余的钱进行科学研究了。

    嫌他们不出成果?

    在这样的条件下,成果并不是那么好出的。

    就算是真的有人出了成果,没出成果的那些人也会心生愤恨的,就你头大是不是?你以为你是雷佳音啊。

    他们京城大学毕竟是名校,或许情况能够好一点,但是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张张嘴皮子,动辄几千万,怕不是越南盾哦。

    这个年代没有手机,也没法展示支付宝余额,又不能拿出银行的对账单来给他看,这钱财啊,想露白也没那么容易呢。

    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沈光林看着意难平的这混小子,问出了一个问题:“小同志,你是乘坐什么交通工具过来吃饭的呀?”

    小同志?

    这沈教授也是有点讨厌哈,年龄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还叫自己小同志。

    不过,人家地位高,从张成这里算,还真是长辈,叫自己小同志也是没有办法反驳。

    “今天我们是一家人一起过来,当然是打出租车了,平时我可是有辆摩托车的,崭新的雅马哈,速度倍儿快,人送外号,二环十三郎。”

    “那你膝盖不疼吗?”沈光林好奇的问道。

    “什么?”大舅哥不懂。

    “我说你这么骑摩托车的话,膝盖难道不疼吗?”

    “不疼啊!为什么膝盖会疼啊?”

    “还是年轻,不过也要注意保护,膝盖是很脆弱的,容易得风湿骨痛。以后有条件了,还是尽量换个能遮风挡雨的车。”

    沈老师果然是一番好意,摩托车骑久了,尤其是这样的寒冷天气,很容易落下毛病的。

    “你说的是吉普212吧,它还没摩托车贵呢,还是摩托车更拉风,年轻人就应该有时尚的生活态度。”

    看样子此路有点不通啊,这个方面装不圆满,沈光林换了个话题:“你知道张成开的是什么车不?”

    “他还有车?怕不是自行车吧,真有自行车也行,也算是殷实人家了。”

    沈光林笑了,就等你这句话呢,就兴你有车,他就不能有?

    “你进门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外面停着的两台小汽车?”

    大舅哥思量了一下,狐疑的说道:“有,黑色的,好像是西德产的,车标像个方向盘,油漆还挺亮的。”

    看样子,他真的认真看过那两台车,男人么,就那么点爱好,时代会改变,但是男人不会变。

    “我要是说其中有一辆就是张成的,你会不会嫉妒?”沈光林笑着继续问道。

    “笑话,我会嫉妒他,我…,你说车是他的?不可能!我不信!”

    没什么好不信的。

    沈光林对着张成说到,“你把车钥匙拿出来给他看看。”

    “这是我们单位配发给张成的专车,他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张成果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车钥匙,钥匙的做工很不错,在沈光林的眼里很简陋,但是在这个年代就像精美的工艺品。

    虽然张成并不常开车,但是车钥匙一直都在手里收藏着呢,男人,哪里还有不喜欢车的。

    当然,实验室的办公室也存有一把车钥匙的,他们办公室的日常工作就是给车做个保养,洗洗车,加加油。

    做为领导,只管好好开车就好了,其他什么都不用操心,日子舒服的很。

    “你们单位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豪华小汽车?这不可能!真是你们的吗?”

    这没什么不可能的,张成说了,沈老师上一堂课就可以买四辆这样的小汽车,他们的实验室,从成立以来就没有为资金发愁过,大家愁的是怎么还没出成果。

    压力很大啊,有钱花不完。

    国家这么优待你们?

    钱并不是国家出的,实验室的钱都是沈老师自己筹集来的,从国外公司,从长城集团,还有就是他自己也会外出授课的出场费,这些都是实验室的经费来源。

    至于国家的拨付资金,实验室从来没有领取过,即使有,也让学院自行分配去了。

    沈光林的地位超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每年都能从国家获得资金,但是这些钱匀给其他实验室了,沈大善人。

    也是,大家都知道,沈教授赚钱简直不要太轻松。

    沈老师却说了,赚钱没有那么轻松的,今年,他们实验室只从长城集团拿到了2000多万元的人民币,因为去年很多预算都没有花完,今年也是这样。

    科研,真的要加强进度了。

    其实,沈光林的实验室还是省钱,少走了很多弯路,有时候,沈教授一句话就像是指路明灯,可以为实验室节约几十万上百万的经费。

    人家的科研天分,张成崇拜不已。

    大舅哥彻底没话讲了。

    他刁难张成其实也代表了小惠父母的意见,他们也不太信沈光林实验室的财务状况会有这么好,而且,女儿嫁给张成,他们心里不痛快。

    如果只是单纯的比一比谁更有钱,在这事上沈光林从来没虚过。

    自己一个人装比还不过瘾,他还得帮徒弟把面子给撑住了,这才算圆满。

    晚宴上的话题聊到沈教授一堂课能拿5万美元也就截止了。

    5万美元,那得是多少钱啊。

    怪不得要在京城饭店安排吃住呢,果然不是打肿脸充胖子,人家是真有钱。

    沈光林也说了,张成是他最器重的学生,也可以说是实验室的二把手,他的天分极高,只是区区一点物质条件的改善而已,说这个最没意思了。

    李蓉也插了一句话,就是为了小惠,他们实验室专门买了一台中巴车,就是方便她们单位的女同事下班之后能够到实验室团圆的。

    “不会是让我妹子给你洗衣做饭吧?她在家里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这话张老汉不爱听,娶媳妇不就是洗衣做饭生孩子的么,不然她们还有什么用。

    不过,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很多话他都没有说,他知道,沈老师别看年龄不大,是真的为他们张成好的。

    遇到这样的老师,他很感激。

    果然,沈光林说了,“哪能让孕妇天天做饭呢,我们实验室有24小时的食堂,饭菜不一定好,但是肉管够,营养不会缺的。”

    沈老师谦虚了,他实验室请的可是大厨,饭菜能不好吃吗。

    小惠也说了,他们实验室的伙食很好,比下馆子还好吃,而且家属过去吃饭不要钱。

    看样子是真不错。

    沈光林却还是觉得此行装的不圆满:“你们不要把赚钱放在第一位,用不了太久,张成也会实现5万美元一堂课这样的目标的,他研究的课题,比一堂课5万美元更重要。“

    而钱是最没意思的东西。

    天天掉在钱眼里,整个人都庸俗了。

    虽然沈教授一堂课就可以拿5万美元,可他还是对钱没有兴趣,他不喜欢钱,他最开心的日子,还是刚上班一个月单纯拿工资的日子。

    张成连忙点头,我也是呢。

    果然一脉相承,既是师徒,也是父子。

    这顿晚饭最后也并没有闹的不欢而散,大家还是保持了基本的礼貌。

    都没等到宴席完全结束,他就拿了钥匙去看小汽车去了。

    自动挡的车,还能放磁带,带收录功能,有空调,可厉害了。

    张老汉整个席间没怎么说话,最后大家告别的时候却很是固执:一定不要住这个饭店了,坚决要去他们单位的宿舍看看,不是说你有房子住的吗,我们过去打地铺就行。

    天冷?

    天冷不怕,他们每年都会出去义务挖河,天更冷呢,不也是一年一年的过来了。

    这样的饭店住着太贵了,不是他们能够消费的起的,有钱也不能这么花。

    虽然是沈老师出的钱,但是他们一定要识趣,不能给脸不要脸。

    消费理念的问题,沈光林表示尊重。

    这么多人,两台小汽车坐不下。

    李蓉打电话叫了中巴车过来,大家一起去张成的新家看看也好,已经布置完成了。

    张成的新家并不在天宫一号,就在新材料公司,距离沈光林实验室真不远,上下班更方便一些。

    这里虽然不是电梯房,但沈光林在规划住宅区的时候提前设计了很多停车位,生活设施更完善,住着肯定舒服。

    新房子在三楼,四室一厅,特别大。

    大家上去之后,除了沈光林和李蓉,进门的其他人都惊呆了。

    房子的品质果然不在于硬装,而在于软配。

    其实小惠和张成来过这套房子的,不过那时候整个房子就是面积大一些,基本是毛培,到处都是空着的。

    这几天,张成忙于工作,基本都是李蓉指挥人在帮他们布置婚房,几天没过来,果然大变样了。

    李师娘是一个合格的家居设计师。

    现在,这套房子里所有的家具一应俱全,该有的电器也全部到位。

    甚至,公司最新研制还没有上市的微波炉都有了。

    墙面还是白的,但是地面上铺设了全实木地板,走在上面特别有感觉。

    而且,吊灯也不再是那种白炽灯泡了,而是换成了水晶吊灯,很闪,很亮。

    太奢华了吧。

    不光是张老汉一家人,就是小惠的一家人也看呆了。

    我们以后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了吗?

    小惠主动挽住了张成的胳膊,俩人虽然孩子都有了,但还没有在外人面前这么亲密过呢。

    张成也是悲催,一发中的,甚至没有机会仔细体味和小惠的幸福时光。

    毕竟,保护孕妇是他的责任。

    沈光林主动打破了沉寂:“这就是我们送给张成的结婚礼物了,实在没什么好送是,毕竟钱太庸俗,帮他装饰一下新家,这是我和蓉蓉的一番心意。”

    张老汉从震撼中醒来,对着张成喝道:“跪下!”

    张成都懵了,“咋了?”

    “我要你跪下!”

    爹要儿跪,儿不得不跪。

    张成对着张老汉跪下了。

    “你跪我干什么玩意?你给沈老师跪下,遇到这样好的老师,是咱们老张家几世修来的福分。”

    沈光林连忙推辞,言重了言重了。

    不过,他没跟着他们继续折腾了,带着自己媳妇回家喽。

    想住新家也可以,被褥都是齐全的,而是实验室还有专门为访客留的房间,张成作为物理组的组长,他安排这些还是可以的。

    沈老师走了,人家张成都有孩子了,自己要不要也努力一下。

    没有隔阂的快乐,他每个月都能体会几次。

    在过去的几年里,沈光林和李蓉俩人的小日子计算的可清楚了,都已经养成习惯了,在什么阶段可以穿雨衣,在什么阶段不用,默契的很。

    甚至,一个眼神,对方就知道是什么意思,该换姿势的换姿势,该中场休息的中场休息。

    以后,顺其自然就好了,就不用再专门计算了吧。

    第二天一早,沈光林拖着沉重的步伐带着大黄去跑步。

    人还是要多锻炼,这样才不会被人嫌弃。(记住本站网址:www.txtshuba.com)